路透:美中第一階段協議 可能出現三種情形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12月17日訊】美國和中共日前都宣布雙方已經達成第一階段貿易協議。《路透》分析稱,考慮到中美關係的脆弱性,仍有諸多不確定性因素,使得此協議可能會出現三種不同的情形。

報導引述德商銀行駐新加坡經濟學家周浩的分析認為,中美雖然達成了第一階段協議,但考慮到中美關係的脆弱性,使得第一階段協議可能會出現三種不同的情形,包括:一,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因意外中斷而無法達成;二,美國僅適度降低現有關稅稅率;三,美國大幅降低關稅稅率。

周浩說,「我們的基準情形是中美將在2020年年初達成第一階段協議」,而美國降低關稅的幅度,則取決於中共在協議中提供的內容,他認為,美中第二階段達成協議的希望則非常渺茫。

圖為美中貿易談判代表在華盛頓磋商。(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美中兩國經過18個月的貿易戰於12月13日同時宣布,雙方達成了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美方稱,這是美國經濟的一次「巨大勝利」。

川普則連發兩條推文,白宮和貿易代表辦公室也分別發表聲明,慶祝這一巨大勝利。

他們均表示,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是一份「歷史性的和可執行的協議」,中方不僅同意在知識產權、技術轉讓、農業、金融服務和貨幣與外匯領域進行結構性改革,而且「協議包括一套強有力的糾紛解決制度,確保能夠有效落實和執行」。

這項協議對美國經濟——特別是美國農民、製造商和創新者來說,「是一次巨大的勝利」。

而中方的表態模糊詭異。中共在13日晚11時召開新聞發布會。出席記者會的只有副部級官員,如主持會議的是商務部副部長王受文,還有中財辦副主任、財政部副部長廖岷等。

中共的這種低調,也許反映了高層對協議的態度。而中方對協議條款的披露更是遮遮掩掩、躲躲藏藏。

王受文在新聞會上發聲明說,中美雙方就第一階段協議文本達成一致,共有9個章節,包括序言、知識產權、技術轉讓、食品和農產品、金融服務、匯率和透明度、擴大貿易、雙邊評估和爭端解決、最終條款。

圖為美中談判代表在華盛頓。(SAUL LOEB/AFP/Getty Images)

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達成的消息公開後,外界的反應呈兩極狀態。一種觀點認為:這是川普政府又一次中計,中共以拖待變的計策再次奏效,美國失去了對中共一擊而潰的機會。

不過,大紀元評論員夏小強認為,此次美中達成貿易協議,總體上是中共妥協退讓的成分占多,從結果來講,美方的得大於失。此前中美之間的多次談判在最後關頭,都以中共臨時變卦而告終。

中共之所以不敢簽下協議,其中一個原因是以拖待變的策略,還有一個原因是中共的對手是川普。中共此前打交道的對手都與川普不同,都可以被中共利用欺騙和流氓手段玩弄於股掌之間,比如此前中共與世貿組織等的談判和協議都是如此。

由於川普政府在談判協議中,加入了要求中共做出結構性改變,最為關鍵的是,在協議中加入了可執行機制內容,這意味着美方在中共不履行協議的情況下,可以單方面採取措施,隨時可以恢復對中共的懲罰性關稅。

夏小強說,還有一點是,對於中共政權來講,此協議的達成,其實是中共在困境下一次無可奈何的退守。一年多的貿易戰,給中國經濟造成巨大衝擊,外資加速撤離,大量企業破產倒閉,失業人口劇增,金融市場陷入危機,通貨膨脹加劇,民怨沸騰,整個中國社會顯出危機爆發和改朝換代前的徵兆。

在中共內部,腐敗加劇,整個官場瀰漫着末日來臨的氣氛,官員們人人自危,都在轉移財產隨時準備外逃。

在外部,中共政權越來越孤立,以美國為首的西方陣營,正在把共產主義政權和意識形態當成了對世界最大的威脅,對中共進行圍剿。中共在內憂外患之下,被迫退守簽下協議,以緩解政權危機。

(記者李韻報導/責任編輯:李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