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亡黨聲瀰漫中共內部 暴政難逃歷史規律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1月09日訊】過去一年,對中共當局來說,可以說是多事的一年。包括香港反送中抗爭持續、美中貿易前景難料、新疆再教育營文件曝光、間諜案醜聞等等。跨越2020年,內外交困的亂局仍在持續,中南海也陸續出現亡黨之音。

去年底,南京大學國際關係研究院院長朱鋒發表文章,談到了中美關係的現況,他指出過去400年來的世界歷史已經清楚說明,大國競爭和衝突的關鍵時刻,最終獲勝的大國常常不是高度的國家主義。

今年1月5號,網媒《香港01》刊發了中共社科院政治學研究所黨委書記房寧的專訪。報導說,一個政黨和政權隨著執政時間延長、各種社會矛盾積累以及自身懈怠,有可能會逐漸瓦解,這是個規律。

前中國政法大學人文學院哲學系教授 游兆和:「我覺得主要是中國大陸體制內的學者,他們還是接受採訪,撰寫文章表達他個人的認識。我覺得這些認識還是比較穩定的,跟那些中共官方無恥的宣傳相比,那還是很冷靜有一定分析,同時還能看出一些問題。這個也說明大陸體制內的專家學者,他們對中共也喪失信心了。」

根據房寧的分析,中共能否跳出歷史週期律,關鍵要看實踐,至少目前最高領導人有很強的危機感。前中國政法大學人文學院哲學系教授游兆和認為,房寧這番話既是敢言也是幻想。

游兆和:「通過這些採訪評論,我看到中國大陸這些學者,他還是在某種程度存在著對中共的幻想,還對中共幻想希望,為什麼會有幻想希望,我覺得主要是大家對中共本質還是認識不清。共產主義上百年、一百多年的實踐,造成血淋淋的殘害社會的事實,都是明擺著的歷史事實。同時,我們也知道,這個實踐是表現在本質上,你要從本質上看共產黨,共產主義,那麼它的本質不就是專制腐敗嗎?」

從《共產黨宣言》的發表、巴黎公社的出現,到蘇聯、中共等共產黨政權的建立,共產主義思潮曾氾濫一時。百年來的歷史顯示,共產紅潮所到之處,伴隨著戰亂、饑荒、屠殺和恐怖。

在共產主義逐漸被瓦解的今天,還是有人在討論如何避免「人亡政息」。

旅美時事評論員 鄭浩昌:「危機感是『香港01』說的,房寧根本都不敢說這個詞,這種御用文人說話似是而非、處處迴避實質問題。房寧,說要黨的領導,人民當家做主,有了黨的作威作福,哪裡還有人民當家的份呢?這兩個根本就是矛盾的。」

人權組織「中國人權」前主席 劉青表示,房寧敢公開站出來說共產黨死亡這個話題,這一點還是比較誠實的。但是,他又提到領導人要有危機感,要跳出規律,這一點又不夠誠實。

人權組織「中國人權」前主席 劉青:「一方面看到死亡是必然的,一方面又希望能夠逃脫這個死亡規律,能夠長期延續下去。但是這種情況不是個人意志,不是一種美好幻想所能夠實現的。儘管他們把本應該對待國家安全、國家危機的軍隊,來對付中國民眾,採取大量的維穩經費,維穩經費超過國防預算。他們想完全依靠暴力鎮壓,依靠欺騙,依靠讓受益者來擁護和維持他們的統治,這種東西即使可能能做到,但是想長期維持下去,那只是一種幻想。」

劉青認為,不管哪個政黨、組織或群體,都有興起衰敗和死亡的自然過程。

劉青:「從社會學的角度來說,一般專制政權都是暴死,而共黨政權我們目前看到,凡是死亡的都是暴死,還沒有什麼和平轉型。波蘭算是一個比較例外的情況,波蘭賈魯塞斯基(Wojciech Jaruzelski)採取了一個過渡的過程,但是仍然是在社會強烈的革命或者是社會強烈的反對,和進一步暴力運動中,他才妥協和採取這種比較減少社會危害,減少社會損失,減少死亡的措施。」

評論認為,如果中共不放棄它所建立的黨領導一切的紅色恐怖政權,那麼歷史週期律將在共產黨身上再度驗證。

採訪/常春 編輯/黃億美 後製/ 陳建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