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靖遠快評】美伊會否開戰?斬首蘇萊曼尼意在中共?解析美中伊三國戰略背後戰爭軌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1月08日訊】觀眾朋友大家好,今天是1月7號星期二。這幾天美國對伊朗重磅軍方人物蘇萊曼尼突襲斬首,引發了中東局勢的大幅升級,大家都很關心美伊之間會怎麼發展,其中也牽涉到中共在其中究竟扮演了什麼角色。今天我就和大家一起來討論這個話題,也歡迎朋友們留下自己的見解和我們互動。

蘇萊曼尼斬首事件的前後大致經過,相信朋友們已經都很熟悉了,因為這幾天可以說幾乎所有媒體都在反复報導。由於時間關係,我就不羅嗦了,如果還有不了解的朋友,可以自行搜索一下。

大家最關心的問題,可能就是美伊之間是否會開戰。其實對這個問題,現在大家可能都看清楚了,基本上不太可能爆發直接的戰爭,因為目前雙方都明確表態說不想開戰,為什麼會這樣,具體原因我們稍後來討論。這裡我想先把到今天我做節目時候為止,美伊之間最近的動態跟大家簡單討論一下。

蘇萊曼尼被殺之後,美伊之間的狀態可以用一句話來形容,就是各自升級戒備,嘴上先開戰,但目前還看不到任何爆發大規模戰爭的跡象。

先說伊朗這邊,伊朗先是在4號在他們自己稱為聖城的一家清真寺升起了紅旗,意思代表復仇,而当天伊朗革命卫队一名指挥官又发出警告,称美国在中东的35个目标都在伊朗的射程之内。而川普當即發推回應,說如果伊朗报复,美军将打击伊朗52处重要目标,其中有些目标对伊朗和伊朗文化具有重要意义。這個話其實是有弦外之音的,因為伊朗的最高統治者精神領袖哈梅內伊,他經常出入的場所,就在這批對伊朗文化有重要意義的地點之內。

僅僅一天之後的5號,伊朗就表示,無意與美國開戰,同時也聲明,退出核協議,但留了一個尾巴,說如果美國減輕制裁,伊朗可以重新遵守核協議。

然後川普再次發推警告說,伊朗將永遠不可能擁有核武器。當然這個警告有非常實質性的內容,我覺得他的意思很清楚,如果伊朗要發展核武,美國一定會炸毀伊朗核設施。這樣的事情已經發生過兩次了。1981年,薩達姆時期的伊拉克就想發展核武器,結果被以色列遠程奔襲全部炸毀。2007年,以色列再次秘密空襲炸毀了敘利亞的核設施。那都是十幾年,幾十年之前就能做到的,以現在美軍的實力,要炸毀伊朗核設施,從技術上可以說不會有太大難度。

結果今天就出來一個令人意外的消息,伊朗外交部副外长阿拉克奇,今天在推特發文說,伊朗“准备重新全面遵守”与世界大国达成的核协议。而且,这条推文并没有提到其他可能需要的附加条件。

大家是不是覺得,這個彎有點轉的太快了?其實不難理解。我們看到,從蘇萊曼尼被殺後,伊朗所有的反應,基本都局限在輿論宣傳層面和外交層面,而看不到任何實質性的進入戰爭狀態所需要的武裝人員、醫療救護、國家經濟軌道等相應的動員和變化。

可能有朋友注意到了,說伊朗議會今天不是剛通過決議,把美軍和國防部都列為恐怖組織嗎?其實這同樣是一場政治秀,伊朗去年4月就已經秀過一次。那次是美國把伊朗革命衛隊列為恐怖組織後,伊朗出於報復,直接把華府列為恐怖主義政府,同時把美軍中央司令部及相關軍事力量列為恐怖組織。那個姿態,其實是比現在還要誇張的。

好的,以上就是美伊之間的一些最新進展。我們下面就來聊聊為什麼雙方都不想開戰,這背後是什麼樣的原因。我們都知道,要爆發戰爭,必須至少其中一方有某種重大戰略利益需要,非打不可,戰爭才可能爆發。那麼我們就看看川普的戰略是什麼。

川普上任後的國家戰略重點,其實4個字就可以概括,就是“印太戰略”。從亞太轉變為印太,這個戰略的重點是不言而喻的。川普的目標就是中共。華府自從 2017 年發布《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後,美方就通過一系列的演講與會議,正式將印太戰略向對外界逐步展開。

不管人們對這個戰略有多少不同的理解,但其最核心的一點所有國家都認同,就是這個戰略旨在圍堵中共。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在2019香格里拉會議的主題演講中,毫不掩飾表示,希望華府不要逼新加坡與東盟在美、中之間選邊站,很明顯就是針對美國印太戰略在發言。

川普也的確在很堅定的推進這個戰略,就是說,美國要把從911後一直奉行的以中東反恐為中心的戰略,轉變為以印太反共為中心的戰略。要做到這一點,從中東撤離,是必須的一步。

川普此前從阿富汗撤軍,然後寧肯被民主黨對手攻擊他通俄,送普京一份大禮,也要從敘利亞撤軍,都是為了推進這個戰略。

說到這裡,可能有朋友已經注意到一個奇怪的現象,此前川普的國安顧問博爾頓,主張對伊朗強硬動武,包括對朝鮮動武,但川普一直不同意,甚至不惜最後分道揚鑣,直接把博爾頓開除。但現在我們看到川普自己卻主動升級了對伊朗的武力,這不是矛盾嗎?

其實不矛盾,川普當初不想對伊朗朝鮮動武,就是因為他要執行這個戰略;現在他突下重手擊斃蘇萊曼尼,同樣是為了執行這個戰略。擊斃蘇萊曼尼,和他擊斃巴格達迪,從政治意義上說是一致的。擊斃巴格達迪,川普等於拿到了撤出敘利亞的通行證,擊斃蘇萊曼尼,很有可能成為川普撤出阿富汗,甚至逐步撤出伊拉克的通行證。這個行動其實只是川普要撤離中東過程中的回馬槍,而不是要進入中東發動進攻的殺手鐧。

川普的目標一直都在鎖定中共,他不想重蹈小布什和奧巴馬政府的覆轍,他知道伊朗朝鮮的背後都是中共在支撐,擒賊擒王,搞定了中共大BOSS,這兩個小嘍羅自然就失去破壞力。

我想伊朗對此應該是心知肚明的,伊朗的戰略是什麼?其實也很清楚,就是利用核談判以及操縱代理人實施恐怖活動,來進行核訛詐與恐怖訛詐,換取美方取消制裁,然後趁美國撤出中東造成的權力真空,擴大自己影響力,逐漸成為中東地區大國。

這個戰略曾經取得成功,標誌就是奧巴馬時期達成的伊朗核協議,伊朗嚐到了甜頭,想對川普依葫蘆畫瓢再出一次老千。但沒想到剛打出幾張牌,就被川普直接掀了桌子。

所以,伊朗的戰略,其實和金三胖的核訛詐很相似,他們的處境也都很相似,他們的目的,都是要通過先製造危機和麻煩,再以解決危機和麻煩為籌碼,從美國獲取最需要的經濟好處,而不是要和美國真的翻臉刀兵相見,那樣他們不但得不到任何經濟好處,政權還肯定保不住,這對他們沒有任何好處。

所以我們就看到,當初金三胖也是這樣,玩火玩到要失控了,川普要動真格了,馬上就自己找個台階收攤了。從這個角度,我們就不難理解,伊朗之所以迅速轉彎,恐怕和美國真要動手有關。川普既然敢滅掉伊朗二號人物,再炸個核設施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當然,美伊不會開戰,不等於是風平浪靜,伊朗可能針對美方在中東的部分目標,以及對以色列甚至沙特,採取有限的報復措施,美方也可能根據情況進行反擊,但我想伊朗應該會很小心的掌握分寸,不讓這些報復措施越過可能引爆全面戰爭的紅線。

下面我們接著聊大家都很關注的一個問題,就是中共在這場博弈中扮演了什麼角色。

中共當前的戰略很清楚,要在老二的基礎上更進一步取代美國成為老大,這就是中共說的要從富起來轉變為強起來的核心含義。但這個戰略目前遇到最大的困難,就是美國的印太戰略,開始對中共全方位遏制與競爭。

我們都知道,中共能幾乎不受外來干擾迅速坐到老二的位置,有一個關鍵的原因,就是911事件改變了美國戰略,給中共創造了至少10年的發展期。

把中共視為戰略競爭對手,其實並不是川普的原創。早在2000年总统竞选期间,小布什就称中共为“战略竞争对手”,並且上任后承诺竭尽所能保卫台湾,這實際上已經有現在川普戰略的苗頭。但2001年發生的911襲擊,讓整個美國的戰略發生重大改變,從後冷戰時期遏制中共的戰略,轉變為中東反恐為中心的戰略,這個轉變等於改變了對中共的定位,幾乎在一夜之間,從競爭對手變成了戰略夥伴

从2001年9·11事件,直到2011年这十年,中国经历了两次高速增长,第一次是中国加入WTO后,迅速成长为全球贸易大国。第二次是08年美国爆发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全球经济重心,加快向亚洲和中国转移,中国经济规模迅速超过德国和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

所以,中共可以說是美國進行中東戰爭的最大得利者。這個甜頭,中共品嚐了兩次,一次是阿富汗戰爭,一次是伊拉克戰爭。剛才我們討論了,川普的戰略,就是要脫離中東泥潭,重返亞太對付中共,那麼對中共來說,最直接的應對,就是想辦法讓美國繼續陷入中東的慢性消耗戰,因為中共當前仍然需要一段脫離美國遏制的所謂戰略機遇期,才能真正達成世界老大的目標。

從這個角度,中共有最充分的動機來支持伊朗。而事實上也的確如此。

中共長期以來,一直是伊朗最重要的支持者,從美國2018年退出核協議對伊朗開始制裁,中共就一直不顧禁令在購買伊朗的石油,甚至在中共企業珠海振戎公司被美國制裁的情況下,依然沒有停止。可以說,來自中共的大量援助,是美國對伊朗制裁效果不佳的最主要原因。

我們都知道,中共從18年開打貿易戰,就一直在加強外匯現金管制,到去年貿戰失利,中共自己都開始缺美元外匯,以至於不斷對民營企業下手搶劫。而且中共對伊朗的援助也一度縮水,這也是造成伊朗國內經濟出問題,引發大規模抗議的原因之一。但一個比較反常的現象是,中共去年下半年開始重新加大對伊朗的援助,甚至有消息說中共在開始使用美元現金購買伊朗石油。這個消息當然是無法核實,但我們看到的一個客觀事實是,伊朗的確在最近幾個月突然加強了對美國的武裝挑釁,包括擊落美軍無人機,襲擊沙特油田等等。

伊朗通訊社自己在去年底報導說,中共將對伊朗提供37億美元的經濟援助,僅僅幾天之後,蘇萊曼尼就被擊斃,而川普毫不隱諱宣布,是為了阻止更大的襲擊才先發製人。

更重要的是,中共在軍事上給予伊朗的支持。去年12月底,中俄伊三國在阿曼灣舉行了聯合軍演,這是伊朗1979年發生伊斯蘭革命政權更迭以來的首次,其標誌性意義自不怠然。而在蘇萊曼尼被擊斃後僅3天,中共駐伊拉克大使張濤就面見伊拉克總理,表示北京願意為伊拉克提供軍事援助。

這就非常微妙,要知道伊朗伊拉克在薩達姆時代本是死敵,雙方分屬穆斯林什葉派和遜尼派。薩達姆倒台後,伊拉克什葉派上台掌權,和伊朗關係日益密切。蘇萊曼尼能夠操縱指揮伊拉克什葉派民兵組織攻擊美國,就足以說明問題。

所以,中共扮演的角色,實際上遠遠超出它表面上那幾句四平八穩的官方聲明。胡錫進出面否認所謂戰略機遇期的說法,說中共在伊朗有巨大石油利益,美伊開戰不符合中共利益等等,其實是欲蓋彌彰。

按照中共現在的評估,他們認為距離超越美國基本上只差最後一公里,如果美伊開戰能夠換來10年戰略機遇期,中共會毫不猶豫促成這件事,相比起取代美國,損失一個伊朗這樣的助手,可以說是一本萬利的事。

而事實上,即便伊朗政權被更迭,中共的石油利益也不一定會受到什麼損失。美國伊拉克之戰後,中共大型国企趁机大举投资,竞标开采。伊拉克石油产量近一半被中国买走。紐約時報2013年曾經專門寫過一篇報導,標題就是:美国打败萨达姆,石油却归了中国

對這一點,川普看的很清楚,不會輕啟戰端,擊殺蘇萊曼尼,不僅對伊朗,對金三胖和中共都是震懾;而伊朗也看的很清楚,一旦開戰中俄都不可能介入,所以自己最多充當一個僱傭兵的角色,幹臟活是為了掙錢,而不是賣命。

中共當然希望美國再次深陷中東泥潭,但這可能只是一廂情願的算盤。川普完全有這樣的實力在中東選擇何種方式應對,既可以做到制止中東升級,又不影響其繼續印太戰略的推進。我想中東以後可能會由更多的無人機、特種部隊以及斬首戰,來取代過去靠大規模軍隊部署所達到的震懾效果。

好的,今天就聊到這裡,謝謝各位,我們下次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