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政部募捐黑幕曝光 4.9億買理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1月18日訊】貴州24歲的貧困女大學生吳花燕去世後,以其名義募集捐款的中共民政部旗下的中華少年兒童慈善基金會被揭,一直在利用重症兒童的名義募集大筆捐款,但捐款至死都沒有給被救助者,而將4.9億救助款用於投資理財

綜合媒體報導,去年10月吳花燕住院後,中華少年兒童慈善基金會(簡稱兒慈會)設立的「9958救助中心」利用兩個平台,在吳花燕及其親屬不知情的情況下,以吳花燕的名義募得捐款100萬元,宣稱給其治療專用。

但兒慈會1月14日表示,只在2019年11月4日,給醫院轉款2萬元,用於吳花燕的治療。而貴陽第二醫院則表示,他們連這2萬元也沒有收到。外界質疑籌款去向。

網名為「貓媽45」的公益人,在網路舉報9958主管王昱用同樣的辦法利用了多名重症兒童的名義募集大筆捐款,但最後大量的捐款都沒有給被救助者,甚至這些孩子在去世以後,9958還在以這些孩子的名義募集捐款。

鄭鶴紅對自由亞洲電台說,大量無錢治療的中國孩子在絕境中掙扎,但兒慈會公開的賬目上顯示,他們已將4.9億本應該緊急用於救助兒童的款項用於投資理財,比如購買基金,甚至投資了所謂的金融公司,並且一直無人追究。

「貓媽45」本名為鄭鶴紅,自稱是9958創始人之一,2012年因個人原因從9958離開,此後陸續接收到志願者和患兒家屬對9958的投訴消息。鄭鶴紅對陸媒《當事人》透露,她在2018年向民政部實名舉報了9958主管王昱,目前還未得到處理回應。她認為9958隱瞞事實為吳花燕籌款,是一場騙局。

鄭鶴紅還表示,從2018年她在微博公開舉報王昱之後,不但沒有得到任何回應,相反,王昱甚至找了一個公安威脅要抓她。

此外,中共喉舌央視17日報導稱,在中華兒慈會網站公布的2018年財務報告中顯示,短期投資中銀行理財產品的賬面淨值在2018年底達到4.09億元,與年初數相比,理財收益為4400萬元。而2019年財務報告還沒有發布,僅僅2018年賬上就有4億元買理財。

不少網民質疑兒慈會4億理財是否在吃利息?兒慈會2018年的財務審計報告顯示,理事長王林的年報酬為36.35萬元。兒慈會2018年平均職工人數為55人,2018年度工資為891.91萬元,人均工資額為16.22萬元。

鄭鶴紅也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9958主管王昱一邊悄悄扣着巨額的善款不給急需的患者,她自己一邊卻拿着高薪。2017年,王昱僅工資和獎金就有30多萬元,至於沒表現在賬面的別的金額則不得而知。

民政部募捐黑幕引發網民痛批:「天殺的,這些人渣沒人管嗎?」「拿救命錢去理財,沒有人性了。」「性質惡劣遠超搶銀行!」

「慈善救助基金會平均工資16.22萬元,太過分了!」

「此行業已經病入膏肓無法醫治!」「整個中國都是無法醫治了!」

據報,吳花燕父母雙亡,與弟弟相依為命,生活上極度節儉,導致長期營養不良。23歲的她僅1.35米高,體重43斤。去年10月,吳花燕因心臟瓣膜損傷嚴重入院,因無錢治療在網路眾籌醫療費。隨後,她的故事被媒體曝光,獲得民間的同情和捐助。但就在外界以為這名女大學生不需再受苦時,卻傳出了她去世的消息。大陸媒體報導,吳花燕於1月13日下午去世,年僅24歲。

吳花燕去世後,自由亞洲電台援引華府智庫「對話中國」副所長項小吉律師的評述,在中共政府推進實施「全民脫貧計劃」之際,吳花燕去世的消息顯得尤為諷刺。項小吉認為這顯示當局聲稱的2020年中國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精準扶貧等等形成矛盾。因為吳花燕跟美國一些貧困群體的情況不一樣,她不是精神、毒癮、拒絕幫忙的問題,而是純粹的貧困,政府機構沒有為她提供有效的救濟渠道。

針對眾籌平台和公益組織對吳花燕情況的描述煽情卻不實,涉嫌利用吳花燕的不幸當「資源」,項小吉律師認為,為弱勢群體提供救助,本來就是政府的責任:「民政機構要針對貧困人口有統計和調查,在社會廣泛關注的情況下還繼續出現這個問題,可見當地的民政部門嚴重失職。另外就是社會普遍文化的問題,慈善事業要保證有人道救援。」

在美國的民間組織「中國婦權」創辦人張菁則表示,吳花燕事件的問題本質不在救助。只要政府的政策沒有對貧窮家庭的孤兒有所照顧,社會制度沒有落實扶貧,加上層層的盤剝,這種狀況不改變,類似的事件還是會繼續發生。而且中國的NGO組織是沒有辦法施展作為非盈利、非政府組織的作用,說真話就被政府認為是跟官方作對,和他們步調不一樣就取締你。

張菁還表示,吳花燕事件並不是單一案例,中國擁有龐大的貧困群體,但由於中國政府的制度存在缺陷,貧富懸殊狀況越演越烈。

(記者劉明煥報導/責任編輯:戴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