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台灣大選中的中美「影響力作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在香港反送中運動中,中國(中共)的主要指責是外部勢力介入香港事務;中國大陸人支持政府的主要理由,也是要反對美國等外部勢力介入香港事務。仿佛有了這條就真理在手,北京對香港的管控就立於不敗之地。但如今在台灣大選中,中國卻沒法使用這種方式對民進黨污名化,因為台灣本就是中美角力之地,就算中美建交、台灣被迫退出聯合國,美國也出台《台灣關係法》,規定了美台關係的基本框架及美國所負的義務與責任。正因為有這部法律的限制與威懾,中共只能在台灣不斷進行紅色滲透,希望通過經濟貿易等各種羈絆,通過「和平統一」在台灣建立「一國兩制」。

中國(中共)在台灣的「影響力作戰」

台灣政治既有中國勢力滲透與干預,也有美國的影響。區別在於,二者的影響通過什麼方式進行,對台灣的未來起什麼作用,以及台灣人民的主體是否認同這種滲透。

早在1990年代開始,中國對台的「影響力作戰」除了統戰台灣國民黨上層之外,另外兩種主要方式是「以商制官」,通過台灣在大陸投資的台商影響台灣政局;二是讓中資繞道(包裝成新加坡華人資本等)以及讓台商直接回台投資收購媒體,影響操控台灣輿論等。這些,我曾在《紅色滲透:中國媒體全球擴張的真相》中專列一章分析。近年來,中共統戰工作已經深入到台灣基層,對宮廟、賭盤、黑道進行全方位滲透,依靠草根組織綁架台灣政局。這類影響力作戰,直到2019年,隨著美中關係漸呈對立,大選迫近,台灣才敢公開正視中共在台的影響力作戰。香港反送中運動開始後,台灣的危機感更甚。

據台灣總結,中共對台灣施壓、統戰、外交孤立、軍事恫嚇、搞輿論戰、心理戰、法律戰、散播假訊息誤導輿論,造成社會對立;或採取「惠台措施」掏空台灣人才、技術與資金,意圖讓台灣社會朝向有利中共的方向演變,這些都可以歸結為「影響力作戰」。2020台灣大選在即,中共當然會採取各種措施干擾台灣大選。

美國華府2049計劃研究所(Project 2049 Institute)專研台灣及相關問題。該所相關研究顯示,從歷史脈絡來看,自1996年至今的每一次總統大選,都有中國試圖干預的例子。針對台灣進行中共影響力研究的馬明漢(Michael Mazza)最近撰文指出,中國與台灣的基層政治人物和宗教團體已建立綿密的聯繫,進而影響台灣政治生態,進行影響力作戰。主要方式有兩類,一是動用犯罪組織的人脈,指使黑道花錢動員群眾參與對抗集會或造勢遊行,不排除在大選中可能採取買票等老派方式;二是藉由地下賭盤影響投票,中國針對特定候選人提供好的賠率,藉此影響投票行為及模式;三是用台灣人的名義為特定候選人提供政治獻金,追溯這些「合法但有問題」的資金來源存在相當難度。

面對這種無所不至的影響力作戰,台灣必須有長期對抗的覺悟。

加強與美國合作   抵制中共的銳實力

馬英九總統治台八年(2008-2016年),美國正好是奧巴馬總統當政的八年,對台事務採取基本不介入的態度。這段時期,中共勢力在台灣長驅直入,台灣人幾乎不敢公開談論中國對台實施紅色滲透的有關問題。我在台灣的演講中,稱此現象為「房間裡的大象」,人人都看得見,人人都不敢說。2014年香港雨傘運動,喚醒了台灣人的危機意識。太陽花運動的主訴是反服貿協議, 這次運動讓民進黨蔡英文女士勝選,台灣贏得了幾年時間。此後,美國2016年大選,特朗普入主白宮,台灣抵制中國的銳實力終於有了強有力的支持。

特朗普總統發動的中美貿易戰,以及美國在較量過程中對中國政府所做各種壞事的不斷揭露,對美國長達30年的對華政策提出了合理懷疑,打破了美國「中國話語」的政治禁忌。所有這些,成功地扼制了中國對外的政治經濟擴張,將其逼向「防禦」態勢。美國對華政策的轉變,塑造了台灣能夠抵抗北京的國際大環境。12月17日,美國參議院通過經參、眾兩院協調後的《2020財年國防授權法》綜合版本。總金額達7380億美元的國防授權法綜合版本中,含多項強化台灣安全防衛及美台安全合作條文,也要求五角大樓針對設立「美台網絡安全工作組」的可行性提交報告。但比較特別的是,報告還針對台灣2020年總統、副總統選舉,要求美國國家情報總監在選舉結束後45天之內,就中國影響台灣選舉的活動向國會參、眾兩院情報委員提交報告。參議院軍事委員會主席英霍夫(Jim Inhof)在聲明中說,這個綜合版本的通過,「對美國的盟友和對手發出強烈信息,尤其是中國及俄羅斯,……美國之所以成為自由世界的領袖是因為我們有能力捍衛我們的價值。《國防授權法》確保我們能持續這麼做。」

這是近20餘年以來,美國政府支持台灣的一次最強硬表態。

台灣人民有權選擇接受何種外部勢力

對台灣而言,美中兩國均是「外部勢力」,為何對這兩種影響力的態度不一樣?原因有二:

一、中美兩國影響力的作用方向完全不同。中共的影響力作戰,是想將台灣納入「一國兩制」的中國政治版圖,讓民主台灣倒退為專制極權中國統治下的一個動物莊園,這對已經習慣了民主、自由的台灣人民來說,絕對不可接受。美國的價值理念與民主台灣相同,對台施加影響力、包括提供台灣必要的防衛武器來對抗中共,避免被統一,都是在保衛台灣人民現有生活方式與來之不易的民主。

二、民主制下的台灣人民擁有自決能力,選擇自己的前途。歸根結底,台灣今天的局面是中共咄咄逼人的強勢所造成。去年九合一選舉,民進黨全線失敗,蔡英文甚至一度被黨內認為不適宜競選連任。僅有反紅色滲透這一口號不足以喚醒台灣人民的危機意識,香港反送中終於為民進黨帶來了翻身機會。通過香港反送中運動,台灣人民看到了台灣淪為一國兩制後的可怕前景,終於決定依靠美國,擊退中國的影響力作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責任編輯:李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