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2019年中國年度漢字: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每到年末,在使用中文的國度,比如日本、台灣等地,人們喜歡用一個字來概括這一年本國的社會生態。從一個旁觀者的角度,我覺得用「幻」字來描繪2019年的中國社會生態比較合適。

中國夢」化成幻影

中國夢,是對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於2012年11月提出的「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就是中華民族近代以來最偉大夢想」的簡要概括。據官方解說,「中國夢」的核心目標也可以概括為「兩個一百年」的目標,也就是:到2021年中共成立100週年和2049年中共建政100週年時,逐步並最終順利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具體表現是國家富強、民族振興、人民幸福,實施手段是政治、經濟、文化、社會、生態文明五位一體建設。

一年多中美貿易戰打下來,支撐「中國夢」的經濟基礎受到沉重打擊。這裡不提那老百姓吃豬肉難的非洲豬瘟等柴米油鹽之事,只提北京最在意的趕超美國戰略破產。中國的國家富強、民族振興、人民幸福,幾乎全以趕超戰略為軸心。貿易戰打到後來,離趕超目標越來越遠,正如我在《美國之勝:將中國從進攻逼回防禦狀態》一文中所說,美國取得三重勝利,而美國之勝就是中國之敗。

一是對外擴張成夢幻:「一帶一路」所需要的巨大投資難以為繼。根據華府智庫企業研究所(AEI)開設的一個「中國全球投資追蹤」(China Global Investment Tracker,CGIT)項目,根據這個項目的統計2019年上半年,中國全球範圍對外投資和建設項目額為275億美元,較2018年同期銳減約50%。分析稱,這種趨勢很可能在未來幾年不會改變。

二是世界工廠的殘夢徹底破碎:全球產業鏈不再以中國為中心,隨著大量專做出口業務的外企遷出。今年上半年,中國失去了全球第一齣口大國地位 ,美國則奪回了全球第一齣口大國的位置,中國過去二十年作為全球主要出口國的地位受到了打擊。

三是將美國知識產權拿來就用的夢想成幻:在美盜竊知識產權的「千人計劃」的偷竊之手被斬斷,趕超美國的願景化成泡影。

對外擴張、世界工廠、知識產權的拿來主義全成夢幻,「兩個百年」的中國夢自然也就提前兩年化為幻影

民營企業:廿年富貴一場夢

中國夢化為幻影,那些依靠官場致富、並被選進政協、人大營造「精英共和」的富商、民營企業家的一場富貴,自然也化為夢幻。這幾年,中國富商、民企的日子不好過,正如我在《尋找污點將成公私合營2.0版的突破口》(2019年10月1日)一文中所說,中國官方近幾年一直在營造輿論,欲將反腐擴張至民營企業,據法律人士介紹,民企涉及的腐敗犯罪共包括15個罪名,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單位行賄罪、職務侵占罪、挪用資金罪、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和行賄罪。騰訊、京東、華為、阿里巴巴、騰訊、百度等多家大型民營企業紛紛加入內部反腐的陣營。中國民營企業家積累財富基本依靠在各種灰色地帶尋找機會並運營,用行賄、非法經營、逃稅等三者入手整治商界,中國當局駕輕就熟。 近幾年使用的方式主要有兩種,一是軟禁拘押或採用政治高壓,讓有政治靠山的超級金融大鱷們將轉移至境外的財產轉回國內,吳小暉、肖建華、王健林都屬於這類情況。二是馬雲模式,通過各種方式讓他們主動交班,將自己的公司「獻給國家」。就連香港富豪也在北京壓力下紛紛捐地。

整治大民企讓中國政府得了不少資金,中國政府食髓知味,今年連續兩個大動作:一是國務院於9月12日發布《關於加強和規範事中事後監管的指導意見》,規定在企業及其他機構建立吹哨人制度,鼓勵內部人揭露供職機構的違法違規行為;二是公開恫嚇,12月3日,最高檢察長張軍公開聲稱:「對涉嫌犯罪的民營企業負責人能不捕的不捕,能不訴的不訴,能緩刑的緩刑」,並引用數據證明政府的「寬大」:「今年前10個月,對非國有公司企業人員犯罪不捕率是29%,比總體刑事犯罪高6.9個百分點」。這個中國獨創的「犯罪不捕率」,將民營企業家置於准罪犯狀態。

江澤民時期的三個代表、讓資本家入黨,並在中央、省、地縣數級政協、人大吸收民營企業營造的精英共和,終成一場夢幻。馬雲是黨的知心小弟,從不言難,2017他說「今天的中國,今天的時代是最佳經商時代」;2018年,馬雲仍然堅持認為「中國有兩個優勢,我們國家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國家,這個國家的經商環境是最好的」。但最近,馬雲終於承認:「大家都過得很不容易,今年大部分企業都遇上困難,只是開端。」我猜想,就連馬雲也看到一代人的財富夢將化成煙雲。

民間的安慰劑:權力幻覺與環境幻覺

1、權力幻覺集大成:《慶餘年》

今年據說中國影視業大蕭條,但一部《慶餘年》卻很賣座。

觀看《慶餘年》純粹是因為陳道明參演,開始看覺得純粹瞎掰,但因覺得陳道明從不接爛片,於是耐著性子看下去,發現作者還真是洞察中國人性的高手,通過「科幻」小說形式讓一個在現實生活中的殘疾人「回到」或者「去往」一個不同的紀元,成為一個皇帝與遊走於神人兩界的仙女的私生子,養父是戶部尚書兼皇帝的髮小(其母是與皇帝很有親情感的乳母),監察院長(兼中紀委書記與國安部長兩種職能)是其母親的鐵桿粉絲與朋友。仙女母親是經商天才,留下了巨額財富,加上「天脈者」的遺傳基因,兩世為人的借詩便利,這種比《鹿鼎記》主角韋小寶高貴的出身,比韋小寶要牛N倍的天賦,自然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凡女子不管出身貴賤,不論能力高低,人見人愛。這種身兼仙俠人物的神奇存在,亦正亦邪,有點壞壞的瀟灑,遠比西方只能做好人好事的「超人」更吸引中國人。一句話,《慶餘年》裡塑造的范閒,是集朝廷之權力、江湖之神祕、宮斗劇、武俠小說兼影視的權力幻覺集大成者。

塑造出范閒這個人物有社會根源,中國是個身分型社會,一個人的命運在很大程度上由出身的家庭決定。近十幾年來,大學生畢業即失業,社會上升通道嚴重梗阻。於是製造出一個不是韋小寶、勝過韋小寶的范閒,也算是安慰一下在現實中找不到上升通道的社會中下層。

2、污染國度的環境幻覺:李子柒視頻

前幾年國內儘是環境污染的各種新聞報道:江河湖海盡污染,土地更是被重金屬嚴重污染,最後是霧霾漫天。這兩年相關報道少些,當然不是環境改善了多少而是輿論控制。因為對環保稍有了解者都明白,除了霧霾可能因工廠停產、農村改用燃氣而非煤炭、柴草等燃料而改善,水與土地不可能短期內改善。

但是,飲用清潔的水,住在乾淨舒適的環境裡是人權的一種。西方國家早就將環境權列入基本人權之一,這對中國人而言當然是種奢望。而隨著中國當局對NGO的打壓,大量環保NGO在中國消失,再加上環保部門的行業腐敗不斷曝光,中國人似乎離環境權的距離更顯遙遠。李子柒的田園生活視頻一下走紅網絡,還出現了「柒軍」這種規模不小的粉絲團。他們不在意李子柒是營造幻象,只在意視頻為他們營造了一片虛幻美景。更有一位叫做DDC @Iang0606認為,「李所呈現出來的生活需要和平、自由、富足、勤勞、人與自然和諧共處,體現了普世價值」——西方國家的環境權要的是實體環境的美好,而這位推友獨特的理解為普世價值在中國的普及,開闢了一條通道:網上虛構即可,現實全無也行。中國民主化遙遙無期,不妨在網上做場全民投票,選出國家元首,等於現實中實現了民主。

對中國人而言,用「幻」字作為2019年的年度字有點無情但卻真實:中國夢化作幻影,財富夢日漸虛幻,在權力幻覺與環境幻覺支撐下,人們進入2020年。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責任編輯:李信)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