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傳媒界法輪功學員遭中共迫害綜述(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12月22日訊】中共自1999年迫害法輪功以來,把新聞媒體作為散布謊言的工具迷惑百姓、維持打壓,並對在中國新聞傳媒系統工作的法輪功學員進行殘酷的迫害。

以下是在中國大陸新聞傳媒工作的法輪功學員遭中共政法委、「610」(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非法機構)迫害的部分案例。

接上文:新聞傳媒界法輪功學員遭中共迫害綜述(上)

遭非法勞教、判刑主要案例

原中國新聞社研究部採編高維平被非法判刑4年

高維平,52歲,北京市東城區法輪功學員、原中國新聞社研究部採編(隸屬於國務院僑辦)。1992年,她開始修煉法輪功,嚴格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在工作中認真負責,在利益上先人後己,她曾幾次將單位分給自己的房子讓給他人。1998年中國出現水災後,她默默拿出5,000元支援災區失學兒童,是單位上下公認的好人。

高維平(明慧網)

中共迫害法輪功以後,高維平曾6次遭綁架,並被非法勞教2次,近3年之久,被非法判刑3年,遭受了非人的折磨,如電刑,不讓睡覺,逼迫「轉化」(放棄修煉),晝夜做苦工,導致精神和肉體上受到嚴重摧殘。她曾一度喪失記憶,精神恍惚。

2017年2月9日,家人與她失聯,後去多個看守所查找,最後得知,高維平被非法關押在東城區看守所。

同年12月29日,高維平被東城區法院非法判刑4年,並勒索罰款8,000元。

原黑龍江省電視台編輯楊悅遭非法勞教迫害

黑龍江省電視台主持人、編輯楊悅堅持修煉法輪功,3次遭綁架,2次被非法勞教,遭受多種酷刑折磨,曾被反吊在門框上摧殘,被非法解除公職。

2003年10月,楊悅被非法關押在哈爾濱萬家勞教所。當時的隊長趙玉慶、科長姚福昌對楊悅實施酷刑迫害,持續五天五夜。

在萬家勞教所,楊悅不寫「三書」(所謂放棄修煉的「認罪書」、「悔過書」、 「保證書」),趙玉慶和姚福昌就強迫她蹲在一個小瓷磚上「反省」,楊悅拒絕。隨後四五個勞教人員一哄而上,將她按倒在鐵椅子上。姚福昌掄起電棍在她臉上、身上猛戳,邊打邊罵,藍光電火在她眼前滋滋作響。

因楊悅堅持不寫「三書」,被銬在鐵椅子上迫害,五個晝夜不准睡覺。離開鐵椅子時,她的臉部浮腫、慘白,腿腫得變了形,比以前粗一倍。

北京經濟觀察報編輯呂尚春被非法判刑

呂尚春,46歲,大學文化,經濟觀察報社編輯,2005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呂尚春從事房地產報導十多年,在業內口碑很好,不占不貪、與人為善。當朋友聽說他被非法判刑時,都難以接受這一事實。

呂尚春所在的《經濟觀察報》是全國性大報,他不但是負責房地產板塊的編輯,還是報社的編委,參與頭版報導的輪流值班。他履歷非常資深,報社主辦的「藍籌地產」在業內頗具影響力。他也曾多次在新浪等媒體的活動中擔任嘉賓或論壇主持人。

2014年9月7日上午9時許,呂尚春在北京昌平區一個市場農貿大廳內與兩個攤主兌換了200元寫有法輪功真相的人民幣,被舉報到市場管理辦公室,遭綁架,當晚被送進北京昌平看守所,非法拘留一個月。

非法拘留結束後,呂尚春卻被非法逮捕、送到北京市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後被北京市一分檢非法起訴。

2015年1月19日上午,呂尚春被北京昌平法院非法庭審。律師為他做了無罪辯護。呂尚春在自辯中談到,他修煉後在工作中的表現有目共睹,在單位被評為優秀員工。

2015年2月13日,呂尚春被冤判3年半;同年5月,被送到北京市外地罪犯遣送處(北京大興的天河監獄)非法關押。

原黑龍江電視台俄語節目主持人2次遭非法判刑

趙喜東,原黑龍江電視台俄語節目主持人、記者、法輪功學員,1984年以優異的成績畢業於中國人民解放軍國際關係學院(原南京外國語學院)俄語專業,被分配到瀋陽軍區技偵局三處工作。1993年,作為特殊人才趙喜東被瀋陽軍區特批轉業到黑龍江電視台工作。

1998年趙喜東修煉法輪功,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在名利爭鬥激烈的電視台淡泊以待,處處為他人著想,誰有困難他都盡力幫助;在居住的小區裡,他經常把所居住的樓道打掃得乾乾淨淨。

然而在中共的迫害中,趙喜東3次遭綁架,並被非法軟禁、非法判刑2次,每次各4年。

2000年1月,趙喜東被非法開除工作,留用察看1年,下放到廣播電視局一直屬台做勤雜工,工資被連降三級。

2005年11月4日晚8點,趙喜東被哈爾濱動力區公安分局哈平路派出所強行綁架、野蠻抄家;2006年10月27日,被非法開庭判4年徒刑,關押在大慶監獄,身心受到嚴重摧殘。

2011年12月31日,趙喜東再次被中共綁架;2012年8月,被哈爾濱市南崗區法院非法庭審,後被法判刑4年。

原人民出版社任副審編王粵遭多次迫害

王粵,女,57歲,畢業於北京大學哲學系,是中國民主同盟盟員,退休前在人民出版社任副審編。

王粵在修煉前,曾患器質性疾病多年,中西名醫專家久治不癒,不堪其苦。1994年,王粵開始學煉法輪功。此後她的身體變得非常健康,連續七年全勤。她思維敏捷清晰,勤奮敬業,參加了許多健康書籍的編輯,並建立了具有高學術水準的作者群,連年共十餘次獲得省部級以及國家級獎項,業績十分突出,是個不可多得的才女。

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發生後,王粵三次遭綁架,並被非法勞教2年。2001年2月19日,在北京國保大隊警察的唆使下,當時的人民出版社副社長韓舞鳳帶人綁架了王粵。

後王粵又被單位的人員押到北京市新安女子勞教所洗腦班,她拒絕「轉化」抵制迫害,被四大隊警察李繼榮等人毆打,嚴重受傷。

王粵的精神也受到嚴重刺激和傷害,她在經歷了15天的「轉化班」折磨迫害之後,因堅決不「轉化」,於3月4日被轉到北京市公安局七處非法關押迫害。北京國保大隊找不到陷害王粵的證據,於2001年4月4日將她取保候審一年,企圖暗中跟蹤監視,尋機綁架更多人。

王粵被毆打致殘後,繼續一直堅持不懈地向法院投訴,但卻沒得到受理。2008年5月13、14日,北京國保大隊警察又以奧運為藉口綁架王粵,並非法抄家、綁架,在沒任何理由的情況下,非法勞教王粵2年。

武漢市十佳青年王莉遭多次綁架並被非法勞教

湖北武漢市法輪功學員王莉,原《中國婦女報》中南站記者,曾被評為「武漢市十佳青年」,其事蹟曾在「東方時空」欄目播出。

後來,王莉在《中國婦女報》當記者,曾幫助過許多受到不公的弱者討回公道,她本人收入的很大一部分也都救濟了貧困者。然而,就是這樣一個善良的人,卻多次遭受到中共的殘酷迫害。

2000年2月18日,王莉被武漢市公安局帶走,關入武漢市七處第一看守所。她在看守所裡堅持煉功,遭到受獄警指使的犯人毒打。

獄警為了達到不讓她煉功的目的,對她施以「吊掛」的酷刑,將雙手吊銬在窗戶上,腳尖點地,連續三天;接著又施以「死人床」的酷刑,將衣服扒光,身體呈「大」字形,用鐐銬銬在木板床上,木板上有圓洞,人只能躺著大小便,連續11天。

接著又施以「活鐐」的酷刑,手腳用鐵鏈鎖起,不能輕易動彈,連續8天。

中共酷刑:吊掛。(明慧網)
酷刑演示:死人床。(明慧網)

2000年3月底,王莉被非法勞教1年半,關押在武漢何灣勞教所。王莉在勞教所曾多次絕食抗議,遭遇野蠻灌食及各種各樣的酷刑,導致身體受損嚴重。

王莉還遭受強迫洗腦,數日不讓睡覺,被強迫幹體力活,甚至在絕食多日的情況下照樣幹活。

原唐山廣播電台節目主持人王建輝遭多次迫害

高維平(明慧網)

原唐山人民廣播電台經濟生活頻道早間新聞節目主持人、一級播音員王建輝,於1998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以「真、善、忍」為準則。修煉後,困擾他的咽炎好了,原來很有個性的脾氣也隨和了許多,家裡也很和睦。

有一次,他母親從市場回來,發現商販多找給她十元錢,王建輝知道後,囑咐他母親一定給人家送回去,要為人家著想。

這場迫害發生後,王建輝至少5次遭綁架,3次非法勞教迫害。還曾被非法關押在唐山廣播電視塔下,由專人看守迫害長達一年之久。

為迫使王建輝放棄修煉,中共人員對他在方方面面施加壓力,甚至破壞其家庭。其妻子單位(唐山路北區政府)的一個書記企圖迫使其妻與他離婚,而且示她意離婚就可以提幹,還稱:「等著吃你的喜糖了(指離婚後再婚)。」

此外,王建輝的小舅子當兵的權利也被非法剝奪。

遭綁架迫害主要案例

原吉林省檔案局《蘭台內外》雜誌社副總編張忠余遭迫害

張忠余,吉林省長春市法輪功學員,原是中共吉林省機關的副處級幹部,曾任蛟河市組織部副部長、原吉林省檔案局《蘭台內外》雜誌社副總編。

張忠余於1996年6月開始修煉法輪功。2002年3月,長春法輪功學員利用有線電視技術插播成功後,張忠余去參與了插播的劉海波家串門。剛剛交談十多分鐘,突然房門被打開,衝進七八個警察,就開始毒打他倆,一警察發現劉海波的外套衣服兜裡有四百多元錢,就把錢快速地揣進自己的兜裡。

這時劉海波的妻子正在哄五六歲的孩子睡覺,孩子被驚嚇,大聲哭叫起來。警察連拖帶打將他倆拖到廳裡,想把他們的手和腳以及嘴都用繩子勒住。當時張忠余的頭部被打破,流了很多血。

警察將他們拉到長春市寬城區公安分局,不由分說地就用電棍電、棍棒打,好幾個人一起下手,還把一個凳子放在張忠余身上,上邊坐一個人壓著。由於肉體難以承受的痛苦,使張忠余本能地拼命掙扎。

「你叫什麼名?」一個聲音問,張忠余拒絕回答。這夥人將他的下身褲子都剝光,動用二尺多長的電棍電擊生殖器等部位,並用棍棒毒打小腿迎面骨、腳踝骨和腳趾頭。強大的電流極其恐怖,讓人痛苦難忍,好像都把人打透了一樣。

坐在壓在他身上的凳子上的警察都換了好幾個人。後來確認,當晚劉海波被迫害致死。張忠余的胯骨軸子都被迫害得變形,瀕臨死亡的邊緣。

即便張忠余被折磨成那樣,長春市「610」公安局一處仍將他蒙上眼睛拉到大約是淨月潭山上的賓館裡去迫害。

那一夜,警察張航一個人同時用兩根電棍電擊他,重點電擊他的生殖器。只要張忠余稍動一點兒或打瞌睡,張航就電擊他一通兒,還逼他唱國歌、背詩和成語。當張忠余痛苦難忍低下頭時,張就用腳踢他的頭。

2008年奧運會臨近時,中共「610」機構指使警察、便衣特務加緊對張忠余家的騷擾、監視和對其攔截、盤查,家附近常停著警車,還有流動警車,還有便衣特務及不掛牌的警車。後來張忠余輾轉逃出中國大陸,來到海外生活。

江西南昌市電視台徐吉安遭國安酷刑迫害

徐吉安,出生於1942年11月,江西省電視台播出部發射台的工作人員,2002年退休。徐吉安在修煉法輪功之前,身體非常虛弱,患有多種疾病。1999年1月,修煉法輪功後,徐吉安逐漸改掉了壞脾氣,虛弱的身體通過堅持煉功而得到了很大的改善,近60歲的他才嘗到了生活的甜頭。

1999年「7·20」法輪功被迫害後,他六次遭綁架,曾遭精神病院遭藥物毒害,被劫入洗腦班遭強制洗腦。

2008年5月14日上午,單位老幹科的一個工作人員領著南昌市國安的七八個警察闖進徐吉安的家中,以需對徐吉安進行訊問為由,在沒有任何法律手續、程序的情況下,直接將徐吉安綁架上警車。

國安警察對他刑訊逼供,命令他背靠牆壁罰站、往他臉上噴煙霧,強制他「馬步蹲樁」並用雙手將方凳舉過頭頂且不准晃動。如此手段反覆折磨他數個小時。晚上睡覺時,將他的手臂銬在鐵床上,整個人根本無法動彈。

徐吉安曾絕食抗議抵制對他的酷刑逼供。在一個晚上,羅雍等兩三人強制66歲的徐吉安靠牆站立,對著他臉上噴香煙煙霧,強行脫掉他的襪子,讓他赤腳站在冰塊上,將他懸空吊銬在防盜窗上半個多小時,致使他兩手臂麻木,兩個多月後都沒有完全恢復。

後來,國安人員將徐吉安關押到市第一看守所。他被東湖公安分局相關人員和看守所的牢頭先後勒索一萬多元錢,才被釋放回家。

湖北武漢電視台編輯江小萍多次遭綁架

江小萍,出生於1963年,家住武漢市漢口永清街27號,曾是湖北省武漢電視台的編輯,因為修煉法輪功,遭到當地「610」、派出所、單位人員的監控,7次遭綁架,3次被劫持到洗腦班,她的家人也遭株連,動不動被非法抄家、恐嚇。80歲的老父親還被無人性的「610」人員叫到洗腦班,親眼看女兒遭受折磨的慘狀。

在修煉之前,江小萍身心疲憊,年紀輕輕就患有高血壓、偏頭痛、腰酸背疼,肺結核多種疾病。後來開始修煉法輪功,從此無病一身輕,活得身心健康、快樂並幸福。

1999年7月,江澤民公開迫害法輪功,其實早在1999年6月中旬,恐怖氣氛就開始了。當時有位武漢市總編室的領導給省總編室管節目宣傳的領導打電話說:「我們那個(誣蔑)法輪功的片子可不可以播?」對方回答:「上面已經批了,可以播了。」

很顯然,武漢電視台是受了上級指使搞了一個誣蔑法輪功的謊言片,手段卑鄙而拙劣。那部片子就是7月22日下午3點,由中央電視台主持人羅京向全國乃至全世界放毒、播放的誹謗、誣衊法輪功的片子,欺騙了所有不明真相的世人。

2008年3月17日上午,新聞研究所副所長張忠迪謊稱台領導找她談話,結果在樓下等著她的是穿便衣的警察、麵包車、「610」和總台綜合治理辦公室主任鄢小初等人,他們把江小萍綁架到臭名昭著的所謂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湯遜湖洗腦班迫害,封閉洗腦迫害45天。

與前兩次相比,這次迫害手段更恐怖、陰毒。車子開進大院,身穿迷彩服的武警一擁而上,一大群穿制服的警察拿著照相機對著她的臉拍照,在心理上給人造成一種恐怖的肅殺之勢。

他們給江小萍安排了兩個包夾(監管法輪功學員的刑事犯),三個猶大(被洗腦後放棄了修煉法輪功的人),旁邊還站著兩個警察。江小萍坐著,他們就叫她站著;江小萍站著,他們就把她推得東倒西歪,逼迫她簽字。

2019年黃曆新年前,江小萍再次被警察綁架,在此之前江曉萍至少遭綁架過六次。

明慧網資料顯示,新聞傳媒系統法輪功學員至少有7人被迫害致死,33人被非法勞教、判刑,至少有83人遭綁架迫害。

上述參與迫害的主要責任人是部分地區的政法委、「610」、國保、派出所及公檢法司人員,而幕後真凶則是江氏犯罪集團和中共及中央政法委、「610」迫害體系。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