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王立強案再爆震撼彈 台灣大選誰勝出?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1月12日訊】【熱點互動】臺灣大選實為紅綠對決!習近平黨內承諾將落空?王立強案或促反滲透法切下第一刀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今天是美東時間1月10日,但是在臺灣已經是1月11日上午,也就是說臺灣總統大選的投票已經開始。本次選舉被認為是有決定性影響的一場大選,關乎臺灣和兩岸關係的未來。而在選舉前又突然爆出投誠澳洲的間諜王立強疑似被威脅,要求他反口事件。讓本就激烈的選情更加火爆,那麼王立強案的最新發展對選情會有什麼樣的影響?影響本次大選的關鍵因素是什麼?選舉結果對於美中台關係的走向又會有什麼樣的影響?

今晚我們請來兩位嘉賓一起來談一談,這一場全球矚目的臺灣總統大選。一位是在現場的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先生,唐靖遠先生您好。

唐靖遠:主持人好,觀眾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謝謝。還有一位是通過電話和我們連線的,臺灣健行科技大學嚴建發教授,嚴建發教授您好。

嚴建發:主持人好,觀眾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好的,謝謝您。我們也歡迎觀眾朋友們在節目中間跟我們互動,來談一談您對臺灣這次選舉的看法。好的,顏建發教授您現在人在臺灣台北,想先請您來跟我們簡單介紹一下,最後這兩天選舉的一些氛圍,我聽說兩黨的候選人都舉行了很大的造勢活動,還有在您看來這一次選舉民眾投票的踴躍程度有多高?請您簡單介紹一下。

顏建發:這一次選舉場最熱的還是蔡英文跟韓國瑜這兩場,如果以同一個標準來比較的話,在凱達格蘭大道最後一夜是蔡英文,然後前一夜是韓國瑜。以這個情況來看,其實兩場都很熱。只是我聽一些朋友他們總體的觀察,他們是說在韓國瑜的場子裡頭,老人比較多啦,年輕人大概10%左右。那蔡英文這邊相反是年輕人,也有老人,但是年輕人更多,而且總數好像看起來比較多。

而且這些都是自動自發過來的,也就是都是走路過來的。所以應該是看樣子這個造勢場合,蔡英文的情況是比較熱烈一點。這次很重要,因為主要是因為一種所謂的亡國感,因為習近平提出了一國兩制臺灣方案以後,引起的臺灣內部的反感,還有香港反送中的問題,另外美中貿易的衝突等等,這些因素讓大家覺得說好像臺灣現在面臨一個十字路口,是要往那邊走,所以使得選舉特別激烈應該是這個理由。

主持人:所以在您看來,投票的人數是不是比往屆都多呢?

顏建發:應該會高很多,我聽一些朋友他們一般的估算是說,大概七成五,應該會有七成五,因為以前差不多六成多吧,這次應該七成五,多一成。如果說再更激烈一點的話,也許會到八成,可是一般說來,好像大家不會覺得會那麼高啦。史上最高的是2004年那次兩顆子彈,尤其是選前夜,所以那個激發的動力比較大。那這次反送中那個情緒基本上已經慢慢下來了,所以比較沒有像想像中那麼高,這是一般的說法。

大選前王立強案再爆震撼彈  中共直接操縱?

主持人:好的,選舉完後,我們可以看看投票人數。那說到兩顆子彈了,我想問一下唐靖遠先生,有人把這次最新的王立強事件的發展,也說成是兩顆子彈。當然也可能像顏教授說的,這個跟那邊那時候,陳水扁的時候還是不能完全相比。但是我們確實看到說本來這個選情就已經很激烈了,結果王立強這個事件,最新的轉折確實讓這個選情更加火爆。澳洲媒體爆出說王立強他受到威脅,要求他反口,而且這個參與的人員包括國民黨的蔡正元,還有一個孫姓的大陸商人。

先請您談談您怎麼看這個事件,您覺得澳洲媒體的這樣一個爆料有多大,真實程度會有多大呢?

唐靖遠:首先,我覺得澳洲媒體的這個報導,我覺得他的真實度其實是應該是比較可靠的。因為有一個非常直接的證據,澳洲警方現在已經公開的證實了這件事情,他們在調查王立強受到脅迫的這件事情。而且不但在澳洲調查,他們已經把這個調查已經擴大到臺灣來,他們向臺灣這邊申請在查詢關於蔡正元的資料。所以我覺得可能媒體的報導你不能說是它所有的細節百分百都是正確的,但是我覺得至少是它整體的報導應該還是可靠的。

主持人:或者百分之百透露,它可能不一定透露那麼多。

唐靖遠:對,它不一定說是全都給你能報導出來,所以這個是一個問題。第二個我觀察這件事情,我覺得它其實引起我最大的興趣的,我覺得它是有三個方面的疑點存在。按照蔡正元的這說法,他是說王立強是受到民進黨的收買,去爆了一個假料。那麼這個就存在一個問題,第一個問題就是你剛才提到的這個孫姓商人,他其實叫做孫天群,他自稱他是一個大陸的普通商人。

按照他的說法,說這個向心也是一個普通商人,他只是為了出於拔刀相助,想要把向心解救出來,然後才去找到王立強。那麼這就帶來一個問題,這個孫天群他其實只是一個普通的商人,他憑什麼他有能力可以保證王立強,第一他給的幾個保證對吧,王立強的父親和王立強的姐姐不受到大陸公安的迫害。第二個他可以保證王立強的通緝令被撤銷,而且王立強從此以後可以自由安全的進出大陸。

第三個他還可以保證如果王立強願意,他可以到臺灣去長期的居住。所以這個就帶來一個很奇怪的問題了,如果說孫天群你只是一個普通的商人,你哪有這麼多的資源能夠擺平大陸的公安、國安,甚至包括外交系統,你才可以做到這些事情的。那個根本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這個是必須要動用國家資源。第二個疑點,我們看到蔡正元他所指證的王立強所有這些說詞,說他被民進黨收買等等,全部都是⋯⋯。

我們綜合看了幾方的說法,你會發現一個現象,所有關於王立強被民進黨收買的說法,只來自於一個來源,始終都是這個孫天群一個人在說。而且他沒有拿出確鑿的證據,那麼就帶來一個問題,蔡正元作為一個國民黨的高層官員,你憑什麼就這麼去相信一個大陸商人的幾句空頭的話你憑什麼就能夠相信他呢?還跟他去聯手採取這樣一個行動。

第三個最大的問題,就是跟王立強本人有關。我們知道這件事情的曝光,其實應該是王立強自己主動報的案,向澳洲警方報案,然後澳洲警方才開始進行調查。那麼如果說王立強他真的是接受了民進黨的收買,這個就帶來一個巨大的邏輯矛盾。他向澳洲警方去報案,那不就讓澳洲警方來調查他自己嗎,因為這個涉及到他首先是作偽證,還有一個他要收受賄賂,因為說他收了民進黨的一大筆錢。

這個會造成王立強不但他的庇護會要被駁回,而且他可能還會面臨著澳洲警方的刑事調查,他要去負法律責任的。他沒有任何理由去這樣做,因為他這樣做,他過去的這種爆料已經得罪了中共。同時因為向心的關係,他又得罪了臺灣政府,現在他如果再來反口的話,等於要得罪澳洲政府。他等於同時得罪了三方,對他來說有任何的好處嗎?沒有。所以說這是一個非常,就是邏輯上你根本說不通的事情。所以從這幾個方面來看,我覺得其實蔡正元他這個說法應該是站不住腳的。

主持人:所以澳洲媒體這個爆料,您覺得是有真實性的。

唐靖遠:對,而且我認為這個事件,其實它對臺灣的大選的影響可以看出來,其實中共對臺灣大選的干預,它已經從一種普通的收買一些網絡帳號來引導輿論,它已經從這個層面發展到了一個更高的層面。就是它來收買關鍵重要的證人,對它們的對手進行這種定點的抹黑和打擊,它已經到這種程度了。其實我覺得這已經可以說是一種戰爭行為。只有在戰爭敵對的狀態下,它才會出現的一種信息戰,一種超限戰。

主持人:好的。嚴建發教授我也想請您談談這個事件,您怎麼看這個事件的真偽和它的嚴重性?

顏建發:其實剛剛唐先生講的非常清楚,我也滿同意的。因為這裡面已經涉及的不止是個人跟個人之間,其實國家都捲入了,就像剛剛唐先生所講的,你要營救要安排,這都不是個人層次能夠處理的,這已經到國家層次。所以這一點暴露出來就是國民黨跟共產黨之間有一定的聯繫,我不認為蔡正元這個舉動只是他個人的;當然他也許個人也有捲入很多,但是這裡面一定有很多的利益,也就是說他(蔡正元)必須去滿足北京方面的某種要求來做這樣的事情。

那我們看王立強在視頻回答,他被蔡正元錄下來,回答的時候都沒有提到民進黨,所以我覺得這是對民進黨的抹黑。我想這是跟選舉也有一些影響,不過很不巧就是,因為澳洲的媒體搶先,而且澳洲的警察搶先一步先來了解蔡正元這個背景。所以等於就說他們的這種操作已經不攻自破,所以我覺得這裡面很複雜的一個過程。

因為之前美國通過一個叫《國防授權法》有提到說要對於中國滲透要加以關切。然後國務院還要對國會做個報告,所以我看到最近美方也講到說,沒有跡象看到中國滲透進來,但其實滲透早在2008年就已經進入臺灣。就說馬英九在2008年5月20日就職,10月份旺旺就已經收購了中國時報,所以那時候開始有8年至少8年的時間兩邊的往來非常的頻繁。也就說滲透已經滲透到各個層次,包括產業、藝術、文化、宗教還有一些草根的、包括地下電台等等,還有宗教、廟宇這些。所以它已經全面的滲透,現在全面滲透其實只要北京那邊打個訊息,這邊就會自動來運作,所以即便現在看起來北京好像沒有公然的講話或者一些介入的一些行為,但實際上它已經在臺灣內部網絡或者「第五縱隊」,它其實已經在運做了!所以我覺得這裡面它企圖影響臺灣的選舉的意圖是很大的。

主持人:那如果這事真的是有一定真實性的話,這一類的事情是不是包含在臺灣剛剛通過的反滲透法的這樣的範圍之內呢?

顏建發:這可以,但是要有證據。就說你接受指示、委託,你要有證據才能夠辦案,但是現在因為選舉前比較敏感,那這個偵查還要一段時間。但我相信選後應該會對這些進行調查,只是說必須要充分的證據,臺灣畢竟還是法治國家。

王立強案最新轉折對台灣選情的影響?

主持人:好的,了解。所以唐靖遠先生在您看來,這樣的一個事件,如果說從各方面的信息收集來看,臺灣民眾會對於這個國民黨參與產生一定的懷疑的話,您覺得會對選情造成多大的影響呢?

唐靖遠:首先第一個就是這個事件這種突然爆發,它的發酵至少客觀上說明一個問題,就是王立強和向心事件,其實它相當於證實了過去它的爆料的真實性。所以它其實客觀說明國民黨正式意識到自己的選情已經非常不樂觀,它才會出此下策,就是採取所謂出奇招的這種辦法,想要來一舉挽回局面。如果國民黨對這個選情的評估它是樂觀的,它不會採取這種方式,因為這要冒很大的風險,一旦像現在這樣爆光了,無論怎麼你都很難說清楚的,而且還面臨調查,這個對國民黨的聲譽其實是一種的打擊。而且還可能連累到韓國瑜本身的選情,這是第一個方面。

第二個方面就是,我覺得這一件事情的本身,現在我們看到是三方的說法,不管他們幾方的說法又如何的呈詞,就說它的內容是怎麼的,我覺得先把這個放一邊。但是有一個關鍵問題,不管哪一方說法怎麼樣的都可以有一個客觀事實是確鑿的,就是這個孫姓商人孫天群,他是以大陸商人出現,其實我們都知道他是有中共的背景。他在王立強這件事情中,可以看他已經聯繫到了、活動到了國民黨高層。他的這種滲透已經到了國民黨的高層了,這是一個確鑿的事實,那麼就像剛才顏教授所提到的,關於反滲透法的這個問題,他確實可能就已經直接涉及到,很有可能會成為反滲透法通過之後第一案。所以從這個角度上來講,其實無心中等於是給了蔡英文助攻。因為反滲透法通過的時候,爭議還很大,可以說用老百姓常說的一句話:蔡英文正想睡覺的時候,你突然給她送了一個枕頭去。這樣其實是對蔡英文比較有利的,這是第二方面就是對選情的影響。

那麼第三個就是說,你可以看到整個這個事件本身是蔡正元他其實是想要用這個事件在關鍵時候來炸民進黨的,就是打擊對手的。但是呢沒有想到是被澳洲媒體提前把這件事情給踢爆,所以打一個比方就有點像,本來蔡正元手裡握著一個手壘想要丟過去炸對方的,但是還沒來得及仍出去,這個引信⋯⋯。

主持人:在自己的陣營爆炸。

唐靖遠:對,這個引信就被點燃了,然後在自己的手裡炸了。所以它其實帶來了這種影響,我覺得可能對三張票都會有影響,就是對總統票、立委票包括它這個政黨票,可能都會帶來一些負面的影響。而且我覺得這個事件它真正影響到的,就是這次大選投票的關鍵。

我們都知道其實這種大選投票對雙方的這種基本盤就是鐵粉,兩邊藍綠的鐵粉其實這個事件,我覺得不會影響太大,但是它會很大程度影響到中間選民。中間選民其實往往是個關鍵,就是因為很多中間選民它其實為什麼成為中間選民,就是他覺得對兩個候選人我可能都不是太滿意。所以他在那猶豫不決,但是這個事件的發生,它很可能會讓這些中間選民得出一個結論,就是雖然蔡英文並不是非常的理想,但是明顯的相比之下,可能國民黨的會更糟糕。因為什麼原因呢? 國民黨還沒有上台執政,它們和中共的這種勾對就已經到這樣一個程度,那麼如果說真的讓國民黨上了台執了政。這種勾對可能會更多,甚至於更以合法的方式來出現,這個對很多人來說他就會覺得是一個威脅,這是一種風險,那麼我要避免這個風險,所以我會要去決定我怎麼樣去投票,我是這麼看。

主持人:其實說到中間選民,我也想問一下顏建發教授,就是據說這一次選舉中間選民還是比例相當大的。所以想問您,一個是王立強這個案件最新發展,在您看來對於中間選民影響有多大?另外一個影響中間選民現在有些什麼主要因素,也跟我們分析一下。

顏建發:好,是,我補充一下剛剛唐先生的說法,我覺得他的想法滿同意的。但有個部分可能可以再強化,就是這次很明顯可以看到紅、藍聯手來自律,紅跟藍有這個勾結,很清楚地看來就是向心也好或向心夫婦或者像王立強也好,都是北京那邊所關切的。換句話說北京比國民黨更關切,這一次選舉畢竟是韓國瑜,而且韓國瑜在國民黨內部也不見得很多人完全支持他,所以我認為這一部分可能是蔡正元本人應該有涉入一些利益。同時在國民黨跟共產黨之間,共產黨更關切,所以我相信可能不完全只是蔡正元這一頭出發的,而是北京那邊也有施壓。

主持人:主動的。

顏建發:主動的,那這一次選票臺灣應該這麼講,它是藍、綠兩塊它是兩塊鐵板再努力,那中間選民也就說這個會游移的,一般之前以過去的選票來看,大概在8-15%之間。如果兩邊很緊的話,可能會拉一些過去中間選民就變少,如果兩邊鬆或者他厭惡兩大黨的話,中間就比較大。但是這個成分現在到底是能拉到15%或者更高?沒辦法預知。可是自從那種自媒體出來,還有這個手機它的這些資訊可以自己獲得以後,再加上他(中間選民)對兩大黨的忠誠感,其實已經慢慢中間這一塊越來越大。但中間這一塊一班來講他是不問色彩,只問執政的品質或什麼的。所以我猜這一次的影響,中間選民應該比較會往蔡英文那邊偏。因為國民黨的表現不夠好,尤其如果說以這次事件來講,王立強事件來講,那可能應該會對中間選民應該會對國民黨比較不喜歡。那我們看到中間選民,像柯文哲最近的表現也沒有到非常好,所以我看柯文哲可能也很難吸引太多票,所以也許會往藍綠方面移動,然後往綠的比較多。另外一個範疇就是新的投票,就是首投族。

主持人:首投族,年輕人。

顏建發:首投族第一次投票因為有香港反送中這個影響,所以他們一旦抓到這個訊息以後,我想應該是往綠的方面移動。而且現在大家手機很方便,有Line或者其它的工具,所以隨時一個訊息出來都會被搜到,包括像這次蔡正元這樣的事情,恐怕只要對選舉有興趣的人都會知道,我想這個衝擊是非常大的。

影響本次大選的關鍵因素?習近平黨內承諾或將落空

主持人:相當於選舉前的又一顆震撼彈。我想問一下唐靖遠先生,我們看到外界經常說這一次臺灣選舉是關乎臺灣未來的選舉,為什麼這麼說?您的看法?另外一個就是影響這次大選最關鍵的因素在您看來是甚麼呢?

唐靖遠:首先我想談一下就是最關鍵的因素,其實我覺得剛才顏教授已經談到了這個非常重要的話題,就是真正影響這次大選最關鍵的因素其實不是藍色也不是綠色,而是紅色。因為從某種意義上講,我覺得這一次臺灣的大選它實質上真正意義應該不是藍綠對決,而是紅綠對決,為甚麼這麼說呢?因為我們都知道,在此之前,台海這麼多年處在相對維持現狀、平衡穩定的這麼一個狀態。但是這次的大選,這個現狀確實已經被打破了,這個平衡是被中共這方打破的。

所以在這次大選裡面,其實我們看到它體現出來一個特點,就是過去的選舉,它其實並不涉及到政權性質會不會變的問題,但是這一次不一樣,很多無論是藍還是綠,就是炒作亡國感也好、什麼亡黨感是吧,不管它具體內容是甚麼,但是你會發現它說的中心問題都是一個,就是這個政權在這次的大選會面臨的一個選擇就是你的方向問題、未來的站對問題、未來的走向問題,它是這樣一個問題了。它不是一個普通的甚麼經濟啊、民生,過去它也討論都是這些問題,我們都知道過去的選舉,歷次選舉,就是因為這個平衡還在,台海的維持現狀沒有被打破的時候,大家選舉最主要談的都是經濟民生問題,最典型的就是前年九合一大選是吧,九合一的選舉為甚麼民進黨會慘敗,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為對經濟的提振不利嘛。

主持人:經濟是主軸。

唐靖遠:經濟話題是一個主軸。但是這一次的大選就完全不一樣了,我們看見這一次大選,就是國家主權和國家安全這樣的字眼、這樣的話題,其實從始至終一直都是占據整個大選的主題,最主要最重要的話題,所以其實這次大選涉及到的是中華民國主權能不能保住的問題。大家討論的都是中華民國這個主權將來會不會被矮化?會不會面臨被對岸中華人民共和國所吞併的問題,它其實是這樣一個問題,所以從這個角度上講我覺得如果說過去的選舉,我們打一個比方,它有點像兩個蘋果,哪個蘋果更好吃?哪個蘋果更好看?是這樣一個關係的話,那麼這次的大選它是面臨著還有沒有蘋果吃?就是「有」和「無」的問題,過去它只是「多」和「少」、「好」和「不好」相對之間這樣的問題,現在面臨的是「有」和「無」的問題。

所以為甚麼我們會這麼說,就是剛才我們提到有一個非常關鍵的因素:臺海兩岸的平衡現在已經被中共這方主動打破,而打破的原因是甚麼?是習近平。因為我們都知道,習近平在19大的時候,他其實對黨內是有一個承諾,就是要在他的任期之內統一臺灣,這個是他做出的一個重大的承諾,而且這個也正是習近平19大之後,得以順利的修憲完成實質上達成終身制,這個是一個非常主要的一個原因。

主持人:您說他要在任期內統一臺灣,這是他對外的說法還是對內?

唐靖遠:沒有,他是對內部的一個說法。因為不光是在他的任期內要統一臺灣,他還要實現他的中興夢嘛,包括實現大國的崛起,超過美國成為世界第一等等,就是有很多這樣的內容。那麼在這樣的一個背景之下,你就會發現它帶來了一個問題,就是習近平在去年「告臺灣同胞書」紀念會的講話,他那一次講話我覺得應該是一個標誌性的,甚麼意思呢?他這一次的講話其實已經不是我們過去所理解的,只是一種例行公事的政策宣示,不是;其實已經是他(習近平)統一臺灣要付諸行動,正式開始實施的一個動員令;它其實是這樣的。

所以我們才看到從去年以來,就是中共對臺灣的這種滲透,尤其是王立強、向心案,就是一個典型的代表,這其實只是冰山之一角。這種滲透和這種操縱,這種干預、對大選的干預是明顯的加快,從九合一其實就已經可以看出來,那是他們的一次試驗。所以呢,我們完全可以把這一次的大選視為中共將要拿下臺灣;就是它首先通過藉用大選這種形式在政治上佔領臺灣之後的第一步,以後再慢慢過渡到真正意義上的軍事佔領,我覺得它其實是有這麼一個步驟的。

主持人:所以有人說這次大選在某種意義上是臺灣人民要不要中共的一個選擇,您同意這種說法嗎?

唐靖遠:我覺得這個說法是有道理的,就是剛才我們提到的,實質上這場大選真正的對決,其實它的意義其實可以說是紅綠的對決。很多人他在選擇這個問題的時候,就像我們剛才提到,他並不覺得蔡英文是一個非常理想的候選人,但是對紅色的恐懼,也就是說很多人他出來投票,不一定是因為他接受了綠色,而是因為他堅決的拒絕了紅色,我覺得這麼說對。

主持人:這挺有意思。顏建發教授您的看法怎麼樣?因為確實有不同的說法,一種說法是說這次臺灣大選的主軸,它不是經濟而是國家安全,還有一種就是我剛才提到的,有人說這次大選是臺灣人民對中共的一次公投,您怎麼看呢?

顏建發:我想我順著剛剛唐先生的說法,我蠻同意他一些講法。那我再補充一下就是,其實在兩岸關係的更上位還有一個美中關係,美中關係才是決定台海關係的一個重要的力量。因為過去這三年來美中的衝突越來越大,而且不只在經貿、科技,甚至已經到全方位,到安全這領域,所以對中國來講它有急迫感。

但是我們看,其實美國跟中國都有力量涉入到臺灣來,可是美國它是以一個比較框架式的,譬如說重視臺灣的民主人權這些,還有軍售,它並沒有一些私人網絡的收買;中國不是,中國是收買政黨,跟它想法一樣,意識形態一樣,統一方向一樣的政黨跟個人,它用收買的。因為臺灣立法院是代議制嘛,所以你只要有一些關鍵的政治人物被收買,你整個政治的格局都會改變。

所以美國它現在也覺得說,中國在玩一套跟它完全不一樣的遊戲規則,中國關心臺灣不只是關心統一的問題,還是要顛覆民主機制,包括用網路攻擊啦,還有其它方式的各種手法,還有造謠等等。所以美國因為尊重民主,但是假如民主的結果是選擇靠中國的話,那美國它也只能尊重,所以這次美國覺得這套遊戲規則根本就已經對它是不公平的,所以它才祭出一個就是要對中國滲透加以觀察的做法;但是說實話已經有點為時已晚,當然現在補救還來的及,只是有點晚了。所以你看當反滲透法出來以後,有一個智庫叫甚麼鏈啊?我忘了,這是中國還有臺灣的一些高官合作的智庫,後來就撤銷它註冊。

主持人:大師鏈?不是,那個是新媒體。

顏建發:有一個忘了叫甚麼鏈?很大的智庫。包括像國民黨為甚麼這麼反?反的這麼厲害?就是表示即便國民黨的政治人物沒有,可能它的支持者、金主也有捲入,它有一種壓力,所以我覺得這一次是個關鍵,就是說假如讓親中的政黨上來,或者立委席次更多的話,那將來美國在處理臺灣問題就變的很棘手。因為美國它這個國家不可能去做政黨收買,也不可能給錢,它不會這樣做的。所以必須把選舉,再進化的方式就是用監督。可是我剛講就是說,你從2008年開始,已經狀況是兩邊樑子結很深了,很多利益都結合在一塊,所以要處理不是那麼容易。但是我覺得《反滲透法》出來以後,將來應該可以針對這些慢慢來梳理,慢慢來處理這些問題。

另外就是蔡英文問題在於過去四年,因為太多的改革。選舉是集票,改革是切票。同性的,反對同性的就會切一塊;一例一休不滿意的一塊;年金又一塊,所以得罪了很多人。所以應該不是說她的執政能力有問題,是她的政策太傷害一些選民。可是從國家長治久安的角度來看,這還是必須的。所以我們常看到一些家庭裡面,父母投韓國瑜,但子女是投蔡英文。因為他們覺得這是世代正義嘛,如果說年金不處理,那以後的負債越來越多,年輕人根本生活就有問題。所以這裡面就是各有各的問題,但是至少我覺得蔡英文有個好處。就是說把以前想要改革沒有改革的做完。其實包括像馬英九任內,他也認為年金要改革,可是他沒有做到。

所以我想慢慢大家會覺得說,蔡英文基本比較中道,比較穩健,而且比較有計劃。包括像國艦國造,這些也很多藍營的朋友在批評。可是你做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你不往這邊做是不行的。當然這過程裡面沒辦法完美,因為初次在做。可是事實已經有擴散到一些國內的國防科技產業的興起。同時中國的產業脫鏈以後,因為美中貿易跟科技戰以後,很多台商回流。所以現在經濟的問題應該會慢慢變小,只是說這些經濟利益能滲透到這些經濟輸家。但這需要一段時間、一個過程。但是我覺得如果說能夠穩定持續成長,像去年臺灣的經濟成長率就是亞洲四小龍之首,而且還拉得很遠,所以我覺得應該是可以樂觀期待。

主持人:好,再很快問一下唐靖遠先生。就是談到大選關鍵的影響因素,您覺得香港的這個局勢,對於臺灣這次選舉的影響幅度有多大?

唐靖遠:香港的影響我覺得甚至可以說是決定性的。因為這裡面有二個原因,第一個就是我們都知道在早期公布的民調,蔡英文其實在這個香港個事件發生之前,其實是遠遠的落後於與韓國瑜的。所以呢但是雙方的民調它就像一把剪刀一樣,在這個就是在去年的七、八月份之間發生了一個交叉。正好就是香港事件急速的升溫的時候,發生這個交叉之後,蔡英文的名調就開始領先這個韓國瑜。然後這把剪刀就再也沒有回復過,就是蔡英文一直都是領先於這個韓國瑜。其實儘管韓國瑜後來不是使出了一個蓋牌嗎?這樣一個奇招,但是那個已經是11月份了。在11月份之前的民調蔡英文都是逐步的走高的。所以我覺得這個,其實就這個圖它已經非常清楚的說明,就是香港事件這個黑天鵝事件,可以說是它其實打亂了中共的部署。也打亂了就是整個就是改變了整個大選的這個態式,完成了一個就是不可能的任務,一個大逆轉;這是一個因素。

那麼第二個因素就是,我們都知道香港其實鄧小平當初提出這個一國兩制的時候,他最主要的目標是針對臺灣的。香港只是作為一個樣品展示可以這麼說。所以從這個角度上講,就是香港和臺灣它們其實是一體。中共它會怎麼對待香港,它將來它就會怎麼對待臺灣,它們其實是連在一起的。所以港台、港台,在這個角度上面講,它們是被連繫在一起。之後呢很多的臺灣人,他自然就會從香港所發生的事情,去觀察未來臺灣的走向。所以這個我覺得是為什麼香港這件事情對臺灣的衝擊會這麼大。就是因為這二者之間,因為這是中共自己設定的,是中共自己造成的這麼一個連帶的關係的。

主持人:所以這一次像您說的,之所以對紅色的恐懼,佔到了這個大選這麼大的因素,也是因為看到了香港的示範,看到了各方面。

唐靖遠:對,因為剛才我簡單補充一點。就是剛才顏教授其實提到了很重要的問題,你看這個很多的臺灣人其實對蔡英文政府不太滿意的。剛才提到她對年金的改革,還有在經濟上很多的作法,其實傷害了一些人的實際利益。但是我相信在這一次的大選之中,很多人都看到了一個道理。就是政策是可以調整,政策是可以改的。但是一旦政權變了色,自由民主一旦這個人權最基本的權利一旦失去。被中共要是掌控了,那麼就再回不來了。這個是完全性質不同的兩回事情,所以我覺得很多人是看清楚了這個利害。他才會就是,雖然對蔡英文也不太滿意,但是他還是要會選擇去投這個蔡英文,我覺得應該是這個原因。

主持人:是,您這話讓我想起了以前胡適先生的一句話。他好像曾經說過說:「國民黨掌權的話是自由多少的問題,共產黨掌權是自由有無的問題。」

唐靖遠:這是關鍵問題。

蔡英文若當選 北京如何應對?

主持人:是,還有一點時間,我想請顏教授分析一下。就是我們看到如果這一次大選的結果,因為現在我們現在的時間點是臺灣的上午10點多鐘,還不知道結果。那麼如果結果是蔡英文這次順利連任的話。您覺得這樣一個結果,北京會如何應對,然後美臺的關係又會如何受影響呢?

顏建發:因為這裡面涉及到習近平他在2019年1月2日所講的《一國兩制臺灣方案》。他認為這是他的創舉,可是在臺灣內部也很多辯論。藍綠都各講各的。可是香港卻告訴我們說,這一套是沒有用的。這是一個實證的例子,而且延續這麼久。香港站出來都是上百萬,所以不攻自破。所以我想這個對習近平來講是一個很大的挫折;所以看好像是今年元旦的講話他就沒有提到臺灣。他對內部政協講話就談到統一問題。所以我想他未來做法,應該是未來還是用單邊主義。也就說不讓臺灣的資源,不跟臺灣的官方接觸。可是會想辦法拉一些他喜歡的政黨,或是政治人物,或者其他的個別的民間人士。然後鼓勵臺灣更多去那邊投資啦,或者是居住,或者是教學等等這些東西,所以變成單邊行為。

另外就是說對臺灣的這個『三戰』(「輿論戰」、「心理戰」、「法律戰」)的做法可能會由地上轉地下。也就是做而不說,就是我們俗稱來陰的。因為這樣可以避開美國對它的這個譴責不制裁,所以我想未來的情勢應該會更險峻。因為就像剛剛唐先生所講的,它對內有承諾,那有承諾下來他(習近平)必須要做到。所以他必須要想盡辦法來影響,所以有個可能就是製造臺灣內部更多的紛亂。讓蔡英文的政權在未來,假設她當選,未來這四年也沒辦法做得好。做得不好,沒辦法做得好,或者甚至是否影響到後面的對民進黨的執政。所以我想它會用各種辦法,已經在臺灣已經布下的網絡。因為這個網路聽說是非常的綿密,包括一些南部的地下電台都已經往紅的方面去。那是很可怕的事,一些草根的那個網絡,也跟中共發生關係。當然我相信這個《反滲透法》一出來以後,為什麼很多人那麼擔心。我想是這個作賊心虛啦,應該是這個會發揮它一定的效力。

主持人:好的,唐靖遠先生還有一分多鐘,也請您很快的講一下。您覺得蔡英文當選,中共當局會如何應對?

唐靖遠:我覺得它們可能採取先觀察的方式。就是如果這次大選雙方票的差距並不是很大,那麼中共它可能做出一個結論。就是認為它們在臺灣的布局還是有一定基礎的。那麼它可能會採取相對軟一點的方式,就是維持現狀。然後呢等待下一個四年選舉的時候,它們再來一次,再捲土重來,這是一方面。那麼另外一方面,如果說這一次真是出現類似像香港區選這樣子,就是一邊倒這樣的一個形式。那麼很有可能中共會採取就是改弦易轍的這樣一方式。因為它會認為我們之前所採取的這些方式,都是無效的。它就可能會來一個大的調整,而這個大的調整,可能就會帶來一個巨大的風險。首先對它(中共)自己黨內可能會造成一個巨大的衝擊,因為過去的政策是失敗的。第二個就是很有可能它會對臺灣採取比較激烈的這樣的方式。比如經濟的嚴厲的封鎖,打壓綠色陣營的這個生存的空間,我是這麼來看的。

主持人:但是激烈的政策也可能造成一些很大的問題,特別是因為美國跟臺灣現在的關係。

唐靖遠:對涉及到美國的問題。

主持人:好的,因為時間關係,我們沒辦法進一步的分析。非常感謝今天二位的精采點評,我們也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那麼明天在同一時間我們會來分析臺灣大選的結果。希望您持續關注,好的感謝您的收看,再見!

#熱點互動 每週三集 歡迎訂閱視頻 => bit.ly/rdhdSUB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