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靖遠快評】武漢肺炎官方數據造假揭秘 未來會否重演西班牙流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1月30日訊】觀眾朋友們大家好,今天是1月28日星期二,武漢肺炎還在持續進展,我們今天繼續來討論這個話題。

我想大家可能和我一樣,現在每天關注武漢肺炎疫情的第一件事,就是查看官方公佈的數據,確診了多少,死亡了多少,因為這個數據是反映疫情進展程度,以及政府防控措施是否有效的最關鍵指標。

截至我做這期節目之前為止,最新的官方數據是:確診4515例,死亡106例,疑似病例6973例。

這個數據現在各國都在照搬發布,世衛組織也將此作為判定是否將武漢肺炎疫情列為「國際關注公共衛生緊急事件」(PHEIC)的標準。但這個數據我們如果冷靜看看就知道,完全是一個笑話。

為什麼這麼說,我們下面就來討論幾點理由,當然,說錯的地方請朋友們糾正,說的不夠的地方,也請大家補充。

首先,這個中共官方數據的荒謬之處在於,按照官方這4515例確診,湖北是疫區,有2714例,但是我們簡單查一下新華社在26號發表的報導就可以看到,文章說“湖北50多万名医护人员全员上岗,上海、四川、湖南等地组建医疗队火速驰援”。而“奮戰”在武漢前線的醫護人員就超過10萬。

這就帶來一個難以解釋的問題,因為新華社的報導是26號發表的,我們就看26號的官方數據,這個數據是這樣說的:截至26日24時,湖北省衛健委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1423例,重症病例221例,危重症病例69例,死亡病例76例。而其中武漢武汉市698例確診,死亡63例。

這就非常荒唐,武漢市區區不到700例的病人,居然能夠把多達10萬的醫護人員搞到人仰馬翻,忙到情緒崩潰,到處都喊人員不夠用,物資不夠用。而湖北省多達50萬的醫護人員,居然應付不了區區1423個病人,還要鬧的滿國風雨,各地緊急增援,動員全國發起募捐最基本的口罩護目鏡等用品。

退一萬步說,我們把26日全國的數據,把所有疑似病例和確診都算上,也不過只有8538例,就算把這些人全部送湖北隔離治療,也可以平均攤到5-6個醫護人員照顧一個病人,也是綽綽有餘的。可是這和我們看到的實際情況是天差地遠的。

所以,如果說官方的數據是真實的,那中共從中央到地方,從北京到武漢,可以說就是一群酒囊飯袋在上演一出世界級的,空前絕後的荒誕劇。

既然官方的數據不可信,那麼很多朋友自然會產生一個問題:真實的感染數字究竟是多少?

由於大陸封殺信息非常嚴密,外界現在很難拿到真正的內幕信息,但還是有一些途徑可以做一個大概的估算。首要的一個途徑,就是一線醫護人員的爆料。

對任何一個公共危機來說,一線人員的爆料,可以說是可信度最高的信息之一。一線人員當然也有信息不全面,局部與整體存在差異等現象,但如果有多個不同來源的一線信息,我們就是簡單拼圖一下,也能了解到一個接近真實的概況。

那麼武漢一線的醫護人員的爆料,可能大家都看到過很多了,我看到的至少就有3個以上不同來源的醫護人員爆料說,他們內部通報的數據是至少10萬感染。這其中還包括了像湖北航天醫院的胡電波醫生這樣實名爆料的人。

我們都知道醫院的制度,根據國家下發的病毒性肺炎診斷標準,發熱門診從患者症狀進行初步篩選後,會把所有符合臨床診斷標準的病例,填寫申報卡上報到防疫部門,也就是說,這個醫療系統內部通報的十萬感染數據,很有可能就是包括了確診病例和所有符合臨床診斷標準在等待試劑檢測的疑似病例的總和。這個數據的可靠性是很高的。

與此同時,海外的很多專家,雖然得不到一線的真實數據,但他們都分別根據過去傳染病的數據以及公認的傳播規律,建立了嚴謹的數學模型在進行推算。我們都知道傳染病的傳播並非完全混亂無序的,它也是要遵循一定的規律。專家可以根據這個規律,在不依賴政府的公開數據的情況下,結合疫情爆發地區的人口數,人口密度,人員流動交通數據,以及以疫源地為中心,周邊地區出現首發病例的時間,距離等等諸多公開的數據,就能夠大致估算出疫情的進展情況。

到目前為止,我們看到海外有至少三份報告對武漢肺炎疫情進行了估算,一個是英國帝國理工學院公共衛生專家尼爾·弗格森(Neil Ferguson)教授,他的模型研究結論是,至少有3萬到20萬之間的感染者,而比較可靠的平均值,大概在十萬左右。

第二份報告是英國蘭卡斯特大學、英國格拉斯哥大學病毒研究中心和美國佛羅里達大學的四位傳染病生物學家聯合發表的,他們對疫情進行了密切追蹤,並利用專業模型和現有數據對疫情及蔓延情況進行了分析,在1月23日,就是武漢封城當天,公布了這份研究報告,名稱很長,叫做《2019新冠狀病毒:流行病學參數的早期估計和疫情預估》。

這份報告的核心信息其實就兩點:1、如果病毒控制或傳播沒有發生改變,模型的估算在未來14天內(2020年2月4日),僅武漢地區,病毒傳染人口將超過25萬人。2、新型冠狀病毒的基本繁殖數明顯大於1,目前在3.6和4.0之間。這代表平均一個病人可以感染3-4個人。

第三份報告,是香港大學醫學院院長梁卓偉發表的,他根據模型研究得出的結論是,武漢市已有4.4萬人感染,而且目前疫情會以每6.2天倍增的速度發展,也就是差不多一周翻一倍。

我們就可以看到,儘管各位專家估算的模型不同,但得出的結論有一個共同點,就是政府的數據對比專家估算的哪怕是最低值,也縮小了至少10倍。

我不是專家,如果要我個人來評估疫情,我用的簡單辦法就是把專家估算的最高值和最低值做一個簡單的平均,這樣得出的數據是14萬。

其實湖北官方已經不小心提供了一個間接證據。就是湖北副省長杨云彦在27日的新聞發布會会上說,湖北全省确定112家定点医院收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开放床位近10万张。

這個數據其實很能說明問題,可能有朋友覺得,這只是代表一種預防措施,並不一定代表實際感染數量。當然這種理解也是可以成立的,但這個信息至少說明了一點,就是一線的政府官員,他們應該已經有充足的理由認定,當前的形勢需要為感染達到十萬這個級別做準備,那麼實際的情況是什麼樣,我想不用多說大家應該也心中有數了。

說到這裡,我們簡單綜合一下剛才討論的一線爆料、專家研究以及官方信息,我覺得實際感染人數以保守的估計,在十萬左右,應該是一個比較合理的數字。這個數字意味著什麼呢?我覺得最大的意義,在於我們現在可能需要以看待100年前西班牙大流感的眼光,來看待當前這場危機。

很多朋友可能對西班牙流感大爆發不太了解,由於時間關係,我們沒法詳細介紹整個事件的詳情,如果有感興趣的朋友可以自己去谷歌或者百度一下。這裡我只是簡單列出幾個我覺得西班牙流感和武漢肺炎之間有價值的一些共同點,也是關鍵點,相關的信息解讀是我個人的看法,僅供大家參考。

首先,西班牙流感病毒被確定為H1N1流感病毒,這個病毒也是RNA病毒,也是非常容易變異的病毒,這點和冠狀病毒很相似。

第二點,西班牙流感死亡者大都是青壯年,普遍認為抵抗力更虛弱的65歲以上老人和兒童,明顯低很多。這個特徵也和薩斯疫情相似,當年薩斯也是偏愛攻擊青壯年,6歲以下兒童發病非常少,這個現象現在都被列為薩斯的三大謎之一。武漢肺炎死亡病例情況現在不透明,但這個病毒和薩斯病毒有近8成的基因相同,甚至有報導說中共內部已經認定該病毒就是薩斯的進化病毒。

世界權威醫學雜誌柳葉刀發表了武漢肺炎一份研究案例報告,结果显示,在最初的41个病例中,30例为男性,占73%;年龄组方面,25-64岁青壯年患者占比高達83%,患者中位年龄为49岁,這和西班牙流感也是相似的。

第三點,西班牙流感的致病機制,是感染引發了身體免疫系統的過激反應,也就是醫學上說的細胞因子風暴,結果患者自己的免疫系統攻擊自己的身體,最終導致嚴重損害而死亡。武漢肺炎的致病機理現在並不完全清楚,但從已經曝光的部分信息看,其致病機理也是因為誘發自身免疫系統攻擊有關,所以我們才看到官方發布的武漢肺炎診療方案中,有針對重症者進行大劑量激素治療的規定,其目的就是抑制患者的免疫系統。

剛才我們花了很多的時間來和大家討論政府數據的造假,以及對比西班牙流感爆發,其實目的只有一個,就是想說明一個問題,這次武漢肺炎的嚴重性,要遠比我們想像的嚴重的很多很多。

現在很多人都無形中在用武漢肺炎在對比03年的薩斯,我覺得這可能會讓我們陷入一個認識誤區,就是認為薩斯也不過如此,等到天氣轉暖,這個病自然就減弱並消失了。要知道,當年薩斯怎麼來的其實人類並沒有搞清楚,怎麼去的其實也沒有搞清楚。這是薩斯留給世人三大謎之一,這是中共自己的專家都承認的。

但是中共將薩斯的消失大肆渲染為黨領導下的抗擊病毒的巨大成就,等於給所有大陸人製造了一個假象,誤以為薩斯的消失是人定勝天的結果,必然造成今天的大批民眾也認為這次武漢肺炎不過是薩斯的重演而已,會認為我們已經有了成功的經驗,從而掉以輕心。

從剛才的討論中我們已經看到,武漢肺炎的嚴重性,現在已經遠超薩斯。我們看到很多媒體的討論,還在說這是薩斯的重演。其實如果一定要用重演這個詞,我覺得重演西班牙流感的可能性恐怕更大於重演薩斯。要知道,現在美國少數專家已經開始嚴肅的看待這個問題。新唐人電視台的知名主播蕭茗採訪了一位不願披露姓名的生物醫學專家,他就談到這次疫情的嚴重性可以和西班牙流感相提並論。

西班牙流感是什麼概念呢?根據公開的資料,西班牙流感爆發於1918年1月,徹底終止於1920年12月,歷時3年多,期間發生了三次流行高峰,波及全球5大洲1/3人口,超過5億人被感染,最終的死亡人數最被普遍認可的數據是大約5千萬人左右。

從這幾個簡單的數據,我想大家一定也能感受到問題的嚴重性。今天之所以和大家討論這個話題,其實主要目的就是想提醒各位朋友,對這次疫情的傳播速度、廣度和殺傷力,除了看政府的公開信息,更需要自己去做一些更深入和全面的了解,然後你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做。

尤其在大陸的朋友們,如果你身在疫區已經被封閉,你可能需要有更長遠的思想準備和物質儲備,因為疫情真正的爆發高峰還沒到來,6月初夏後疫情轉弱,只是最理想情況下的一種假設,但我想老祖宗留給我們最重要的人生智慧之一,就是你面對危機,可以抱有最好的期望,但一定要做最壞的打算。如果你不在疫區,還有行動自由,那麼抓緊進行必要的防護4大件及必要的糧食、水等儲備,加上了解真實的信息,應該成為你這段時間的必修課。這個4大件是我自己的總結,就是口罩、護目鏡、一次性橡膠手套和有效的消毒液,這是最基本的裝備。當然,如果朋友們有更好的經驗,也請在我們節目下方留言,大家分享,共度難關。

好的,接下來我想再花一點時間,和大家討論一下武漢市長的甩鍋事件。這個事件其實牽涉到高層的內鬥,客觀上會影響到疫情防治。

這個事情本身很簡單,武漢市長周先旺接受央視記者專訪,一大堆話其實就兩個重點:1、早期疫情信息發布不及時,是因為沒有得到授權;2、後來果斷封城,是地方政府的決定。

當然,大家的焦點都集中在第一點,因為這等於公開甩鍋推卸責任給上級。一個地方官,公然在央視採訪中直接把上級責任拋出來,這當然是不正常的。他敢這麼做,只有兩種可能,一個是他為了保命,哪怕得罪上級,拼著不做官了,至少自己不至於被下獄問罪。另一個可能,就是奉命甩鍋。

在我看來,後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因為我們可以懷疑央視每條報導的真實性,但完全不需要懷疑央視的政治敏感性,這個採訪視頻至今仍然掛在央視網站上沒有刪除,文字版的全文也在部分黨媒繼續刊登,週先旺為了保命而自作主張甩鍋的可能性就非常之低了。

週先旺的上級,尤其在衛生防疫領域,是直屬國家衛建委的,這是國務院管轄的部門,所以從職務管轄上講,週先旺的鍋,是直接甩到了國家衛建委頭上,甚至是李克強的頭上。

但實際上武漢疫情的最終決策人是誰呢,大家都知道其實是習近平。我們看到的事實是,在習近平於20號第一次就肺炎疫情做出批示後,整個疫情通報和防控措施才發生了一個大的改變,專家組也同步承認肺炎可以人傳人並有醫護人員感染等等。

習近平在今天,28號接見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時,明確說他在農曆新年第一天主持了政治局常委會,統一部署,統一指揮,成立了中央应对疫情工作领导小组。這其實也是一種甩鍋,潛台詞就是在這個會之前並沒有統一部署和指揮,那責任不是他的。

我們都知道,現在疫情小組的組長是李克強,因為這是他工作職務範圍內的事情,避無可避。央視安排週先旺做採訪直播,和李克強頂著組長名頭到達武漢視察是同一天。

央視第一個喊出央視姓黨,自然算得上是王滬寧的急先鋒,而王滬寧不僅是習近平的寵臣,掌管文宣大權,同時也是疫情小組的副組長。所以,這個甩鍋路線圖,其實是很清楚的。

週先旺公開甩鍋李克強,等於把中共高層的矛盾晾曬在大眾面前。中共內部的紛爭當然會直接影響到疫情防控,週先旺的所謂授權說法,已經就證明了這點。而疫情的惡化,反過來也必然加劇中共內部的裂變,中國不但正在迎接一場重大的公共衛生安全危機,而且很可能還會迎來一次重大的社會變化,這其中具體的問題,我們以後再和大家進行討論,今天就聊到這裡了,謝謝各位的關注,我們下次見。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