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困縣書記受審 欠債400億耗22億建「紫禁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12月19日訊】大陸不斷有貧困縣被揭耗巨資搞政績工程。近期,貴州省「國家級貧困縣」獨山縣縣委書記潘志立因受賄而被起訴,調查發現該縣的負債高達400多億元人民幣。而該縣耗巨資22億元人民幣,建造了一座山寨版「紫禁城」,由潘志立負責該工程。

據《新京報》報導,近日,主導山寨「紫禁城」等項目的獨山縣原縣委書記潘志立涉嫌受賄罪、濫用職權罪一案,在貴州省安順市法院一審開庭審理。

公開資料顯示,潘志立被免職時,獨山縣的債務高達400多億元,且絕大多數融資成本超過10%。而作為貧困縣的獨山年財政收入卻不足10億元。

自由亞洲電台12月18日報導,獨山縣是貴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的「國家級貧困縣」,但該縣政府卻耗資22億多元興建一座仿古建築群,被外界稱為「山寨版紫禁城」。

網路視頻顯示,該仿古建築群外貌與北京紫禁城(又稱:故宮)相似。當地政府對外宣稱,希望藉此重現漢代「毋斂古國」的特色文化,復興經濟發展。

獨山縣除了有「山寨紫禁城」,還建有高爾夫球場、獨山大學城及名為水司府堂的旅遊區。其中水司府堂更被稱為「獨山版的布達拉宮」,2018年因發不出工程款停工,成為爛尾樓。

貴州政治學者曾寧12月18日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說,一個貧困縣政府不顧財政困難,耗巨資為自己建立政績的現象,在國內層出不窮:「所謂的面子工程、政績工程、形象工程,同時也是地方政府追求GDP的需要,這是一個體制問題,權力不受約束,導致了這種現象層出不窮。」

曾寧認為,許多官員通過大型工程追求個人政績,這在正常國家不可能發生:「政績工程是自己的,GDP上去了,這種成績是個人的,但是欠債卻是政府的,這必然造成大量的債務。這樣的經濟發展模式肯定是不可持續的。如果在正常的國家,這樣的政府早就破產了。」

當地學者王黔對自由亞洲電台說,幾乎每一個縣都有類似工程:「我到幾個縣走了一趟,看了一下,很多地方都建了什麼旅遊城、什麼古典城、什麼民族城,貴州很多縣都在搞。對於獨山縣這麼一個貧困縣,造了山寨版紫禁城,這對現在貴州貧困地區來說,顯然是一個極大的諷刺。」

王黔表示,這些工程對改善貧困人口的生活環境,並無作用,但對官員有利:「他對官僚來說,他們在裡面搞項目,個人得到好處,貪污腐敗的空間很大。」

為了政績,獨山縣原縣委書記潘志立還舉債近2億元打造「天下第一水司樓」、「世界最高琉璃陶建築」等形象工程。

據報導,近年來全中國已有多個貧困縣被揭搞政績工程。如,國家級貧困縣湖南省汝城縣斥超過4800萬人民幣修建廣場,6株銀杏樹花了285萬、8根圖騰石柱120萬。

令人瞠目結舌的是汝城縣有兩個村沒有電,有的百姓還是靠煤油燈照明。

湖北一貧困縣挪用801萬農村危房改造資金,打造特色民居工程。而所謂的特色不過是在房子外面裝飾木質包裝。

甘肅省的國家貧困縣榆中縣曾舉債六千多萬元,建秦漢時期的仿古城門。

陝西省韓城投資近兩億,興建超大體量的假山跌瀑、人造水系及亮化工程。

有民眾則表示,目前中國的扶貧都是假的。

(記者劉明煥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