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翁坐擁萬金 為何還受貧窮折磨

文/杜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漢朝時,有一位富翁坐擁萬金,衣食無憂,卻依然受到「貧窮」的折磨。同鄉有一高士,家中存糧不過一石,餘錢也只有數百,還蒙上了厚厚的灰塵,也不知如何把錢花出去。即使這樣,高士依然認為自己很富有。當富翁聽罷其中的道理,恍然大悟……

蜀郡成都有一位高士,名叫嚴遵,字君平。平日以占卜為業,一天裡掙得百錢,能夠維持自己的生活,這時他就關門謝客,專心讀書。

因他為人賢德,受到人們的敬重,聲望也越來越高。益州長官李強、大將軍王鳳等都想與他結交,請他出來做官,他都婉言謝絕了。

同鄉有一位富人叫羅沖,很仰慕嚴遵。一天,去拜訪他時,問道:「您為什麼不入朝作官呢?」嚴遵為人謙和,託辭說自己沒什麼能力。羅沖以為他是囊中羞澀,不方便遠行。

羅沖為他準備好車馬和衣糧,想資助嚴遵去做官。嚴遵說:「我視此為累贅,並非沒有錢財。況且,我有餘財,你卻財不足。怎麼能讓財不足的人幫助財有餘的人呢?」羅沖沒聽懂他話中的意思,於是說:「我家有萬金,而你連一石米都沒有,怎麼還說自己有餘呢?這不是很荒謬嗎?」

嚴遵耐心地為他解釋,說:「不是這個意思。先前我住在你家,人們都要休息了,你依然忙碌著,做許多事。每天日夜操勞,但還是不滿足。如今,我以占卜為業,不用下床,而錢財自會有人送到。除了必要的花費,還能餘下數百錢。剩餘的錢都蒙上了一寸厚的灰塵,我都不知該如何花出去。這難道不是我有餘錢,而你財不足嗎?」

羅沖聽罷,豁然開朗,明白了他的意思,心中非常慚愧。嚴遵說:「益我貨(錢財)者損我神,生我名者殺我身。」因此,他不願意去做官。

或許,在嚴遵眼中,羅沖雖然是富翁,仍是每天受到「貧窮」的煎熬,終日忙碌,沒有停息。而功名利祿猶如過眼煙雲,轉眼即逝。嚴遵不想在名利中迷失自己,也不想喪失自己的志向。富足的精神世界,才是真正的富有。

從嚴遵的故事,引出一句話「知足者富」,出自《道德經》。原話是:「知足者富。強行者有志。」一個人能為自己擁有的任何境遇,無論貧窮困苦,還是榮華富貴,都能保持感恩知足的心,將擁有一方淡泊的心地視為真正的富有。一個人無論遇到怎樣的困厄,倘若他能自強不息,這樣的人才最有志氣。

中國古代,有一些記載,將人性的缺憾描繪得貼切與真實。《殷芸小說》有一則故事,說到有幾個人聚會,海闊天空的暢聊。當人們說起各自的志向,有人說想做揚州刺史,有的想擁有很多財富,有人則想騎著仙鶴成仙。這時有人忽然說了一句:「腰纏十萬貫,騎鶴上揚州。」他妄想著兼得這三個願望。這個簡短的小故事蘊涵著一個寓言,人性的缺憾是貪婪,即便已經腰纏萬貫依然不會滿足,還去追求他人所擁有的東西。

明朝王族世子朱載堉寫過一首警世小曲《山坡羊‧十不足》:
「終日奔忙只為飢,才得有食又思衣。
置下綾羅身上穿,抬頭又嫌房屋低。
蓋下高樓並大廈,床前缺少美貌妻。
嬌妻美妾都娶下,又慮門前無馬騎。
將錢買下高頭馬,馬前馬後少跟隨。
家人招下十數個,有錢沒勢被人欺。
一銓銓到知縣位,又說官小勢位卑。
一攀攀到閣老位,每日思想要登基。
一日南面坐天子,又想神仙來下棋。
洞賓與他把棋下,又問哪是上天梯?
上天梯子未做下,閻王發牌鬼來催。
若非此人大限到,上到天梯還嫌低!」

他以這首小曲,形象地道盡人的追求沒有止境。即便已經擁有優越的物質生活,但慾望驅使他不停地追逐,直到老死都得不到滿足。

蘇東坡曾寫過二首《薄薄酒》,詞前有一段序文,介紹了膠西先生趙杲卿(趙明叔),說他家境貧窮,但喜飲酒,並常說一句話:「薄薄酒,勝茶湯;醜醜婦,勝空房」,這句通俗的話是趙杲卿立身處世的至理名言。因此蘇東坡有感而發,寫了《薄薄酒》,告訴人們知足安分,便會自得其樂。沒有了攀比與妒嫉,沒有了貪念,也就不會傷害他人。平和的心,會使人在任何境遇中,都能自得其樂,恬淡一生。@*#

參考資料:《高士傳》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