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林:在茶園呆了3年,25年不敢喝中國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994年,因為在北京、安徽從事大量民運活動,我被中共當局按上莫須有罪名,拉到安徽宣城南湖勞教基地。

南湖屬於皖南山區丘陵地帶,地形複雜,不宜種植莊稼。但是陽光充足、雨水豐沛,倒是適合種茶,所以形成漫山遍野的茶園。

二戰時期,南湖一帶,就已經設有新四軍司令部。其直屬機構裡,就有一個勞動改造隊。我在南湖甚至聽幹部說,當地還保存著那時打造的土手銬土腳鐐。

勞動改造隊是勞教隊的前身,就是共軍強迫所謂犯錯誤的幹部戰士勞動。這是全世界共產黨的管理模式。

南湖勞教基地包括上海的勞教所、江蘇的勞教所、浙江的勞教所、安徽勞教處。甚至還有一所中央直屬的高級勞教機構——共產主義勞動大學,強迫高幹勞動改造,十分滑稽。

南湖勞教處集中了當時全安徽的勞教機構,轄有許多直屬單位和七個勞教所。我被分配到第一勞教所五中隊,是個位於山上的種茶、採茶專業隊。

傳統上種植茶葉,是不能施無機肥,就是化肥的,尤其不能施葉面肥,就是把化肥融入水,直接噴在茶葉表面上,那會直接被泡進茶裡。

但是為了追求產量,中共各地茶園在毛澤東時代就已經種下惡果,就是大量噴化肥。就像毛時代的糧食產量,被使用各種惡毒的辦法提高,甚至一畝地產糧五千斤、一萬斤⋯⋯⋯乃至十萬斤!

所以現在中國人飲用的茶,化肥佔了泡出的茶汁的三分之一。長期飲用這些化肥茶,自然危害健康。

化肥施多了,另一個可怕的後果就是養肥養壯了許多蟲子。這樣幾十年下來,積累到九十年代,以至於夏天如果三天不打農藥,蟲子能把茶葉吃的光光。

就像以前河南、山東、安徽、湖北是中共四大產棉省份,後來就是因為幾十年爛施化肥,養壯了棉鈴蟲,又不得不加碼施農藥,並且逐年增加。

到最後除了產出的棉花產量不僅危害人的健康,而且產量也逐漸萎縮,導致生產成本高於收穫,最終中共不得不徹底停止在中原各省停止種植棉花,改到新疆種植。

中國的茶葉,已經成為地地道道的化肥農藥茶,化肥農藥與茶汁機乎各佔三分之一。這樣的茶,長期飲用會導致各種各樣的慢性病。

中國男性普遍濫用菸酒茶,已經嚴重危害了健康。但是從來沒有任何值得信賴的研究機構進行分析,或者跟蹤調查結果。

其實化肥農藥茶對中國人的危害程度,可能已經超過了三聚氰胺牛奶。但是由於這個行業的牽涉面,遠遠超過過去的中原四省產茶(棉)業,所以中共迴避這個問題。反正中共領導人能喝到幾千元幾萬元一斤的有機茶,就懶得考慮百姓的死活了。

國際市場以前普遍進口中國茶葉,但是這些年逐漸發現中國茶有毒有害,所以轉而進口孟加拉國、印度、斯里蘭卡的茶葉。中國產的化肥農藥茶現在只能害中國人。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