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如煉獄 教授無助:親人染病沒醫院接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1月25日訊】武漢肺炎疫情超乎想像,湖北15個城市封城防疫,醫院則人滿為患,一床難求,患者無醫院接收,屍體倒在醫院無人收屍,醫護人員壓力升高情緒崩潰。網絡傳出各類求助信,包括武漢教授求助中央說,親人染病,沒有醫院接收。還有前線醫生求救無門,稱武漢現在的實際情況如煉獄。

1月25日,有網友轉發一份武漢教授求助中央高層的公開信:

信中說,各位老師,大家好!我是武漢中南民族大學的袁譽洪,我現在非常無助,懇請各位志士仁人幫忙。我的親家公兩口子都不幸感染了武漢肺炎,現在已經CT和新型冠狀病毒核酸RNA檢測確診為陽性,但我女婿拉著他們滿世界跑,就是沒有一家醫院收,這不是要讓人等死的節奏嗎?

我女婿一直陪他爸媽看病,現在也已經在發燒了,也不知道是否也感染了武漢肺炎,現在正在發燒的情況下開車找醫院。懇請各位同學們能將此消息散發,希望傳遞到中央高層那裡,讓中央知道實情,引起重視。

求助信強調,不能讓小老百姓求醫無門啊。說好的可控,住院都不接受,怎麼控啊?各位可以給我實名傳播,我親家公叫黃治民,女親家叫王端,這是親家公的確診單:

武漢教授的求助中央高層的求救信。(網絡截圖)

武漢前線醫生」的求助信

同日,大陸獨立學者吳祚來,也在推特轉發一則「武漢前線醫生」的求助信:


信中說,求求大家幫幫我,我和老公畢業後留在武漢工作,與武漢共同成長,現在有2個可愛的孩子,大的不到3歲,小的4個月,我還在哺乳期,我也是一位醫務工作者,過完年馬上要投入到這場硬仗中去,老公上週去北京出差,在高鐵上未做防護措施,昨晚我和老公一起發燒,現在高度懷疑感染。

家裡沒有其他人照顧孩子,孩子目前沒事,武漢封城了,現在進不來出不去,我們必須和孩子隔離,打電話給姑姐,姑姐願意冒著危險來武漢幫我們照顧,可是因為封城沒有辦法進來,我急的直哭,給市長熱線打電話,各個部門推來推去,那讓我們怎麼辦,我想在武漢我們這樣的家庭肯定很多。

發病前本來有機會離開武漢,在這種困難時期,我們想了很久為了大義不能因一己之私把危險帶給別人,還是決定就留在武漢,可是沒想到會這樣,現在真是走投無路了,看到兩個可愛的孩子我真是淚如雨下。

求助信說,我本身是一名醫生,我有沒有被感染,自己肯定是有數的,並且跟老公同時發病,這屬於家庭聚集病例,我現在巴不得醫院馬上給我確診,武漢現在的實際情況說煉獄也不為過,一線醫生除了發熱門診,基本只能做到一級防護,門診病人不做核酸檢測,只能住院做可是一床難求啊,重症都不一定有床。

武漢前線醫生情緒崩潰大哭

諸多消息顯示,武漢肺炎疫情超乎想像,在湖北15個城市被封之後,湖北省內醫療系統在欠缺人力、物資的情況下,救治能力到了極限,特別是武漢,處於抗疫第一線的醫療人員已到臨界點。

醫院一床難求,病人沒有醫院接收,只能在家自我隔離,醫院走廊躺著屍體無人善後;醫生沒有隔離衣,也沒有N95口罩,大量醫生超負荷工作,壓力爆升情緒崩潰。

有醫生情緒崩潰大叫:「我不想回家過年?一天排了四個班,還有人在地上躺著,我不想活啊,你自己看!」

網上還傳出多個醫護人員崩潰大哭的片段。一位醫護人員對親屬說要崩潰了,「政府讓我們開始治病,但是什麼物資都沒有,……千萬、千萬不要相信政府,全部都要靠自己。」並特別強調,真正的疫情「比電視報導的可怕多了,蠻多的病人,醫生估計有10萬病人」。

另外,有人指武漢五院「醫院沒有領導,醫療物質不夠,一天都沒吃飯」,且「斷網斷信號」,醫護人員若想辭職就會被吊銷執照,「同事都崩潰了」。

而武漢四院急診室玻璃門上則張貼告示,指「急診醫務人員己感染,停診,消毒隔離」,玻璃門內則空無一人,除通往他處的走廊外,都處於熄燈狀態。

醫院物資匱乏的現象,在武漢內外都一樣存在。像是當地大型的協和醫院及武昌醫院,院內醫護人員甚至公開請求外界向他們送水,因為醫院「連純淨水都沒有了」。

至於不在武漢的湖北省監利縣人民醫院,更有內部人員表示「連口罩都沒有,更別說什麼防護服」,現在醫院的情況「只能自救」,必須準備聯繫外地的救助管道。

有英美學者共同發表的研究顯示,若不能有效控制疫情,2月4日之前,武漢肺炎患者將升破25萬人大關。

(記者李韻報導/責任編輯:程以仁)

相關鏈接:大瘟疫與羅馬帝國的覆亡
相關鏈接:劉伯溫預言大劫來臨?十愁難過豬鼠年
相關鏈接:武漢肺炎:醫生簽保密協議 親人送飯隔窗痛哭(視頻)
相關鏈接:網民冒死偷拍武漢醫院 真實情況令人心寒(視頻)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