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付民:推翻中共 團結才是力量!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北京八九學潮與三十年間海外民運的主流訴願,似乎都是「改良中國(中共)」,實踐證明意義不大。法輪功的信念是「天災中共」,而爆料革命提出了「反共滅共」。我認為「改良中國」失敗的原因是脫離了兩個前提:一是中共必須退出歷史舞台(中華民族),二是必須在國內外巨大壓力下才會「被迫改良」!

我之前的文章多次提出,中華民族的民主政治轉型會以「和平過渡或分化過渡」兩種方式進行,如果中共阻止退出中華民族的力量偏重,則只可能出現「分化過渡」。我認為,所謂「天滅中共」只有體現(寄生)在具體的物理力量上才能成為現實,無疑它是能夠強化民眾信念的!如果說「爆料革命」主要是從中共高層內部鬥爭和對外措施的凶殘,去爆露中共「共產主義制度」的黑暗,那麼,「大紀元」則主要是從中共政府對待普通民眾爭取「自由與公正」權力的嚴酷殘害,去揭露「共產主義制度」的邪惡!這些爆露與揭露都有利於讓所有正義的人們認清中共藉助虛假的「共產主義」名義,實施各種殘酷的欺詐、掠奪與殘害!

改變中國,推進中華民族的政治轉型是艱巨的任務,須要集結全人類所有正義力量的共同努力才能完成!同時,也須要藉助包括政治、經濟、科技、軍事、文化、外交等所有社會力量的聯合作用!美國的特朗普政府針對中共「專治政府」展現的經貿、科技、軍事、外交戰役,無疑是強大有力的!法輪功通過「大紀元報、新唐人電視」等文化工具,及郭先生發起的所謂「爆料革命」都是打擊中共專治的強大力量!如果說這些都是消滅「共產主義」的旗幟,但僅僅是這些旗幟,要完成徹底消滅「共產主義」是不夠的!不但須要將台灣、香港和中國內地及世界各國的各種「大小旗幟」都聯繫起來,還需要儘量消除(避免)「內部分裂」!我們見到,不僅在美國政府、海外民運、爆料革命內部或之間,不但容易出現分裂,更是容易被敵人離間而實現「分化」的!為此,應對這方面事務需要特別慎重,不然,便會產生「親者痛 仇者快」的結果!

「馬列共產主義」之所以應該被消滅,是因為它違背人性。它只能依附在「共產掠奪與共產專治」機制上,而「共產掠奪與共產專治」是不能產生「公正與透明」的,自然也是違背現代文明社會基本標準的!事實證明,它在創建和維護「共產機制」過程中都會發生掠奪與殘害。一旦形成強大組織(政權),便會具備極強的社會控制力量,也會需要升級殘忍無情的政治力量去維持。如中共鎮壓北京六四、法輪功、香港反送中、及各類維權行為,等等!

「馬列共產主義」是當今人類十足的「反動派」,它無惡不做,只有落後民族才會容忍它的肆虐!小時候聽說過兩句話:「反動派不打不倒,掃帚不到灰塵不會自己跑掉!」我們見到,以中共為首的共產組織和政權已經構成巨大的邪惡力量,沒有足夠強大的正義力量去阻壓,是不易期待它的「自行滅亡」的!我還覺的,習近平有兩大能力:一是善於玩弄「專治權術」,二是敢於展示「行騙理論」。從主張「中國夢、二十四字價值觀、治國理念」,到推進「世界命運共同體、一帶一路、台灣一國兩國、香港送中條例、澳門成功經驗」等等。沒有一項經得起堅實的科學實踐檢驗(邏輯驗證),全是欺騙中國和世界人民的「虛假理念」!

我自認為是傳播真理的人,有朋友(戰友)提議我多寫「網絡短文」,我不接受的原因是自認為自己是《多因邏輯學》專家。「單因邏輯」(渲繹法與歸納法)主要是以「正確(準確)」方式體現合理,而「多因邏輯」(辯證法與系統法)則主要是以「全面(完整)」方式體現合理。因此我的文章只能以全面(多角度)的方式去體現合理,那些用「隻言片語」便會引起眾多粉絲響應的應該是有權(如習近平、川普)、有名或者有錢人士。

曾有「五毛」也指責我文章太長,因為他們只會發貼(或黏貼)不會講理,更不敢「辯證、全面」(公正)的講理!我曾在自己的萬維博客中刪除過一些「五毛」的評論,原因分別是:一、他們只會斷章取義、歪曲事實、糊攪蠻纏、顛倒是非,甚至惡言穢語。二、他們無名無姓、不敢(沒有顏面)膽然正視人生(世界),其行為實為「黑幫打手」。三、他們常常自譽為代表「中國人民和政府」發聲,卻不敢將我等的「科學文章」交由十四億國人和中共政府官員直接閱評,因為他們知道,中共不敢讓國人接觸真理!以「黑幫身分」強行代表「人民和政府」,這種十足的「文化流氓」有什麼理由可以享受尊重?只可悲,美國等西方先進文明國家的政府和人民卻沒有清楚:人類絕對不應該容忍這類惡劣行為的肆掠!

本文的基本立意是,努力防止中共運用各種流氓手段分化反共力量,應該是所有期待徹底推翻「共產專治政權」的組織和個人必備的!但我覺得,我們既需要認真學習香港「勇武派與和理非」的相互理解與支持。更須要潛心學習美國等西方先進文化的基本行為規範,它應該包含了強力拚棄「論資排輩與歧視弱者」。因為這兩項基本特徵是「專治機體」種殖在每一位(封建)社會成員骨髄中的專治「文化基因」。我們見證,即使來到了海外民主自由社會的不少「民主鬥士」也不會輕易脫去。在中共專治下,「論資排輩與歧視弱者」是藉助嚴厲的專治「鎮壓和輿論」培育出大量的「奴性人群」(羊群)去配合(和諧)的。一些民主人士雖將「論資排輩與歧視弱者」帶到海外,但海外的「民主與法治」(尊重個性與公正透明)環境自然無法提供「奴性羊群」。為此,不願分享「資源」的人士便與追求「個性」的人員形成陌路。我想,這應該是多年來海外民運成為「散沙」的一項重要根源吧?我認為,中華民族要順利完成文明政治生活的轉型,不能著力改掉這些「專治基因」,必定是不易期待的!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北京之春/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