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中共情報系統的先天缺陷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1月08日訊】自稱中共情報人員的王立強向澳洲安全部門投誠,引發全球關注中共情報系統的龐大和隱密。但評論人士分析,由於中共的意識形態,導致情報系統存在著「先天缺陷」。

中共情報系統在外人眼裡顯得神秘而複雜。不過,近期中共對香港反送中民意,和區議會選舉的重大誤判顯示出,這個情報系統有時並非那麼精準。

共產黨意識形態的情報系統和民主國家的情報系統有什麼不同?

《中共間諜活動:情報入門》一書的作者,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ECC)辦公室副主任孟沛德(Peter Mattis)在近期的新書發表會上,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以及黨媒對香港反送中抗議的說辭舉例分析。

CECC辦公室副主任 孟沛德:「他們把所有的干擾都描繪成來自美國的黑手。我們經常以為中共這樣做是因為某種偏執狂,但這實際上是其意識形態系統的邏輯產物。中共稱它對歷史趨勢具有獨特的把握,那是一種理論,可以為他們提供獨特的政策見解,以制定科學的、適應時代潮流的政策。然後如果哪裡出了問題,那不是理論,也不是科學,也不是分析(出問題),肯定是有人犯了錯。這樣的心態促使情報部門從本質上提出偏執的問題。」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分析,這種偏執是由於「一切都是黨來領導」,「理論先行」的中共模式造成的。

時事評論員 唐靖遠:「一切黨的系統中的機構它做事情,首先要按照意識形態那套理論來做事。而且,這套理論它還不允許被質疑。而且還要反復的洗腦宣傳為它是永遠正確的。所以它在客觀上會表現出的一大特徵,就是中共它遇到了任何的麻煩矛盾的時候,它的第一反應不是去如何解決問題,而是去解決提出問題的人。」

唐靖遠分析,中共意識形態對情報系統的影響還包括,它不像普通國家自下而上的蒐集、整理、分析信息,最後得出結論並且制定政策,它很多時候是反過來「自上而下」的。

唐靖遠:「就是先由上層、高層來拍板決策拿出方向了,然後他再下達命令,讓下面的間諜去尋找相應的證據。」

香港大學政治與公共行政學系榮譽講師袁彌昌之前對新唐人記者表示,這種領導模式下,中共的香港情報系統不敢講真話。

香港大學政治與公共行政學系榮譽講師 袁彌昌:「就算明知(建制派)他會輸,也不敢去寫他是輸的,因為政治上是不正確的。你可能會丟官,可能會降級。沒人會做這樣的傻事。」

《金融時報》10月中旬的報導引述一位已經與中共打交道近30年的美國高級官員的話說,他最近訪問北京時感到震驚,因為上層聽到的是下層傳遞上來的假消息,就連政治局級官員的簡報也是如此。之所以出現這種情況,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中共目前的執政策略更加僵化。

時事評論員鄭浩昌:「不是有內部人爆料說,高層定調了『新時代』後,國防科工委的外派情報機構都跟著叫『新時代』、不敢改叫其他名字嗎?這就是體制僵化的體現。從王立強揭示出來的中共情報運作來看,它雖然滲透得很猖獗的,但並不是一個很規範的體系,問題是很多的。」

唐靖遠:「這個並不是說那些蒐集情報的間諜都太笨,或者說是所有人都聯合起來用假情報去欺騙高層。而是這個體制它自己就在逼迫人去製造假情報。這是這種共產體制的先天缺陷,就是政治掛帥的一個必然結果,這個是無法克服的。」

香港資深傳媒人程翔9月對《信報月刊》表示,中共情報人員報告交上去得經過層層篩選,過程中,任何尖銳的意見都會被磨平。例如報告原本寫「香港問題成為我們面對的一個新挑戰」,到了第三關,「挑戰」兩個字不能用,被改成「課題」。根本無法如實反映香港情況的嚴重性。

採訪/常春、梁珍 編輯/尚燕 後製/鍾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