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中國式精明的傳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國人的精明舉世聞名。對於這種精明議論很多,有褒有貶,我無意去評論。但是有一個國家被中國人的精明逼到了墻角,最後不得不通過全民公投的方式修改憲法。這種事情在各國修憲的歷史上,估計也算是絕無僅有的了。

這事是我在愛爾蘭旅行時讀到的。事件的起因並不複雜。2000年中,中國女子Man Chen帶著6個月的身孕到達威爾士(英帝國的一部分)。她的中國籍丈夫在卡迪夫開設有一家化學品進口公司。他們很快就面臨一個抉擇:即將出生孩子的國籍以及他們的居留權問題。

根據英帝國的1983年國籍法,一個出生在英帝國領土的人並不能自動獲得該國國籍。出生地公民權只適用於父母至少一方因爲是英帝國公民或者合法「定居者」。「定居者」的定義相當複雜,包括英帝國海外領地公民(比如獲得英帝國海外護照的香港人)以及以獲得永久居民身分的歐盟成員國公民(關於英國國籍法的細枝末節,大家可以去自行查閲。)在英國的愛爾蘭公民受到優待:由於愛爾蘭在英帝國歷史上的特殊地位,任何愛爾蘭公民在當時的英國被視爲合法定居者。

這裡得交代一下爲什麽英帝國要給與愛爾蘭特殊待遇。歷史上,現在的愛爾蘭共和國曾經是英帝國的一部分。自12世紀諾曼征服時,英帝國開始侵入愛爾蘭島。到了16世紀,多鐸王朝完全占領了該島。光榮革命之後,英王室侵占了大部分愛爾蘭的土地,把它們賜給或出售給忠於王室的英國人以及少量愛爾蘭當地人。這些人是愛爾蘭的少數派,但是掌握了政權、神權、兵權以及地權。主要信奉天主教的愛爾蘭人身體上被奴役,經濟上赤貧,宗教上被歧視,政治孤立無援。他們對英王室與帝國的仇恨與日俱增。

1845年,愛爾蘭爆發了慘烈的大饑荒,到1849年才結束。飢餓的愛爾蘭人辛苦生產出來的勞動成果卻被大量運到英國,被貪婪無度的英帝國領主吞掉了。整個情形和蘇聯在烏克蘭製造的1933年大饑荒以及中共製造的1958年大饑荒驚人的相似。估計有一百萬愛爾蘭人餓死,另有一百萬人被迫背井離鄉,到海外開始新生活。愛爾蘭人口因此下降了近四分之一。這件事無疑是英帝國歷史上公認的巨大污點之一,很多人認爲這是對愛爾蘭人的蓄意種族滅絕。

愛爾蘭人的怒火被點燃了,獨立運動從此星火燎原。經過半個多世紀的血腥鬥爭和談判,愛爾蘭終於在1922年獲得獨立。(相比之下,中共餓死了三千萬人,中國卻沒有爆發革命。中國人的忍耐力令人驚歎。)但是愛爾蘭並沒能獲得整個愛爾蘭島,北愛爾蘭仍然是英帝國的一部分。但那裡的愛爾蘭民族主義者——其代表包括愛爾蘭共和軍和新芬黨——一直沒有放棄統一愛爾蘭的夢想,一直沒有放棄武裝鬥爭。直到1998年,雙方宣佈徹底停火,簽訂了《貝爾法斯特協議》。後來,這個協議成爲愛爾蘭憲法的第19修正案。

但《貝爾法斯特協議》遺留下一個問題:北愛爾蘭人的身分。英愛雙方都給與北愛爾蘭出生的人以優待。英國表示,如果其滿足英帝國1983年國籍法的條件,可以成爲英帝國公民;愛爾蘭也表示,不論其父母的國籍如何,可以申請愛爾蘭共和國的公民身分。這就留下了一個巨大的隱患:北愛爾蘭實際上實行的是「出生地國籍」(Jus soli)。至於當時爲什麽會留下這個漏洞,後來有很多解釋。我覺得最有可能的是當時全球化程度還不夠深,愛爾蘭人和英國人都太紳士,不瞭解中國人的精明,也不知道他們的法條可以有多種玩法。

交代完了歷史背景,我們回到Man Chen這個話題上。他們夫婦二人都是中國藉。這意味著如果Man Chen在威爾士分娩,他們的孩子將無法獲得英國國籍,只能申請中國國籍。不知是誰的主意,Man Chen來到北愛爾蘭首府貝爾法斯特,並於2000年9月誕下女兒Kunqian Catherine Zhu。按照愛爾蘭共和國的法律,Man Chen為Catherine申請了該國護照(即國籍)。同時,因爲愛爾蘭共和國是歐盟成員國,Catherine自動獲得了歐盟公民的身分。

但事情還沒有結束。Man Chen夫婦想申請英國永久居留,理由除了Catherine之外還有中共計劃生育政策違反人權。但是他們的申請卻被英國內政部拒絕了。上訴之後,Chen v Home Secretary一案被遞交給歐洲法院。最後的裁決是,Catherine是歐盟公民但不能自己照顧自己。因此拒絕Man Chen夫婦的居留申請違反了Catherine可以選擇在歐盟任何地方居住的權利。

換句話説,英國不能拒絕Man Chen夫婦的居留申請;不僅如此,任何歐盟成員國都不能拒絕他們的申請。如果Man Chen夫婦樂意,他們可以帶著Catherine到任何歐盟成員國並申請那裡的國籍。如果這些國家沒有明令禁止多重國籍,理論上Catherine的父母可以把所有歐盟成員國的國籍都替她申請一遍!(我相信某些中國人真的做的出來。)

Man Chen的案子讓很多人欣喜若狂。要知道,在愛爾蘭生產基本上免費,然後孩子以及父母還能獲得歐盟各國的居留權。這比花大錢買某些國家的護照划算多了!據統計,從2002年到2004年,在愛爾蘭首都都柏林醫院中分娩的外國籍孕婦遠超過本國的孕婦。

愛爾蘭人很快意識到這個漏子有多大。敘利亞內戰之後非洲難民主要通過地中海偷渡到歐洲,風險極大。如果不堵上這個漏洞,北愛爾蘭就相當於開通了一條只會成功、不會失敗、沒有風險並且愛爾蘭納稅人全數買單的虛擬地中海偷渡路綫。再不行動,北愛爾蘭的門檻很快將被世界各國想移民歐洲的人踏破。

但是,在法治國家,憲法就是憲法,不管它如何錯陋。只要一個憲法修正案仍然有效,就不容忽視。愛爾蘭只有一條路:修憲。經過若干年的拉鋸戰,2004年6月24日,愛爾蘭憲法第27修正案獲得80%該國民衆的支持而通過。同年12月,愛爾蘭國會通過了愛爾蘭國籍法,正式廢止了北愛爾蘭的出生地國籍漏洞。和英國一樣,現在北愛爾蘭只有父母至少一方是愛爾蘭公民的新生兒才能自動獲得愛爾蘭國籍。2018年因爲第27修正案,一名母親爲中國籍的9嵗男童Eric Zhi Ying Xue差點被愛爾蘭驅逐出境。

現在在全世界實行出生地國籍的發達國家只剩下一個:美國。無數人冒著被遣返的危險來到美囯,就爲了生下一個孩子。這個孩子不但立刻獲得美國籍,父母也獲得了將來移民的機會。很多人都認識到這個漏洞。但是美國民主黨嫌這還不夠,還要徹底廢除邊界、廢除移民局。參考愛爾蘭當年的情況,也許全民公投是打破僵局的一個辦法。但如何實現聯邦範圍內的全民公投,需要政治家的勇氣和智慧。

最後説一句,這個事件的配角Catherine Zhu現在已經長大成人。2018年,她從印第安納州的一所私立寄宿制學校畢業,並獲得進入西點軍校或者美國商船學院的資格。Catherine當年只是個小baby,當然不能、也不應該為這件事負責。以後她如果瞭解到這個事件以及她的角色,或許也會一笑。但中國人的精明,在這個事件之後,足以從軼事升格到傳奇了吧?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