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西一市長帶頭嫖娼 一次开销1万余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1月02日訊】多年以來,中國大陸色情業泛濫屢禁不止,一個最重要原因,被認為是中共各級官員帶頭嫖娼。最新的一起是,2020年首日,陸媒曝光,廣西合山市市長潘振學日前到夜總會嫖娼,被舉報後丟官。

1月1日,中共官媒報導說,廣西紀委通報稱,2018年9月12日,廣西自治區來賓市合山市委副書記、合山市市長潘振學,到南寧市參加中國—東盟博覽會。

當天晚11點左右,活動結束後,潘振學到娛樂會所參加宴請活動,並接受所謂「有償異性陪侍」,此次宴請消費共計12856元,由管理服務對象支付。

據悉,合山市曾是一級貧困縣,2017年4月份,因所謂「脫貧摘帽」。潘振學也曾出入會所,一次性消費上萬元,也被冠以「腐敗市長」稱號。

諷刺的是,潘振學曾在2018年7月9日晚的合山市政府系統廉政工作會上聲稱「加強拒腐防變能力,永葆勤政廉政的公僕本色」。

2019年5月份,有人在網上公開舉報潘振學在當地被稱為「包工頭市長」,「經常出入高檔會所,小姐陪吃陪睡,接受特殊服務,一次高檔會所消費高達一萬多元」。

舉報帖還稱,潘振學一行2人曾進入一娛樂會所包廂,會所登記服務卡及消費單顯示,兩人要了4名坐檯小姐,共消費12856元。

8月,潘振學受到警告處分;10月24日,潘振學辭去來賓市人大代表職務,其代表資格終止。

公開資料顯示,潘振學生於1967年1月,瑤族,曾長期在廣西河池市工作,歷任河池市委研究室主任、河池市發改委主任等職。2015年,潘振學調任來賓市合山市市長。

(微博圖片)

公開報導顯示,中共官員不僅包養情婦、搞權色錢色交易成風,進京嫖娼,進修嫖娼,各類官員嫖娼奇聞頻發。

2017年6月,廣西河池紀委發通報稱,當地大化縣一名紀委官員覃某及警察韋某在一酒店嫖娼被當場抓獲。知情人透露,覃某和韋某是到南寧玩耍,酒後相約一起到酒店嫖娼。

同年11月28日,官方證實中央軍委原政治工作部主任張陽23日上吊自殺。

香港《亞洲週刊》引述知情人透露,前軍委副主席郭伯雄曾交代,張陽送郭2500萬元人民幣;張在友人處藏匿1700萬元人民幣;張在深圳、東莞、北京多地嫖娼,由他友人支付數十萬元。

同年12月,西安落馬官員趙紅專成為被當局通報在境外接受有償性服務的第一人。

據「政事兒」報導,趙紅專「違反生活紀律,在境外接受有償性服務;涉嫌受賄人民幣320萬元、美元90萬元、歐元20萬元、港幣20萬元」。

2016年12月9日凌晨,中共四川省紀委網站發布消息:德陽紀委書記劉銳因嫖娼違紀,立案審查。據稱當月7日,劉在成都武侯區一家酒店嫖娼,被警察當場抓獲,行政拘留十天。

2015年5月,揚州市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主任楊軍在北京培訓期間因嫖娼被抓。

近日,媒體報導,上海市楊浦區存在類似當年福建廈門賴昌星式紅樓的私人高級會所事件。平時出入該高級會所的人物均是一些高官權貴,他們均被偷拍了淫亂視頻。

報導說,2019年上半年,中央「除惡打黑」巡視督查組在上海起獲了有關該高級會所的內部監控錄像視頻,視頻顯示的內容極其腐敗,淫亂下流,不堪入目。上海市委書記李強書記在調閱審看過內部監控錄像視頻之後驚得目瞪口呆。

中共官員嫖娼最轟動的是6年多前中共上海高院民一庭庭長陳雪明、副庭長趙明華等5人集體嫖娼事件,當時鬧得沸沸揚揚。更為諷刺的是,這些法官尋歡作樂的場所,居然是「上海市人民政府的重要接待基地」。

《南方都市報》曾披露,5名中共法官集體嫖娼事發酒店懸掛的是「黨政機關出差『會議』定點飯店」銘牌,其官網還號稱「上海市人民政府的重要接待基地」。

評論人士認為,中共官場之所以淪落到這個地步,跟當年江澤民淫亂及色情治國有關。江在日偽時期就是一個花花公子,嫖娼是他的愛好。江到美國訪問第一件事就是嫖娼。

江澤民主政時期色情治國,帶頭淫亂,公開報導中江有四大情婦:宋祖英、李瑞英、黃麗滿、陳至立,全都憑藉江獲得重用。而江澤民培植的鐵桿親信從副國級到正國級個個都是淫棍。

據中共官方披露,受處分的中共廳局級幹部中,95%的落馬貪官都包養情人,甚至多個貪官共用一個情人。

中共十八大後,官方通報的中共省部級落馬官員中,幾乎人人都有「與他人通姦」的行為,這已成為落馬官員罪名中的高頻詞。因此中共被民間諷刺為「通姦黨」。

(記者李芸報導/責任編輯:李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