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斯專家:為防治疫情 我們需知真正原因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1月30日訊】迪克.祖特曼醫生(Dr.Dick Zoutman)是世界衛生組織大流行病控制策略的顧問,和加拿大安省傳染病諮詢委員會(PIDAC)的聯席主席,幫助制定涵蓋所有衛生保健部門的預防感染的政策。他還是擁有3家醫院的多倫多世嘉堡總院(Scarborough Health Network簡稱SHN)的幕僚長。

2003年多倫多SARS爆發期間,祖特曼醫生擔任安省SARS科學諮詢委員會主席,還擔任過加拿大國家生物恐怖主義應急工作組主席。

本臺專訪了祖特曼醫生。他表示,中國封鎖15個城市是史無前例的,可能會帶來各種後果;為防治疫情,我們需要知道真正的原因,但目前中國披露信息有限,不確定性太多。

評管軼所說「感染規模最終可能是薩斯的10倍起跳」

迪克.祖特曼醫生(Dr.Dick Zoutman):我讀過他的評論,他是這個領域備受推崇的專家。顯然他去過疫區。因此,我們非常認真地對待他所說的,我們需要所有的數據。我們不知道他說的很多人中,有多少人可能受到感染,他們中實際上有多少人會生病,或者他們只是輕度感冒,有多少人會患上真正的肺炎。

薩斯時,絕大多數人被感染了冠狀病毒的人病得非常重。對於武漢冠狀病毒,我們仍然不清楚。但是管軼的話給我們一個很好的警告,我們需要非常認真地對待。我們必須有很多實地人員去收集數據,以瞭解每分鐘的情況」。

看起來他們(中國)已經完成了導致薩斯、Merz及新武漢2019冠狀病毒的基因序列。2019武漢冠狀病毒株與薩斯株之間大約有71%到75%的重疊。從病毒的角度來看,他們是不同的,顯然,它們是相似的,因為它們是相同的病毒家族,但是它們之間存在足夠的差異,因此我們無法根據SARS立即預測武漢肺炎的發展。

中國封鎖15個城市 史無前例

迪克.祖特曼醫生(Dr.Dick Zoutman):在現代歷史上,這是史無前例的嘗試,阻止如此大的人口流動。這是非常有爭議的。我認為這是個非常非常難管理的事情,對政府、民眾和那些地區非常具有挑戰性的。這是非同尋常且前所未有的干預,世界將密切關注,觀察他們試圖為限制傳播帶來的好處,以及可能造成的損害。我的意思是這將帶來經濟困難,以及由此而來的各種各樣的後果。

計算死亡率很困難

迪克.祖特曼醫生(Dr.Dick Zoutman):目前受感染人數以及死亡率的數據正在迅速變化。具有挑戰性的部分之一是感染這種病毒的人有時病情不重,因此,他們不會向任何人報告他們患有輕微感冒,這種感冒症狀也許是武漢冠狀病毒,但患者不知道,別人也不知道。這會影響對死亡率的計算。目前,死亡率被認為是2%左右。有些人將其計算得更高,約為10%,我們仍不能確定,不確定性太多了。

感染率仍未知

迪克.祖特曼醫生(Dr.Dick Zoutman):目前我們不知道武漢肺炎的感染率(繁殖數),也就是一個人平均會感染幾個人。現在這個數字很大。

如果一個人患有麻疹,會傳染給12至18個人,因為麻疹極具傳染性。流感大約是一個人傳染兩到三個,薩斯也是兩個到三個。這意味著它可以從一個人傳到三個人,從這三個人到另外各三個人,越來越多。我們目前還不確切知道武漢肺炎的傳染率,沒有足夠的信息。

從目前的不完整的信息來看,不像2003年的SARS那樣致命。很有可能人們在中國的受災地區感染了這種病毒,自己卻不知道,他們是否在病情不嚴重時已經傳染了其他人,也不知道。這是一個問題,我們還沒有答案。

在醫院和社區中傳播

迪克.祖特曼醫生(Dr.Dick Zoutman):通過薩斯,我們瞭解了很多冠狀病毒傳播的知識。請記住,薩斯疫情並沒有在社區中特別有效地傳播,像新年慶祝這類的社區活動。但它確實在醫院內部非常有效地傳播。

我任幕僚長的這個醫院,是當年多倫多薩斯爆發的中心,病毒在我們醫院內非常有效的傳播,在安省的其他醫院也是這樣,非常獨特。那些病得很重,咳嗽的人,我們稱他們為超級病源。他們咳嗽的時候,很多很多病毒會從他們的身上散發出來,我們把他們放在呼吸機上,並嘗試將一根管子塞進去幫助他們呼吸。但是,這導致更多的傳播,感染了許多人,包括醫生和護士,總共有44人死亡,我們有醫生、護士也被感染死亡了。

因此,我們知道這些超級病源確實存在,我們相信武漢冠狀病毒正在發生這種情況。這就可以解釋為什麼15位醫護人員被感染。據我們所知,這種病毒似乎也在向社區傳播。似乎在社區中的傳染比在醫務人員中傳染得更多。但我們需要更多一點信息才能確定,但我們確實知道它在兩種環境中都傳播。

病毒總是在變異

迪克.祖特曼醫生(Dr.Dick Zoutman):病毒總是在變異。我們知道,例如,流感病毒每年都會發生一點點突變,而每十年就會發生很大變異,這意味著冠狀病毒也會發生突變。因此,我們必須觀察病毒的行為。它不會每天變異甚至第二天變成另一個病毒,但是冠狀病毒會發展。

對於這個病毒株,必須確定它來自哪種動物,以及我們可以從中學到什麼。因為我們現在已經發生了三起此類病毒的爆發(薩斯、中東梅爾茲病毒、武漢肺炎),從動物傳染到人類。我們對此要進行分析,並問自己,我們如何才能防止這種情況的發生,特別是薩斯就是這種方式發生的,從中國的動物食品市場而來。

我們需要知道真正的原因

迪克.祖特曼醫生(Dr.Dick Zoutman):再發生一次像(武漢肺炎)這樣的冠狀病毒事件並不令人吃驚。冠狀病毒在整個動物界廣泛存在於不同的動物中。因此,當人類與動物互動時,總會有這種風險。

所以作為全世界來說,我們需要知道真正的原因是什麼,如何防止這種情況的發生。因為它具有極大的破壞性,對人們也有重大影響,包括死亡。

新唐人記者劉海英多倫多報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