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香港中聯辦主任王志民遭撤換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1月05日訊】【今日點擊】(3661-1)

提要
香港中聯辦主任王志民遭撤換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劉伯溫在他的太白山記當中,
提到說還有十愁在眼前,第三愁就是三愁湖廣,湖廣遭大難。我們跟大家解釋的時候說,不知道要遭什麼難,很多人說可能跟水有關係,湖廣嘛,長江以南的整個那一片地方,可能原來的概念當中其實都叫湖廣。結果現在看到的呢,是在武漢出現了瘟疫,這個瘟疫到現在到今天,4日都已經過去了,中國沒有拿出任何檢測報告,就是它還不知道最終這東西是什麼。香港大學的有關,就是傳染病跟瘟疫控制中心的總監,和它相應的一個香港大學微生物學的教授,他們倆認為呢這是全新型的,類似於非典和禽流感的,是由動物來轉到人身上的一種,全新的就是肺炎病毒吧,爆發性病毒、球狀病毒,對不起,冠狀病毒。

他說按道理說,這種東西應該在24小時到48小時,中國應該能夠給出相應的結果。終歸在此之前包括禽流感跟非典SARS,都已經有過類似的東西。那他們共同的特點,都是從野生動物,從野生動物的身上他說叫跳到人身上,跟跳蚤似的,他沒說傳,他說跳到人身上,從而出現這種狀況。那就目前的狀況來講,他認為已經到達了人傳人,是進入了大爆發階段。在昨天下午的時候,香港大學的說法還是保守,他說關鍵在未來的十天裡面,結果到過了幾個小時睡完覺,我講的應該是香港時間星期六的早晨,星期五的晚上,他還認為應該是可以達到,在十天之內會出事。等到星期六早晨的時候,香港再次發生三例,再發現三例,最小的年齡只有4歲。

而他們共同的特點,他們去過武漢但沒有去海鮮城,沒有去這個海鮮城,也沒有去逛街。問題就出現了,說明在武漢已經全城大爆發了,他並沒有接觸真正的所謂的病原體,他認為呢應該是大爆發了,所以大爆發是人傳人所造成的這種場面。比較奇怪,他也談到比較奇怪的就是,中國為什麼到現在拿不出結果來,4日。那從最早發病的人到現在來講,已經24、5天了,因為在12月30日的時候,那海鮮城裡面幾十個人已經被關到了,它指定的醫院裡面。而且是在住院樓,它叫住院的南樓,大概是第四層、第五層全給封掉了,他們都住在一個,同樣症狀人都住在一起的。那些得病最早得病的人,大概在12月11、12日,所以你到現在可不就24、25天了嗎,但為什麼沒有出結果?這個很不正常。

我個人理解呢,可能真正考驗了今天,中共國現在的醫生的真實水平。啥意思?上次非典2003年,2003年到2017年2018年,是中共國集體賺錢發財、貪汙、受賄、印錢印鈔票,最敗落的這十幾年。你看到現在有錢人,馬雲也好、這個也好那個也好,都是2002年03年之後,都是跟江澤民當初活摘器官,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時間是併行的。一個認了錢的,一個這種事情都幹的醫生,他有多大能力面對這種天意。或者說很多醫生本身,就是遭到天譴的東西。瘟疫就是天譴,瘟疫是天神當中的,神當中的叫上四部,那上四部,瘟神是跟雷神、 火神是並生的。是365個神當中,我們知道的三界裡365個神當中頂天的神,祂瘟神可比這個山神高多了。到了三山五嶽就已經下邊了,祂比龍王、興雲布雨的龍王都高,祂是正神來的。

那正神祂帶來的瘟疫出現在人間,那不就對今天的人,在過去時間裡的所做所為的,直接的一個懲罰,直接懲罰。而兌現了確實劉伯溫說的,三愁湖廣遭大難,那現在看的就是武漢、香港。那武漢跟廣州如何、跟廣東省如何、跟湖南省如何,它不提,國內也沒有看也沒說,這種狀況跟當初非典狀況一樣。那我們也講過了,那武漢是坐在長江上,海鮮野味都是要靠水,長江的水,全都扔到長江水裡了。那它又是京廣的大動脈,從南到北,京廣鐵路的大動脈從南到北,所以它是一個中樞地。那會怎麼樣不知道,但是呢爆發的趨勢就出現了。那習近平做事呢,做什麼事都不只是慢半拍啦,結果就在武漢的這個瘟疫爆發之際,就是顯現出來的爆發之際,習近平對這個香港,對香港問題下手,中聯辦主任遭撤職。

中聯辦主任王志民遭到撤換,新年新氣象,過完新年一上班,上班之前吧可能國內還放假呢,我也不知道它元旦放幾天,反正新年一放假 ,放完假,喀嚓,就把他幹了。新年新氣象,這個消息呢是在,其實早在路透社在一個多星期之前,在它拿到的消息當中就已經確定了。王志民,中共駐香港的最高的官員,原來一直說他是習近平的親信,他本來就是空降到外交系統,空降到這個中聯辦的。他原來在外交系統沒有,而在港澳系統呢,因為他是來自於這個福建,是原來習近平在福建時的舊部。所以他是在福建,那裡面跟僑民的概念就有得聯繫、有得說。

香港問題從6月初 一直到新年 7個月對吧,結果最終的結果,是習近平的政策的完敗,完全的失敗一無所獲,完全的失敗一無所獲。而這些人只是執行政策的人,王志民的關鍵在2019年7月21日。7.20我們跟大家解釋過,那是一個,那是一個檻,那是一個最大的檻,過了720事情就轉變了。結果7月21日,有人襲擊中聯辦,把中聯辦的中共的國徽給幹掉了,給幹掉之後牆上噴上了,時代革命、光復香港、天滅中共。而打擊它的國徽,這是中共的標誌,在海外在香港第一次遭到襲擊。就我個人來講,我依然相信那是一個做手,但做手,做手啊就是他們做局。

當時襲擊中聯辦的人群在白天遊行的時候,被人家帶著轉到那邊去,是有人故意轉到那邊,裡面混雜了香港的警察、便衣警察。當成混雜成這麼講吧,香港的警察以便衣的方式變成了暴徒,然後製造了這個故事,在我眼睛裡就這樣。他深更半夜就能找到第二個給換上,就是王志民幹的。做局出來,出現了7月21日,遠在距離西環,就是距離中聯辦兩個多小時路程的,元朗的車站,暴徒出來打擊,棒打暴打所有當時在車站的人,無論他是誰。而在距離這個西環不遠的上環,警察開始大規模使用催淚彈,去打擊被他們圍起來當時有幾千人,這就是著名的7月21日。7月21日成為了香港事件的,出現本質性改變的標誌,我以為罪魁禍首是他嘍,就是說前線中間做局的是他。那這個時候你還很難說,是習近平自己親自操手。

所以這是整個香港事件走過來到今天,到後來習近平自己親自出手,包括到了8月31日,解放軍以換港的名義正式介入香港,正式介入香港。 這是我們進入了 ,以香港警察的身分,出現在整個香港的街頭。這應該是沒什麼可講,有人說要證據,我覺得反正,那你權力在他手裡、法院在他手裡、那執法機關都在他手裡。你說要證據,我覺得就是一樂,我個人覺得就是一樂,那沒什麼可講的。這是我們看到的他所經歷過的故事,那就他而言呢,應該講他要最忠心的去執行習近平的意願,按照路透社說他先完蛋,後面就應該是林鄭月娥。其實同樣反應出香港警察,將不久同樣會可能遭到清算。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