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畫的仙女和我說話了

文/雲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我出生在一個藝術家庭裡,從小就喜愛畫畫兒,父親常帶我去寺廟臨摹佛菩薩的壁畫。上世紀70年代很少有旅遊的人,我經常一個人在寺院裡跑著玩。有一次跑進一個大殿,看到把門的那些泥塑金剛都瞪著眼睛看我,就跟活了一樣,嚇得我拔腿就往外跑。

二十年前,我修煉了法輪功,仍然以畫維生,就喜歡畫神佛、仙女、飛天的題材。我的一個髮小在她的店裡掛了一張我畫的觀音菩薩,自打畫掛上之後,放在畫下的兩盆本來快死了的綠植,竟然逐漸變得生機盎然。

還有一個鄰居,在她家二樓客廳掛了張我畫的觀音渡海圖,她那得了半身不遂的老父親每天拽著樓梯扶手上樓看那張畫,之後腿腳就利落多了,她母親還說看到畫上的菩薩在動!

示意圖。圖為宋 佚名《觀音大士》,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我曾創作了一幅二米多的飛天圖,掛在我家客廳的牆上。有一天回家後我在客廳裡換鞋,無意間一抬頭,看見畫中的仙女們的笑容變得非常燦爛,她們用意念對我說:「主人,你回來了,謝謝你創造了我們!我們將跟你回到你天上的家園。」當時我很震驚,知道這是畫兒在另外空間的展現。

一次打坐中,我不經意看到對面牆上貼著一張我以前畫的孫悟空,竟然在不斷變換姿勢,紅衣服變成了黃色,而且,畫周圍的白牆上還出現了一朵朵藍色的雲彩。

有時,我用手比劃著畫一朵荷花,另外空間真的就會出現一朵荷花!

修煉人畫畫兒、寫文章、唱歌、說話,都會產生能量,因為這些能量不體現在這個空間,所以一般人看不見,而修煉人開了天目後,就會看到這些神奇的景象。@*#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