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英雄】父兄遇害 腹背受敵 曹操如何應對

【三國英雄】之八:腹背受敵(文字版)

曹操不僅父親和兄弟被人殺害,還被曾經的好兄弟背後捅了刀子,曹操又將如何面對?

我們上一集講董卓被呂布殺死,天下英雄並起,逐鹿中原。而曹操控制了兗州,收編了黃巾軍,有了自己的立足之地。但是在西元193年,曹操的父親曹嵩和弟弟曹德被人殺害,到底是誰這麼大膽子,敢殺曹操的父親和兄弟呢?

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徐州刺史陶謙。說到陶謙,我們大家可能想到《三國演義》裡顫顫巍巍,白髮蒼蒼的敦厚長者,被曹操欺負得夠嗆,只能找劉備來幫忙。歷史上的陶謙並不是這樣的。

陶謙小時候特別調皮搗蛋,簡直是個孩子王,史書上記載[1],「帛綴為幡,乘竹馬而戲」,陶謙小時拿了些家裡不用的布縫合在一起,當作戰鬥中的軍旗,騎在竹馬上面假裝自己是騎兵。這個竹馬是什麼東西,竹馬就是一根竹子,竹子頭上掛了個像馬頭的東西,這就是中國古代男孩子的玩具了。有一個成語叫青梅竹馬,也是這個意思。青梅竹馬出自李白的詩,「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就是說小孩子騎著竹馬,繞著床走,手裡還拿著青梅。陶謙小時候就幹這個,騎著竹馬,駕、駕、駕,假裝自己指揮軍隊打仗,帶著一大幫孩子一起玩。

陶謙雖然好玩,但是也好學,成年以後也是一步步做官,上過戰場,做過縣令。到了黃巾之亂的時候陶謙被任命為徐州刺史。陶謙在徐州刺史的任上雖然打敗了黃巾軍,但是後來親小人,遠賢人,《三國志》記載[2]「刑政失和,良善多被其害,由是漸亂。」政治失和,很多正直善良的人們被害,所以陶謙漸漸不得人心[3]。

被迫害的人包括後來東吳的著名大臣張昭[4],張昭本來就是徐州人,當時陶謙聽聞張昭的大名,徵召張昭做官,但是張昭不願意。陶謙一看,覺得張昭這文人竟然敢瞧不起自己,不願為我做官是不是,那我把你抓起來。陶謙當時就把張昭給監禁起來,後來多虧了張昭好朋友多方營救,才從獄中出來。後來張昭為什麼要離開家鄉徐州來到江東,其中一個原因就是為了躲避政治迫害。所以我們看歷史上陶謙並不是《三國演義》所描述的那樣老好人,反而是個心胸狹窄,有政治野心的人。

我們這裡簡單介紹一下董卓死了之後諸侯混戰的形式。當時關東地區的諸侯,分成兩派,一派以袁紹為首,有袁紹、曹操和劉表,另一派以袁紹的弟弟袁術為首,袁術和袁紹本來是親兄弟,但是袁紹的叔父沒有兒子,就把袁紹過繼給他的叔父了。袁紹雖然名義上是袁術他哥,但是袁紹這個人是小老婆生的,袁術就看不起他哥了。特別是後來袁紹還做了反董聯軍的盟主,袁術就更不服氣了,心裡上下活動。憑什麼讓袁紹做盟主,一個小老婆生的,怎麼騎到我頭上來了。所以袁術就拉攏河北的公孫瓚和徐州的陶謙,自成一派,和哥哥袁紹幹起來了。袁紹和袁術各自拉了一幫人互相打起來了,這就成了袁家的內戰。

我們看地圖,袁紹在河北和公孫瓚對峙,黃河以南曹操和陶謙交戰,荊州的劉表和南陽的袁術打,六個人分成兩派,捉對廝殺,很有意思。結果我們大家後來都知道了,這捉對廝殺贏的都是袁紹這一邊的人,曹操贏了陶謙,袁紹贏了公孫瓚,劉表打跑了袁術,最後剩下袁紹、劉表和曹操。當然這是後話,我們繼續講曹操和陶謙。

陶謙為什麼要謀害曹操的家人,很重要的原因就是陶謙吃了曹操的大敗仗。西元193年秋天,曹操第一次征伐徐州的陶謙[5],連戰連捷,攻下十幾個城市,在彭城外大勝陶謙的主力,陶謙損失了數萬的士兵,士兵的屍體把泗水都給堵上了。陶謙不得已,最後只能固守自己的大本營,不敢應戰,曹操因為糧食吃光了也只能帶兵回兗州。

陶謙吃了大敗仗,憤恨得的不行,以前張昭不為自己做官,都得把張昭關進監獄,現在被曹操打得這麼慘,更是要報復曹操了。所以陶謙看曹操一退兵,心裡想了,我打不過你曹操,我還打不過曹操你爹嗎?當時曹操的父親曹嵩在琅琊避難,琅琊就是現在山東臨沂,也是諸葛亮老家。陶謙當時就要派人謀害曹嵩。

這個事情,史書上有兩種說法[6],第一個說法出自世語,曹操當時派遣泰山太守應劭去接自己父親,沒想到應劭去晚了,讓陶謙搶了先機。當時陶謙派遣數千騎兵來到曹操家,一開始曹嵩一家人以為是自己人到了,曹操的弟弟曹德就一個人在門口迎接,結果被陶謙的騎兵一刀殺死在門口,曹嵩一看嚇得不行,趕緊帶著小妾走到後院想要翻牆而出,結果小妾太胖了,翻不出去,曹嵩在下面怎麼推也推不出去。沒辦法,眼見著追兵殺進宅邸,兩個人只能躲到附近的廁所裡,被士兵發現以後曹嵩全家都被殺,不留一個活口。

第二個說法來自於《吳書》,說陶謙派自己的部下張闓護送曹嵩回兗州,張闓因為貪圖曹嵩的錢財,就在路上殺了曹嵩,搶了財物逃跑了。《吳書》的這個說法不太可靠,陶謙那個時候已經和曹操打得不可開交了,怎麼還會特意派遣士兵護送敵人的父親回家呢?

《三國志》的說法是「初,太祖父嵩去官後還譙,董卓之亂,避難琅邪,爲陶謙所害」 。看來陶謙是殺害曹操父兄的主謀,是八九不離十的事情。

曹操的父兄被殺,得知消息後曹操非常憤怒。第二年就點起軍隊再次討伐徐州陶謙,就在這次征伐途中,發生了一件大事,曹操的好朋友張邈背叛曹操,把呂布接回來佔領了曹操的後方兗州。

張邈這個人從小就很有才華,輕俠仗義,當時是士人的領袖,號為「八廚」之一。廚不是說張邈會做飯,廚的意思就是以財救人。 張邈為人仗義,所以周圍朋友也很多,張邈、曹操、袁紹三個人很早就認識,關係也很好。三個人還都是討董事業的好夥伴,曹操不用說了,首興義兵,袁紹則是盟主,張邈也是其中一方諸侯,在曹操打汴水之戰的時候沒人幫他,張邈還資助了曹操五千軍隊。

可是袁紹這個人自從當上討董聯軍的盟主以後,為人就和以前不一樣了,非常傲慢,張邈就看不過去了,責備起袁紹來了[7]。袁紹這個人不能容人,別人說不得,一聽張邈這麼說,立馬拉下臉來了,我袁某人現在可是聯軍盟主了,你張邈怎麼這麼說話呢,注意注意你語氣。兩個人就心生間隙,到後來張邈躲到曹操那裡,袁紹甚至要曹操殺了張邈。曹操對袁紹說,「張邈可是咱們的好兄弟,不管他說過什麼,我們都應該容忍他啊。現在天下未定,我們不應該互相算計對方。」張邈聽了,更加敬重曹操了。

這個時候的張邈雖然表面上和曹操關係很好,可是內心早已心生芥蒂。張邈原先在三人中最為年長,之前又是陳留太守,現在官越做越小,反而成了以前小弟曹操的手下,張邈內心就不太舒服了。

沒過多久,呂布從袁紹這逃亡,路過張邈這裡,和張邈兩個人手把手,稱兄道弟的,好得的不行。袁紹聽了非常生氣。我們知道袁紹之前想殺呂布沒殺成,想殺張邈,曹操給攔著,現在可好,這兩個人在一起了,把袁紹氣得夠嗆。

張邈知道袁紹生氣,內心更不安了,總擔心袁紹勢力大,哪天又要了自己的命。恰好這個時候曹操第二次征伐徐州,陳宮就對張邈說了,「現在群雄逐鹿,天下分崩,您現在有著重兵,佔據著四戰之地,足以成為一方諸侯,為什麼要寄人籬下,反而受人節制呢?現在曹操東征,後方空虛,而呂布是大將,戰無不勝,不如我們將呂布迎來,一起控制兗州,成就一番霸業!」這番話是把張邈說心動了,張邈也不顧什麼情誼了,就決定和陳宮一起迎接呂布,背叛曹操[8]。

張邈的背叛,曹操是萬萬想不到的。第一次曹操征伐徐州的時候,曹操曾經對家人說,「我要是戰死沙場了,你們以後就依靠張邈了。」可見曹操有多麼信任張邈。

那麼現在曹操失去了兗州,前面有陶謙,身後有呂布、陳宮和張邈,曹操又將如何面對呢?

呂布剛到兗州的時候,曹操的部下完全沒有防備,張邈派使者向駐紮在鄄城的荀彧求糧,說道「呂布大將軍來兗州幫我們曹公打陶謙來了,我們趕快給呂將軍供應糧草。」荀彧一聽就知道其中必然有詐。我還不知道呂布是什麼人嗎?呂布能來兗州替我們打仗,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吧。所以當時荀彧就下令士兵戒備,同時發信給駐紮在濮陽的夏侯惇,讓他趕快回鄄城,夏侯惇一接到信,二話不說就趕去鄄城了,為什麼啊?因為曹操的家人妻小都留在鄄城,曹操的父親兄弟剛被陶謙所殺,現在妻子兒女不能再被人害了。夏侯惇到鄄城以後,有人發動叛亂,夏侯惇連夜斬殺數十個叛軍,這才穩定下局面來。

夏侯惇前腳剛離開濮陽,呂布帶著張邈、陳宮就佔領了濮陽。不僅如此,整個兗州都反了,只給曹操留下了三座縣城。

曹操回到兗州以後,晚上偷襲濮陽城外呂布的別營,從晚上打到天亮,勉強打了勝仗。可是還沒來得及撤退,呂布從濮陽城帶著軍隊趕來支援,雙方在濮陽城外大戰,又從早上戰至晚上,大家都不睡覺了,連續熬夜打仗。

呂布打仗是非常勇猛的,身先士卒,來來回回幾十個回合不分勝負。當時曹操三面被圍,形勢非常危急。曹操不得已招募敢死隊,曹操手下有員大將典韋,典韋是陳留人,體型高大魁梧,臂力過人,喜歡用一把八十斤重的大長戟。典韋這個時候應聲出戰,同時招募了幾十名戰士,這些敢死隊員把盾牌全給扔了,身穿兩層盔甲,手持長矛長戟。

當時曹操軍隊的西面告急,防線馬上就要被呂布突破了,典韋帶領敢死隊死守防線。呂布的軍隊是箭如雨下,同時還有士兵衝鋒。典韋先是趴下躲避箭雨,頭低下,不看對方,對身邊的人說,「敵人來到十步遠的地方告訴我。」旁邊的人說,「已經十步了。」「五步遠再告訴我。」旁邊的人膽子都嚇破了,「敵人已經來了!」

典韋聽到這句話,手裡拿著十幾把武器,大吼一聲,跳起來衝入敵軍,手中的武器就像長了眼睛一般殺下敵軍,敵人應聲而倒,片刻就倒了一大片。呂布的軍隊一看打不過典韋,這才後退。雙方在濮陽城外一直打到太陽落山,曹操的軍隊頭天晚上出來夜襲,到現在打了整整一天一夜了,趁著暮色,這才得以撤退[9]。

沒過多久,濮陽城內有一大戶人家田氏詐降曹操[10],說我給你打開城門,你來把呂布給殺了。曹操當時就聽信了,帶著士兵進入濮陽城。沒想到這邊曹操剛一進城,那邊田氏就把城門給燒了,就是告訴曹操,我其實是詐降,現在要斷你後路。曹操這一進城,呂布早有準備,要把曹操甕中捉鼈。

曹操一和呂布交戰,人少打不過,士兵都四散而逃,呂布的騎兵追上了曹操,但是不認識曹操。那個時候資訊也不發達,也沒照片,可能連皇帝長啥樣都不知道。這個騎兵抓著曹操就問,「快說,誰是曹操?」曹操一聽,趕快說,「你看,那個騎黃馬逃跑的人正是曹操。」說完呂布的騎兵放開曹操轉身就去追那個騎黃馬的人。當時城門著火,火勢正盛,曹操騎馬穿過著火的城門,這才回到自己軍營。

曹操和呂布在濮陽這麼相持了一百來天,那年鬧蝗災,鋪天蓋地的蝗蟲席捲兗州,蝗蟲一過,什麼莊稼都不剩了。百姓吃不飽肚子,呂布和曹操也沒有糧食了,所以雙方這仗就打不下去了,雙方引兵撤退,各回各的家。

第二年曹操和呂布又在兗州展開決戰[11]。當時呂布帶著陳宮一萬多人來進攻曹操,曹操的軍隊恰好出去收割麥子,留在營寨裡的不足一千人。曹操只能派婦女守城,自己帶領士兵出營迎戰。當時曹操營寨的西側有一條又長又高的河堤,河堤南面有一片樹林,草木茂盛幽深。呂布這個人一瞧,曹操帶著這麼少人出戰,曹操這個人平時計謀多端,肯定是設下了埋伏,想要引誘我深入,想讓我上當,沒門。呂布帶領軍隊撤退往南走了十幾里駐紮下來。

第二天,曹操帶領援軍和呂布交戰,曹操將自己的軍隊一分為二,一半躲在大堤後作為伏兵,另一半放在大堤外面迎戰呂布,兩軍交戰,大堤後面的士兵突然翻過河堤,從河堤上向下面的呂布軍隊進攻,呂布進了埋伏,腹背受敵,大敗而歸。曹操這一仗算是徹底將呂布擊敗,收復了兗州,呂布則狼狽地向東逃亡到徐州。

曹操和呂布在兗州打了兩年,過程是非常慘烈的。著名大將夏侯敦的眼睛就是在和呂布戰鬥中受傷的,所以夏侯敦又有個綽號,叫「盲夏侯」。夏侯敦自己是非常厭惡這個外號的。每次照鏡子都非常厭惡自己眼瞎,都要把鏡子摔碎[12]。

曹操幾經波折,在西元195年,曹操終於重新收復兗州。而就在同一年,漢朝的皇帝漢獻帝卻狼狽離開了自己的都城長安,漢獻帝為什麼要離開長安,最終又會去哪裡呢?請看下集《獻帝東歸》。

注釋:

[1] 《三國志 裴松之注》吳書曰:謙父,故餘姚長。謙少孤,始以不羈聞於縣中。年十四,猶綴帛為幡,乘竹馬而戲,邑中兒童皆隨之。

[2] 《三國志 陶謙傳》廣陵太守琅邪趙昱,徐方名士也,以忠直見疏;曹宏等,讒慝小人也,謙親任之。刑政失和,良善多被其害,由是漸亂。下邳闕宣自稱天子,謙初與合從寇鈔,後遂殺宣,並其衆。

[3] 《資治通鑒》謙信用讒邪,疏遠忠直,刑政不治,由是徐州漸亂。許劭避地廣陵,謙禮之甚厚,劭告其徒曰:「陶恭祖外慕聲名,內非真正,待吾雖厚,其勢必薄。」遂去之。後謙果捕諸寓士,人乃服其先識。

[4] 《三國志 張昭傳》刺史陶謙舉茂才,不應,謙以為輕己,遂見拘執。昱傾身營救,方以得免。

[5] 《三國志 陶謙傳》初平四年,太祖征謙,攻拔十餘城,至彭城大戰。謙兵敗走,死者萬數,泗水為之不流。謙退守剡。太祖以糧少引軍還。

[6] 《三國志 裴松之注》《世語》曰:嵩在泰山華縣。太祖令泰山太守應劭送家詣兗州,劭兵未至,陶謙密遣數千騎掩捕。嵩家以爲劭迎,不設備。謙兵至,殺太祖弟德於門中。嵩懼,穿後垣,先出其妾,妾肥,不時得出;嵩逃於廁,與妾俱被害,闔門皆死。劭懼,棄官赴袁紹。後太祖定冀州,劭時已死。韋曜《吳書》曰:太祖迎嵩,輜重百餘兩。陶謙遣都尉張闓將騎二百衞送,闓於泰山華、費間殺嵩,取財物,因奔淮南。太祖歸咎於陶謙,故伐之。

[7] 《三國志 張邈傳》袁紹旣為盟主,有驕矜色,邈正議責紹。紹使太祖殺邈,太祖不聽,責紹曰:「孟卓,親友也,是非當容之。今天下未定,不宜自相危也。」 邈之,益德太祖。太祖之征陶謙,敕家曰:「我若不還,往依孟卓。」後還,見邈,垂泣相對。其親如此。

[8] 《三國志 張邈傳》呂布之舍袁紹從張楊也,過邈臨別,把手共誓。紹聞之,大恨。邈畏太祖終為紹擊己也,心不自安。興平元年,太祖複征謙,邈弟超,與太祖將陳宮、從事中郎許汜、王楷共謀叛太祖。宮說邈曰:「今雄傑並起,天下分崩,君以千里之衆,當四戰之地,撫劒顧眄,亦足以為人豪,而反制於人,不以鄙乎!今州軍東征,其處空虛,呂布壯士,善戰無前,若權迎之,共牧兗州,觀天下形勢,俟時事之變通,此亦縱橫之一時也。」邈從之。太祖初使宮將兵留屯東郡,遂以其衆東迎布為兗州牧,據濮陽。郡縣皆應,唯鄄城、東阿、范為太祖守。太祖引軍還,與布戰於濮陽,太祖軍不利,相持百餘日。是時歲旱、蟲蝗、少榖,百姓相食,布東屯山陽。二年間,太祖乃盡復收諸城,擊破布於鉅野。布東奔劉備。

[9] 《三國志 典韋傳》布有別屯在濮陽西四五十里,太祖夜襲,比明破之。未及還,會布救兵至,三面掉戰。時布身自搏戰,自旦至日昳數十合,相持急。太祖募陷陣,韋先占,將應募者數十人,皆重衣兩鎧,棄楯,但持長矛撩戟。時西面又急,韋進當之,賊弓弩亂發,矢至如雨,韋不視,謂等人曰:「虜來十步,乃白之。」等人曰:「十步矣。」又曰:「五步乃白。」等人懼,疾言:「虜至矣!」韋手持十餘戟,大呼起,所抵無不應手倒者。布衆退。會日暮,太祖乃得引去。

[10] 《三國志 武帝紀》袁暐獻帝春秋曰:太祖圍濮陽,濮陽大姓田氏為反間,太祖得入城。燒其東門,示無反意。及戰,軍敗。布騎得太祖而不知是,問曰:「曹操何在?」太祖曰:「乘黃馬走者是也。」布騎乃釋太祖而追黃馬者。門火猶盛,太祖突火而出。

[11] 《三國志 武帝紀》布復從東緍與陳宮將萬餘人來戰,時太祖兵少,設伏,縱奇兵擊,大破之。魏書曰:於是兵皆出取麥,在者不能千人,屯營不固。太祖乃令婦人守陴,悉兵拒之。屯西有大堤,其南樹木幽深。布疑有伏,乃相謂曰:「曹操多譎,勿入伏中。」引軍屯南十餘里。明日復來,太祖隱兵堤裡,出半兵堤外。布益進,乃令輕兵挑戰,旣合,伏兵乃悉乘堤,步騎並進,大破之,獲其龍車,追至其營而還。布夜走,太祖復攻,拔定陶,分兵平諸縣。布東奔劉備,張邈從布,使其弟超將家屬保雍丘。

[12] 《三國志 夏侯敦傳》太祖自徐州還,敦從征呂布,為流矢所中,傷左目。魏略曰:時夏侯淵與敦俱為將軍,軍中號敦為盲夏侯。敦惡之,每照鏡,恚怒,輒撲鏡於地。

新唐人、大紀元《三國英雄》聯合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