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中共處理農民工欠薪 「有案必立」再遭質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1月22日訊】中國大陸企業欠薪事件一直是大家關注焦點。最近,中共最高法院下發通知,要求各級法院落實拖欠農民工工資案件審判執行工作,聲稱有案必立。外界認為,這表明當前中國社會形勢嚴峻,所謂的「有案必立」,只是爲了將矛盾從中央轉移到地方。

年關將近,中國大陸農民工討薪的問題又成為公眾關注的焦點。

為了解決多年以來的拖欠農民工薪水問題,中共最高法院發布所謂的《關於進一步加強拖欠農民工工資案件審判執行工作的通知》,說要開展相關工作。通知說,要全面落實立案登記制,做到涉農民工工資案件有案必立,有訴必理。

從去年12月李克強說的,拖欠農民工工資是「昧良心行為」,必須堅決根治之後。解決農民工欠薪問題,嚴然成為中共當局維穩工作的重要環節。

中國問題研究學者薛馳認為,這個通知純屬作秀。中國農民工欠薪問題存在已久,核心就出在中共體制。

中國問題研究學者薛馳:「第一,是中國人沒有基本的人權保障,所以這個農民工就成為這個社會的弱勢群體,成為被欺詐、被愚弄的對象。第二,中央和地方是在唱雙簧。中央表態,這個調子很高,拉幫成立了相關的領導小組,來保障農民工的利益,包括前任總理溫家寶為農民工討薪,這個姿勢、這個姿態做得很投入,但是這都是作秀的事情,與實際廣大農民工受剝奪的血淚現狀,並沒有多大的促動。」

這份通知還聲稱,要公正高效審理拖欠農民工工資案件。薛馳表示,中共發現農民工欠薪問題,可能會引發社會動盪,於是把問題指派給地方政府,讓地方政府和中央一起唱雙簧。然而那些可以肆無忌憚積欠農民薪資的企業,不都是跟政府有掛勾的?

薛馳:「在現實中,往往那些惡意欠薪的企業都是有勢力的,跟當地的黑社會,跟當地的政府,它是串通在一起,所以它才是真正有恃無恐,那麼當地政府是出於個人利益也好,出於保護所謂的GDP,保自己的臉面也好,它對農民工根本是看不上眼的,棄之不顧的。」

原大陸維權律師祝聖武表示,在中國,積欠農民工薪資最多的,就是國營企業,法院根本處理不了這些案件。

原大陸維權律師 祝聖武:「地方法院它根本沒有能力審理,更別說執行,強致執行那就更不可能的事情。這純屬一個姿態,純屬一個對外發布的,就像世界律師大會或者世界互聯網大會一樣,純屬宣傳。」

事實上,中共當局在2015年4月1號就已經通過所謂的《關於人民法院推行立案登記制改革的意見》,《意見》要求「有案必立,有訴必理,對符合法律規定條件的案件,法院必須依法受理,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以任何借口阻撓法院受理案件。」

根據《明慧網》的統計,在中國已經有超過20萬名的法輪功學員、家屬,向最高法院和最高檢察院郵寄訴狀,控告元凶江澤民等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結果如何?河北省唐山市的法輪功學員柴君俠,因為自己的信仰被迫害,以自己及親人的親身遭遇,她依據「有案必立 有訴必理」的法規,依法向最高檢郵寄了控告迫害發動者江澤民的信件。中共當局不僅沒有依法立案,還將訴狀返回當地610。此後,柴君俠一家大小不斷受到騷擾,甚至被國保大隊警察綁架,被非法判刑4年。

祝聖武表示,當年中共當局發布這個《意見》之後,他曾經接受北京天則經濟研究所的邀請,發表個人經驗與看法。

祝聖武:「我就跟他們講了,實際上根本就沒有立案登記制,因為我跑了很多的法院,我是在北京、上海、深圳,還有去很多地方,我在處理這些糾紛都是在一線城市,甚至不是二線,根本沒有立案登記制,我們遞了訴狀之後,他們照樣把案件放在邊上,說你回家去等著,我們什麼時候打電話通知你立案,那麼你們再過來結這個費用。」

中國公益人士楊佔青曾代理過多起討薪案件。他對自由亞洲電臺表示,最高法院最近突然下通知幫助農民工,表明當前中國社會形勢嚴峻。

採訪/寫稿 編輯/黃億美 後製/周天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