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淚彈檢測報告揭港府謊言:洗5次仍殘留化學毒物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12月28日訊】香港在反送中運動中淪為「催淚之城」,最新催淚彈檢測報告揭穿港府謊言。專家指出,受催淚彈污染的枕頭套手洗5次,仍有足以令皮膚過敏的化學物質CS殘留。而港府官員多次保證「催淚彈安全」,香港衛生署也聲稱用肥皂水就可以清洗。

港警11月13日將一枚催淚彈直接射入沙田一處住宅民居內,次日,蘋果日報記者委託化學工程師李浩基的團隊上門採樣化驗,發現居民臥室的枕頭袋每一公斤含29毫克的CS(鄰-氯代苯亞甲基丙二腈),旁邊一部沒有開啟的抽濕機的隔塵網上也有15毫克CS。

香港衛生署曾聲稱,用肥皂水清洗就可去除催淚彈殘留化學物。但李浩基檢測發現,用洗衣粉和0.5%蘇打粉手洗1次,只能除去6成殘留在衣物上的CS,推算要洗5次方能去除99%殘留物。

李浩基表示:「CS不溶於水,如果單靠清水洗完全不能去除CS」,而測試顯示即使用洗衣粉,洗一次僅能除去60%CS,「如果想去除布或枕頭套上99%CS,以每次洗清後也殘留40%計,推算要洗5次。」

但就算洗五次之後,CS殘留1%(0.29毫克),仍超過皮膚過敏量(0.1毫克)的3倍。

圖為港警武力圍攻理大,發射催淚彈抓捕學生。(YE AUNG THU/AFP via Getty Images)

同時,李浩基也檢測了居民牆壁表面的污染情況,使用清水、75%消毒火酒及0.5%蘇打粉抹除牆壁表面,發現並未能降低CS的濃度。報告顯示,CS對於布質和塗料牆黏附力強。

不過,16天後他再去檢測,發現牆上已沒有CS殘留物,相信陽光和風能夠吹散殘留物。但在其他未能接觸陽光或風的位置,包括抽濕機隔塵網上,發現一個月後仍有CS殘留物。

李浩基建議:市民可用洗衣粉或蘇打粉清洗受催淚彈污染的衣物,洗衣機用完後要空機清洗一次,以洗走機內化學物質。另外,市民可用加入清潔劑或蘇打粉的清水,多次抹擦有可能被催淚彈殘留物依附的家居用品。

中大環境科學課程主任、美國毒理學會會員陳竟明副教授對大紀元表示,房屋受到催淚彈影響後,建議要開窗,用風扇大力將屋內空氣吹出去,牆要刷子刷兩三次才可以把化學物去除,因為催淚煙的CS是不溶於水的,家裡受污染的窗簾布也不能再用了。家裡的冷氣網一定要換新的,很難洗乾淨。

他建議受催淚彈污染的社區、校園「要找專業的清潔公司,清潔的員工要帶防護去清理。清理一次不夠,要清理多次。清理完的東西要全部扔掉。」

他還以醫院遭到催淚彈污染為例說,「醫院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洗所有的冷氣,因為他們是中央冷氣(系統),就是整個內部玻璃系統都換掉,包括隔塵網。否則化學物質就在過濾網上卡住了。」

一名女生在催淚彈濃煙中奔逃。示意圖(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另外,針對外牆的清潔,陳竟明建議用高壓水槍去清洗。同時他提醒說,現在水炮車射出的藍色水更麻煩,「因為有很多化學物直接射向人群。」

外界普遍認為,催淚彈如果不能正確使用,就會變為致命武器。然而,香港警方已多次違反規範,在地鐵站等密閉空間發射催淚彈。

警方第一次公開在室內放催淚彈是8月11日,港警進入葵芳、太古地鐵站,在封閉的站內向民眾直接發射多枚催淚彈。並有眾多名防暴警察衝入站內,追打離開的抗爭者。

美國國家科學研究委員會(NRC)在《特定空氣化學品的急性暴露量指南》中指出,當催淚氣體連續1小時濃度達到11 mg/m³,就可能使普通人出現有生命危險的症狀,甚至有致命風險。

此外,香港連續半年遭催淚彈肆虐,煙霧瀰漫,讓人們擔心CS化學物是否會對生態環境產生長遠影響。11月港警對香港中文大學、理工大學連續狂發數千枚催淚彈後,市民在現場附近發現有眾多鳥雀、松鼠等小型動物死亡。

種種證據顯示,長期大量釋放催淚彈不論對人體還是環境,都存在難以衡量的危害。特別是會對人體造成何種長期傷害與風險,目前仍待專家評估。

根據12月9日官方公布的數據,警方共發射約16000枚催淚彈、約10000發橡膠彈、約2000發布袋彈及約1850發海綿彈。

在聖誕節期間,警方再次狂射催淚彈。網上傳出視頻顯示,港警在高樓頂部向街上的車輛和民眾發射催淚彈。

(記者羅婷婷報導/責任編輯:戴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