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維健:新年警示作惡者手下留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年伊始,中國以殺人開年,不是恐怖襲擊,不是政府開刀鍘人,而是仇殺。楊州一位被強拆房子,又蒙冤入獄的村民出獄後在元旦,持刀殺了村書記的女兒,砍傷了二名挖掘機司機的家人後自殺身亡。

事情要從5年前說起,當事人彭在林是養豬場主,當地政府強拆他的房子,老父為此摔了一跌而死,母親上訪被截訪後氣急身亡。他向政府討說法,結果以擾亂公共治安被判3年。去年5月出獄後,再向書記討說法要求賠償無果,他的妻子也向法院網站寫了信,也無回應,於是起了殺性。很可惜都沒有殺到當事人,殺的是家屬。村支書的女兒一直在外讀書與此事無關,挖掘機司機是工作,他們的家人更無關此事,應該說是濫殺無辜。但又是誰把當事人逼到失去理智而濫殺呢。很顯然直接關聯人是支書,以及公安,檢察,司法,政府,共產黨。

這起殺人事件是一步一步逼上梁山的,拆了人家的房,毀了人家的業,又逼死了父母,這是奪財之恨,殺父之仇,自己有蒙冤坐牢。即使如此當事人彭在林還是堅持講道理。他出獄後,妻子給法院寫信,他自己向書記討賠償。如果法院關注一下,如果書記給一點賠償表示一下歉意,事情也不至於發生。但是對於法院來說,對於書記來說,根本就不覺得有什麼對不起彭家的地方,在他們看來,強拆也好,判決也好都是按政策在進行的。之於他父母的死,又不是他們打死的更與他們無關。在這個事件中這些涉案人哪怕稍稍有一點點兒良心,事情就可以避免,但他們以冷酷把當事人活活地逼人絕路,只有以殺一了百了。

必須一提的是,就在血案前不到的一個月的2019年的12月11日,最高法院政治部主任馬世忠到楊州法院系統調查,但並沒有對彭在林一案顧問,如果顧問一下的話,此案就不可能發生。可見這種調研完全是花樣文章。司法系統不是官官相護,就是以下瞞上,或者根本就不覺得這是一個冤案。司法是為政府服務,為政府背書的,特別在拆遷問題上,既是國家的發展,又是地方的財政,更是村委的收入。國家副主席王歧山曾經說過:我們要感謝那些拆遷人員,他們雖然野蠻了一點,但在為國家作貢獻,如果我們現在不拆,放到將來成本為更高。有中央領導的背書,下面的幹部自然無惡不作。

彭在家強拆血案,是中國每年發生無數血案中的一起。惡官酷吏在你們對弱者下手前,不但要為弱者想想,也要為自己與家人想想,為他人留一條活路也是為自己留一條活路。我們再把此類鄉村小案推比到國家的大案上來;對新疆的維族人,對西藏的藏人,與社會的弱勢群體,維權人士下手時都要為他們,也為自己為家人想一想,不要把他人逼到絕路。中國老百姓是善良的,好欺的,但一當逼到絕路也會殺人,俗話說兔子急了也會咬人。

彭在家新年血案提出警告,中共官員們你們好自為之吧!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北京之春/責任編輯:李信)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