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主流媒體的新年決心:停止撒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1月05日訊】自從川普特朗普)宣布競選美國總統以來,主流媒體——顯然應該是為了保護我們和自己不受可怕的川普的傷害(儘管川普的參選和總統任期內為許多人帶來了前所未有的好處)——就一直放任自己對幾乎所有關於川普總統的報導都進行歪曲、捏造、撒謊和誇大其詞。

我們都知道為什麼會發生這種情況,但它是如何運作的呢?其實,也沒那麼複雜。在莎士比亞《皆大歡喜》(As You Like It)中的精采演講中就已經說到了「間接謊言」和「直接謊言」,但更現代的版本可能就是「電話門」謊言 ,或者更簡單的「泄密門」謊言。

這種「泄密謊言」是當今大多數新聞媒體瀆職行為的根源,尤其是對於任何政治事件來講。這也是為什麼眾多的民意調查結果都顯示,公眾已經對新聞業界缺乏尊重和信任。

多年來,這已經成為了一種模式。無論是哪個部門(美國國務院、聯邦調查局、中央情報局、五角大樓、白宮……) ,或者有誰認識了某個內部人士,或者有人認識了哪個認識某個內部人士的人,或者認識某個認識某個內部人士的人士……,(好吧,你可能已經領會了其中的含義),都會打電話給他們最喜歡的記者——這個人是受到培養的,有時則是多年的共生關係——「泄密」一些「非常重要」的信息。

那麼記者是怎麼想的呢?這些信息是真的嗎?也許在某些情況下是這樣想的。而更有可能的是,這(看上去)夠不夠真實?我可以賣掉它嗎?我可以讓它聽起來像真的嗎?它能稱為獨家新聞嗎?如果是的話,那更重要的就是,它會對哪一方有好處?會攻擊哪一方?它能滿足我的讀者/觀眾嗎?我的老闆會同意嗎?(或者,正如《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的執行主編迪恩•巴奎(Dean Baquet)所說的那樣:「我們寫了很多關於『通俄門』的文章,我不後悔。我們的工作不是確定是否存在違法行為。」) 而且,最棒的問題是,我能得到普利策獎(Pulitzer Prize)嗎?(儘管最近的幾個普利策獎已經被證明是基於「泄密謊言」,但這些獎項不會被收回。)

如果所有這些問題的答案都被劃上了對的勾,特別是如果「被攻擊的一方」是川普或者他身邊的人,哪怕只是與他關係很遠的人,那麼第二步就會邁出:從其它來源尋找「確鑿的證據」。

與第一步一樣,這些來源同樣幾乎總是匿名的,他們在文本中被稱為「據接近……的來源透露」(無論是什麼或是誰都不很重要)或「有權獲悉……的人」等等。

大多數報紙在發表一篇文章之前,都需要有一定數量的確鑿的消息來源,但是誰知道他們是否真的查證了這些消息,因為他們的消息來源都是……匿名的。

這種泄密行為——無論是真實的、謊言的,還是通常情況下兩者兼而有之的——當然都是非法的,但儘管司法部和其它部門做出了承諾,這些泄密者卻很少受到起訴。依賴泄密者的記者就成了他們的自我保護層,他們想發表什麼就發表什麼,幾乎沒有風險。除了少數例外,他們很少因為散布謊言或半真半假的事實而受到懲罰,從而創造出一場完美的「泄密者+記者」的謊言欺詐雙人舞。

然而,這正是現代政治新聞報導的精髓所在——與昔日的警察記錄本或水門事件前的需由「誰、什麼、為什麼、何時、何地、如何」等標準大相逕庭。當時的新聞業雖然也不是那麼高尚,但你仍然可以拿起一份報紙來讀一讀,至少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確信,你不會被主流媒體的謊言宣傳所誤導。

我們的主流媒體是不是應該在新的一年裡回到過去的時光中去呢?能否下決心永遠不發表任何基於或者包含匿名來源的文章呢?

也許對於偏離正路的主流媒體來說,還有許多其它可能的解決方案,但至少這也是一個開始。就像俗話說的:「一步一個腳印」。解決這個問題並不容易,畢竟,我們都是帶有偏見的人。但是,如果我們當中的一些人開始這種嘗試,那麼其他人就可能會跟進。

新年快樂!

作者簡介:

本文作者羅傑•西蒙(Roger L. Simon),他是曾獲得奧斯卡獎提名的編劇,他的新小說《山羊》(The Goat)的平裝本、精裝本、有聲讀物和Kindle都有在出售。

原文New Year’s Resolution for the Mainstream Media: Stop Lying 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