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室欺心不知神目如電 他們轉生牲畜為還債

文/劉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歷史上很多故事都印證著六道輪迴並不是虛構出來的。在這些神異的故事中,有一些人為了還債而轉生為牲畜。

且說隋朝大業八年,廣西宜州城東南邊四十餘里處,有一戶姓皇甫的人家,有兄弟四人。除了老二皇甫遷結交不良的朋友,整天遊手好閒、不事生產之外,其他幾個兄弟都工作勤奮、仁慈忠孝。

一天,四兄弟的母親拿了六十文錢準備到市場上買東西,她把錢順手放到屋內的床上,然後去屋後忙些事。這時恰好老二從外邊回家,進入堂屋看到了床上的錢,四顧無人後,他就把錢偷走了。

母親回屋裡找不到錢,也不知道是老二拿走的,於是就質問全家。全家大小都否認拿了錢,母親很生氣,就將全家人都鞭打了,大家都暗中埋怨那個偷錢的人。

兩年後,老二皇甫遷死了,他托胎到家中的母豬腹中。三五個月之後,小豬生下來了。這頭小豬長到兩歲時,家裡因為八月要拜土地神需要用錢,於是就把它賣給遠村的社家,身價是六百文。社家付完錢後,就把小豬帶走了。

兩年後,老二皇甫遷死了,他托胎到家中的母豬腹中。(Pixabay)

賣到社家的第一晚,轉生成這頭豬的皇甫遷就託夢給自己的家人。它先託夢給他生前的妻子,並用豬鼻子碰她說:「我是你的丈夫,因為偷了母親六十文錢,害得全家被打,所以今生被罰做豬來還債。今天你們把我賣給社家,社家把我綁縛住,準備要殺我。你是我妻子,怎麼忍心不告訴家人好來贖我回去呢。」

皇甫遷的妻子做了這個夢後,在心驚肉跳中被驚醒,可是她又覺得難以置信,於是又繼續睡覺。接著又夢到同樣的夢,這下子她信了,趕緊起床穿衣,到廳堂向婆婆報告。誰知婆婆早已在廳堂等候,因為她也做了同樣的夢。不僅如此,他們的兒女也同樣都夢見了。

於是全家連夜準備去把老二轉生成的豬贖回來。皇甫遷的妻子叫兒子和伯父一起去,並帶了一千二百文錢。母親告訴兒子說:「要是社家不肯放豬的話,就給他們雙倍的價錢。」他們怕天亮就要殺豬,於是騎馬趕去。

騎了三十幾里,他們到了社家。皇甫遷的兒子擔心有辱家門,沒有說豬是自己的父親投胎的,只說要贖豬。但是社家卻不肯給,因為他們拜土地神的時間也快到了。雙方商量再三,社家也不肯讓步。

皇甫遷的哥哥和兒子都很著急,怕社家真的要殺豬,就找來一位相識的人說和。此人曾任縣令,有見解,受人信任和尊敬。他們把實情原原本本告訴了這個相識的人,託他做調解人。最後終於贖回了這頭豬。

贖回豬之後,皇甫遷的哥哥和兒子就把它趕到野地田裡。哥哥跟豬說:「如果你真是我弟弟的話,你可以自己找回家。」兒子也對豬說:「如果你真是我父親的話,可以自己回家。」豬聽了之後,就自己直奔老家。

慢慢的,鄉裡的人都知道了這頭豬是皇甫家老二轉生的,皇甫遷的兒女們都覺得很羞恥慚愧。跟他們有嫌隙的鄰里,還用豬這件事來譏笑謾罵他們。因此兒女私下對豬說道:「爹爹您做了不好的事情, 受到了豬身的報應。我們做子女的,因此而沒辦法出頭。生前您和徐賢是好朋友,你們交情深厚。不如您住到徐家去,我們會到徐家給您送飯去。」

豬聽到子女這番話,流著眼淚走向徐家。徐家離他老家有四十餘里。大業十一年,這頭豬就在徐家過世了。

示意圖。圖為明 錢穀《雜畫冊.牛牧》。(公有領域)

唐朝高宗永徽年間,家住汾州孝義縣的路伯達,欠同縣某人一千文錢。後來他不承認有欠人錢,並拒絕還債。一直到對方把契約找出來之後,他才和對方到佛像前發誓說:「如果我不還某公錢的話,希望我死了之後,當他們家的牛。」發誓不到一年,路伯達就死了。

兩年後,債權人家裡的母牛生了一頭小牛。這頭小牛的額頭上,有白毛寫的「路伯達」三個字。路伯達的兒子及侄子都覺得很羞恥,想用五千文錢把它贖回來,但是債主不肯。後來,債主把這頭牛布施給隰城縣啟福寺的僧人真如,並且幫助建造了十五級的佛塔。見到這頭牛的人,都不敢生作惡的心,且都紛紛捐錢作布施的功德。

參考資料:

唐朝唐臨撰《冥報記》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