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人果報見聞:天網恢恢 疏而不漏

文/劉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這世上到底有沒有因果報應,古往今來許多故事都給予了肯定的答案,只是對於一些人,特別是受現代無神論影響以及信奉眼見為實的人而言,因為沒有發生在自己身上,所以依舊拒絕相信。不過,這部分人中應該有一些看過曾在大陸流行的關於清代大文人紀曉嵐的電視劇,而這位大文人不僅在年幼之時可以看到另外空間,而且在長大後還寫了一本書《閱微草堂筆記》,裡邊記錄了很多神異的事情,其中就有很多關於因果報應的故事,今說兩則。

生前不信善惡有報 死後方知報應不爽

一般來說,北方橋梁上安置圍欄,是為了防止過橋之人失足掉到河中,而南方,比如福建屬於多雨的氣候,常常在橋上架設頂棚,下雨時,行人可以在其間避雨。

紀曉嵐聽一個叫邱二田的人講過這樣一件事:有一個人夜行時,正趕上下雨,就跑到橋屋中避雨。他看見橋屋中已經有幾個人了,其中有一個官吏模樣的人,手裡拿著案卷,旁邊是兵役和幾個披枷帶鎖的犯人。因為知道這是官吏在押送犯人,這個人畏懼不敢靠近,而是遠遠地躲在一邊。

他聽到一個囚犯哭嚎不止,官吏斥責道:「這個時候才知道懼怕?早知如此,當初何必做那些缺德的事?」囚犯一邊哭,一邊埋怨道:「我是被我的老師誤導了啊。我的老師平日講學,在講到鬼神報應之說時,都不屑地說那是佛家的虛妄之語。我聽信了他的話,私下以為既然沒有什麼鬼神報應,那麼做人只要狡詐、圓滑善變,為所欲為且不至於敗露,就行了。百年之後, 一身之氣還歸太虛,別人說好說壞都聽不見了。因此才毫無忌憚,為所欲為。不料想死後才發現,墮入地獄、閻王都是真實存在的。現在知道被老師耍弄了,所以深感後悔,內心悲痛。」

另外一個囚犯聽了他的話,說道:「你墮入地獄是聽信了儒生的虛妄之言,我則是因為相信了那些佛門中沒有正念、走偏的僧人之言。他們說,人雖然造了惡業,但只要肯出錢做功德就可以消除,即便墮入地獄,通過僧人們做法事就可以超度。所以我以為活著時多在佛像前燒香,多加佈施,死後請和尚們念經超度,都是我的能力範圍之內的事。既然有佛法的護持,所以我為所欲為,並相信地府也無法懲治我。不料,死後才發現,佛家所說的因果福報,是以一個人平時所做的事是善是惡為評判標準的,而不是以捨棄財物的多少來衡量的。如今,花去了大把金錢不說,上刀山、下油鍋之苦依舊無法逃過。如果不是誤信了那些胡言亂語,又如何敢恣意妄為,落到今天這個下場?」

說罷,這個囚犯也放聲哀嚎起來,其他囚犯也隨之痛哭。此時,夜行人才知道,眼前的這些人原來是鬼。紀曉嵐不禁感慨道:可嘆儒家和佛教的流弊竟發展到如此嚴重的地步。

敦煌五代彩繪經卷《地獄十王經》(局部),大英博物館藏。(公有領域)

多心計愛占便宜 終得怪病

紀曉嵐曾有一個僕人叫紀昌,紀昌原本姓魏,後來從主人姓,就改姓紀了。紀昌年少時就喜歡讀書,熟讀詩書,也寫得一手好字。不過,他最大的毛病是非常有心計,一生中,幾乎沒有哪件事兒上他不占便宜的。

晚年,紀昌得了一種怪病兒:眼睛看不見,耳朵聽不著,嘴裡說不出話來,而且四肢萎縮。他整天躺在床上,就像個木雕泥塑;只有鼻子還在呼吸,證明他是個活物。家人按頓兒餵他吃飯,他只知道咀嚼、下嚥而已。

紀昌這病讓很多名醫也看不出所以然來,因為「他六脈平和,沒有絲毫的疾病之狀」。就這樣熬了許多年才死去。有位被稱為果成禪師的老和尚說:「這叫做身死而心活。自古以來,醫學經典上都沒有這方面的記載。這大概是對他造下的業冤的報應吧?」

或許,一個人過分的工於心計也是上天所忌諱的。

果成禪師說:「這叫做身死而心活。自古以來,醫學經典上都沒有這方面的記載。這大概是對他造下的業冤的報應吧?」(Shutterstock)

神祕人物詳說因果報應

雍正年間,交河一個叫蘇鬥南的人參加完會試回家,在途經白溝河時與一個老朋友在酒肆中偶遇,兩人遂一同吃酒。這個老朋友剛剛被罷免官職,十分鬱悶,喝醉酒後,就開始發起了牢騷,說什麼「善惡無報」等話。

彼時,一個坐在對面聽了很久的人,向蘇鬥南的老朋友作了一揖,然後說道:「先生懷疑因果報應不兌現?要知道,好色之徒,必然得病;嗜賭之徒,必然輸貧;搶劫之徒,必然被抓;殺人凶手,必然抵命。這些都是因果報應。

「當然,同是好色,稟性有強弱之分;同是好賭,手段有高下之別;同是搶劫,有首惡與脅從之差;同是殺人,有故意與誤殺之分。那他們的報應,自然應該各有區別。即使報應,有的是功過互抵,有的是以明顯的方式得報,有的是以隱晦的方式得報。有的人,福報未盡,須待他日再遭惡報。勢不能齊,理宜別論。非常玄奧精微!

「您依目前所見,而怨天道不明。說話太不謹慎了。再就您本人來講,您的命中,應做到七品官。因工於心計,趨炎附勢,上天削為八品。您從九品升為八品時,心中暗喜,自以為得計。殊不知是您的心性不夠,神將您從七品給削降下來了。」

這個神祕人物隨後又附在他的耳朵邊耳語了幾句,說完大聲道:「先生難道都忘了嗎?」蘇鬥南的老朋友不禁汗流浹背,問他為何可以知道得如此詳細。這個人笑著說:「不單單我知道,三界內有誰不知道呢?」說完出門上馬飛馳而去,唯見黃塵滾滾,很快就不見了蹤影。這個神祕人物大概不是神異之人,就是三界內掌管人間的高層生命。

可以說,一個人無論做了什麼,上天都會記錄在案。善惡到頭終有報,因果不虛的!@*#

參考書目:《閱微草堂筆記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