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關心】蘇萊曼尼之死令中共進退兩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1月31日訊】【世事關心蘇萊曼尼之死 令中共進退兩難:

美國無人機斬殺了伊朗對外行動最高指揮官聖城旅旅長 卡扎姆•蘇萊曼尼,三週後美伊緊張局勢平息了下來。伊朗進行了有限度的報復,向美國駐伊拉克基地發射了導彈,但沒有造成美國人或伊拉克人死亡。發射這些導彈被視為為了避免升級挽回面子之舉,不過此後伊朗內部的局勢反而升級。

 伊朗軍隊擊落烏克蘭客機後,伊朗爆發了反政府抗議活動,與幾天前發生的聲勢浩大的悼念蘇萊曼尼的場面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伊朗人民的真實感受究竟如何呢?

 納嘉爾·默特扎維(伊朗裔美國新聞記者):「這是一個非常多樣化的國家,現在兩股力量又非常對立。」

 蕭茗 :「那麼您認為伊朗正處於可能再發生一場革命推翻現政權的邊緣嗎?」

 斯蒂芬·班農(前白宮首席幕僚):「它不會在一夜之間發生,但是人們已經看到新的曙光了。」

 蕭茗(Host/Simone Gao):「蘇萊曼尼已被美國的無人機斬首,但是一直在資助伊朗恐怖行動的是什麼人呢?」

 斯蒂芬·班農(前白宮首席幕僚):「對我來說,決定性的因素是中共,因為從根本上講是中共在支撐著他們、養活著他們。」

 蕭茗(Host/Simone Gao):「如果美國被拖入伊朗的政權更迭和國家重建,它將沒有足夠的精力來應對中共的挑戰。」

 斯蒂芬·班農(前白宮首席幕僚):「待會我告訴你,川普總統不會涉入伊朗的重建問題。

 蕭茗(Host/Simone Gao): 歡迎收看《世事關心》,我是蕭茗。美國無人機斬殺了伊朗對外行動最高指揮官聖城旅旅長卡扎姆·蘇萊曼尼。三週後,美伊緊張局勢平息了下來,伊朗進行了有限度的報復,向美國駐伊拉克基地發射了導彈,但沒有造成美國人或伊拉克人死亡,發射這些導彈被視為是為了避免局勢升級挽回面子之舉。不過此後,伊朗內部的緊張局勢反而升級了。成千上萬的民眾抗議政府擊落一架民用客機,他們甚至呼籲罷免最高領導人。伊朗現在是處於革命的邊緣嗎?美國會被捲入另一場區域戰爭嗎?中國將從中得到什麼?失去什麼?今天我們這一期《世事關心》就來探討這些問題。

 伊朗正處於一場革命的邊緣嗎?

經過3天的否認1月11日,伊斯蘭革命衛隊終於承認它擊落了一架烏克蘭飛機,造成了「災難性錯誤」,機上176名乘客全部遇難,在這些遇難旅客中有130名擁有伊朗國籍。1月11日以來抗議者和哀悼者湧入德黑蘭的街道大學,並蔓延到其它幾個城市,抗議者高呼「正議何在」,並呼籲罷免最高領導人阿亞圖拉·阿里·哈梅內伊。這些反政府抗議活動與之前航拍顯示伊朗各城市爆發聲勢浩大的哀悼蘇萊曼尼之死的場面,形成鮮明的對比,據伊朗國家電視台報導,一百萬送葬者走上街頭,哭泣的民眾手持蘇萊曼尼的肖像。蘇萊曼尼被視為曾在兩伊戰爭中保衛伊朗的英雄。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同樣是這位「英雄」下令處死了去年11月舉行示威遊行抗議政府的1500多名人士。包括蘇萊曼尼的革命衛隊在內的伊朗安全部隊,精心策劃了這場鎮壓行動。為了了解伊朗人民的真實感受最近在華盛頓特區阿拉伯中心舉行的一次活動上,我採訪了伊朗裔美國記者。

 納嘉爾·默特扎維(伊朗裔美國新聞記者):「其實不是只有一種觀點,當然這是一個非常多樣化的國家,現在兩股力量又非常對立。蘇萊曼尼屬於革命衛隊是強硬派,大家認為他是一個非常有爭議的人物。伊斯蘭革命衛隊是伊朗採取強硬路線的核心基礎,一部分人擁護革命衛隊,而另一部分人則討厭革命衛隊。」

 蕭茗(Host/Simone Gao):「各自比例占到多少?」

 納嘉爾·默特扎維(伊朗裔美國新聞記者):「這很難說,因為沒有做過民意調查。但是從過去的兩次總統選舉中我們可以知道,大多數人投票選舉了溫和的總統。也就是說,在選舉中有強硬派人物參加競選,但他們沒有贏得多數選票。不過,是一半一半嗎?我不這麼認為。有什麼大的影響嗎?可能沒有。但是我告訴你這個,一些民意調查表明,蘇萊曼尼是一個相當受歡迎的人物。因為我說過,他是與伊斯蘭國ISIS 作戰的指揮官,一提到ISIS,每個宜蘭人都談虎色變,因此人們對他的支持不是因為他在敘利亞、伊拉克幹的那些事,那麼多的暴行,而是因為他在與伊朗人民的這個強大的敵人作戰,所以對他這個特定人物的支持,不僅僅是因為他是個強硬派。所以,是的我們看到數以百萬計的人走上街頭,他們不僅是紀念他,而且也是譴責,在他們看來是來自美國的侵略,或局勢升級可能導致的潛在的戰爭。所以在伊朗街頭也有這種反戰情緒,然後在同一時間11月發生了反政府抗議活動,緊接著,伊斯蘭革命衛隊再次擊落民用飛機,引發了一場重大災難、公關危機,人民紛紛起來抗議,因此,這些力量參與了進來,當然,你參加蘇萊曼尼的葬禮,你有人身安全,因為這是擁護政府的行為,當你抗議強硬派時,基本上就是冒著生命危險,使自己處於危險之中了,因此,我們看到的實際上可能是,一個比較小的數字,但是在這個國家中,肯定存在著反對的力量。」

據媒體報道,伊朗當局做出了巨大的努力,盡可能的動員人們參加葬禮,它讓政府部門停止辦公,讓學校停止上課,把學生召集起來,並要求政府官員與家人一起出來,並提供免費班車,讓分散在全國各地的人都來參加。

 蕭茗(Host/Simone Gao): 20世紀70年代後期,史帝夫·班農是一名年輕的海軍軍官,在伊朗人質危機期間被派往伊朗,他告訴我,在伊朗人民如何看待美國這個問題上,現在已經發生了明顯的變化。

斯蒂芬·班農(前白宮首席幕僚):「我在那裏待了很長時間,我認為現在情況有了很大的不同。在上週抗議活動中,最重要的事情,還不僅僅是焚燒蘇萊曼尼的畫像,他們還舉著美國國旗,舉著以色列國旗,以往伊朗當局把這兩國的國旗丟在地上,讓人們去踐踏的,而現在伊朗年輕的千禧一代卻不這麼做,他們不會踩美國國旗,也不會踩以色列國旗,他們說,在這裏讓我們得不到自由的不是美國,不是川普,而是像蘇萊曼尼將軍這樣的人,哈梅內伊這樣的人。哈梅內伊是伊朗、伊斯蘭共和國的最高領袖,是毛拉們剝奪了他們的自由,就像中國的中共一樣。記住,中國人民是世界上最勤勞、最正派的人民,現在不是美國人民跟中國人民作對,甚至不是美國和中國作對,是中共利用了中國和中國人民,把他們作為滿足自己慾望,積累財富的工具,所以我覺得大家已經開始看到了人民,無論是在貝魯特反抗真主黨的人民,在香港反抗中共的人民,在台灣反抗中共的人民,還是在德黑蘭反抗毛拉的人民,你會看到人民特別是年輕人,他們說,我再也不想這麼幹了,我不想聽他們的謊言了,我想要的就是讓他們滾蛋,我要自由、我要法治、我要資本主義。」

蕭茗(Host/Simone Gao):「那麼您認為伊朗正處於,可能再發生一場革命,推翻現政權的邊緣嗎?」

斯蒂芬·班農(前白宮首席幕僚):「我想隨著時間的推移,會的。顯然,你會看到一場殘酷的鎮壓,在剛過去的11月、12月,就有1500名示威者被殺害,顯然,就像發生在香港的殘酷鎮壓一樣,像發生在中國大陸的殘酷鎮壓一樣,在這些大城市,一旦有人奮起反抗就遭到鎮壓,它不會在一夜之間發生,但人們已經看到了新的曙光,對吧,人們已經看到了新的曙光。」

接下來,我們談一談,會發生大規模的軍事行動,國家重建嗎?川普總統究竟會採取什麼樣的中東戰略呢?請別走開。

美國對伊朗的政策

伊朗承認意外擊落民航飛機後,憤怒的示威者舉行了抗議活動,但是卻遭到當局發射催淚彈及殘酷抓捕,儘管伊朗警方否認向抗議者開槍,但社交媒體爆光的視頻似乎表明,德黑蘭街頭發生了開槍和流血事件。川普總統於1月12日發推文,呼籲德黑蘭領導人停止殺害示威者,一天前,川普還用波斯語和英語發布推文,說他的政府正在密切關注伊朗的抗議活動。

蕭茗(Host/Simone Gao):「如您所說,川普總統以波斯語和英語發布推文來支持抗議者,說伊朗你不能對抗議者實施屠殺,也不能關閉互聯網,總統似乎正在與伊朗人民互動,同時他把伊朗人民與伊朗當局分開,您認為這麼做好嗎?」

斯蒂芬·班農(前白宮首席幕僚):「我認為,因為他講話就像他在美國這邊講話一樣。別忘了,他和美國國內那些精英階層似乎拋棄了的不關心的工薪階層是有直接交往的,當川普總統到各地發表演講時,他的話都能直接說到人的心理去,他明白這一點,我相信他了解台灣的情況,了解香港的情況,了解德黑蘭的情況,因此我認為這樣的推文您以後還會看到更多,我只是覺得他用波斯語這一點太出人意料了,是吧。大家的腦袋好像一下子都炸開了一樣,毛拉們顯然知道川普總統正在關注這件事情,德黑蘭的領導層,那些多少鎮壓了伊朗人民,特別是鎮壓了德黑蘭人民的激進的毛拉們,應該知道川普總統已經用無人機斬首了你們的一位將軍,對吧。整個人從人間蒸發了,現政,川普總統通過現代社交媒體,直接與街頭抗議者溝通,伊朗當局應該非常擔心。」

蕭茗(Host/Simone Gao):「我們談談潛在的伊朗報復行為。您如果比較哈梅內伊和本·拉登的心態?哈梅內伊是否會考慮在美國本土對美國再搞一次911 事件?」

斯蒂芬·班農(前白宮首席幕僚):「您看,伊朗是世界上最大的支持恐怖主義的國家,是國家支持的恐怖主義,他們就是這樣的一幫人。正是德黑蘭的毛拉們在1979年,劫持了我們的52名人質並將他們扣留了,扣留了多久,一年吧,將近一年。還有他們1983年炸毀了位於黎巴嫩的海軍陸戰隊軍營。他們一直在打美國,能殺多少美國人就殺多少美國人,在最近的四十、五十多年的時間裡一直這樣做,他們一直堅信美國是「大撒旦」、是「魔鬼」,必須幹掉美國。這可不是川普或班農說的、也不是我們秉持自由、民主和法治的盟友說的,這是從他們自己嘴裡說出來的。有一天他們曾說過必須幹掉美國,美國是他們的大敵,所以我們必須始終保持警惕、必須關注ISIS。別忘了川普總統在一年之內就摧毀了伊斯蘭國、摩蘇爾、拉卡、整個哈里發。他們曾經奴役了800萬人,他們曾經霸佔油田、收取稅收,每月從歐洲招募20,000人,把人斬首,把基督徒從像動物一樣囚禁在籠子裡,然後斬首。對和他們意見不一致的穆斯林酷刑折磨。於是,川普總統派無人機幹掉了伊斯蘭國ISIS 的最高領導人巴格達迪。總統都了解這些,我認為這就是為什麼美國保持警惕的原因。所以當蘇萊曼尼將軍剛開始計劃對大使館採取行動的時候,你們節目的觀眾現在應該明白川普為什麼當初說不會再出現,「班加西事件」這句話的含義了吧,在他的監控下,不會再出現班加西這樣的事件了,而且他還會主動出擊,所以如果你的名字已列在恐怖份子的監控名單上,你最好小心點,你不要想著怎麼在中東殺美國人、殺歐洲人、或者殺其他的穆斯林,你掂量一下自己的小命吧。因一旦你出現在這份恐怖份子監控名單上,川普總統是不會放過你的。」

蕭茗(Host/Simone Gao): 儘管如此,川普總統斬殺蘇萊曼尼,因沒有做出合理解釋而受到嚴厲批評,並有可能將美國再次拖入一場區域戰爭中,這種事會發生嗎?在中東政策方面,川普總統與小布希總統相比如何,有何不同?對此我採訪了空軍退役准將哈德森學院高級研究員羅伯特·史伯丁先生,下面我們來聽一聽他的觀點。

羅伯特·史帕丁准將(哈德森學院高級研究員):「我認為他們二人之間的區別是川普總統更不願意陷入,一種長期衝突或動用軍事力量,當沙特人在那裏的時候,或者當伊朗人轟炸了油田的時候,川普本來是可以動武的,當商船在波斯灣被伊朗襲擊後,他本來可以動武的,所以有好幾次了,甚至當美國無人機在波斯灣國際水域被伊朗擊落時,前面提到的任何一次,只要他武力報復伊朗,都是有充分的正當理由的,然而川普沒有這麼做,與小布希相比,川普在動用軍事力量方面更加慎重。當然了小布希總統要應對的是911事件,不過他也確實非常願意動武,實際上他也真的調動了相當大的兵力。」

下面,我們談一談中國的困境,請別走開。

中國的困境

兩年來,中共的全球野心不斷膨脹導致川普政府的外交政策發生了重大轉變,當今的川普政府正在密切關注著來自中國的威脅。蘇萊曼尼被斬首後,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敦促美國保持冷靜和克制,避免緊張局勢進一步升級,且應維護中東海灣地區的穩定與和平。

中國是伊朗最大的貿易夥伴,也是2019年2月對伊朗實施制裁前伊朗最大的原油買家。中國不顧美國的制裁禁令,仍然從伊朗進口石油,只是進口量降低了很多。最近幾個月大量伊朗石油通過阿聯酋和馬來西亞進入中國,這兩個國家都是受歡迎的船對船轉運中心。於此同時,中國從華北大连的保稅倉庫中卸下來自伊朗的石油。去年9月川普政府對違反華盛頓禁令從伊朗進口石油的中國公司和個人實施新的制裁。1月10日在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簽署之前,美國財政部長史帝文·姆欽告訴福克斯新聞,中國實際上已將其從伊朗購買的原油削減至零。

今年來由於中國的「一帶一路」計劃,伊朗已經擴大為連接東西方的貿易樞紐,伊朗發現從戰略上自己正處於中國地緣政治計劃的中心位置。

2016年1月,習主席對德黑蘭進行了具有里程碑意義的訪問,中國同意在10年內深化與伊朗的戰略關係,將中伊雙邊貿易額提升至6000億美元。

蕭茗(Host/Simone Gao):過去20年來,美國深陷中東泥潭,而中國卻從經濟上、政治上和軍事上在中東獲得了最大程度的擴張,通過「一帶一路」計劃中東已成為中國全球野心的重要組成部分。與美國不同,中國通過經濟手段對這一地區施加影響,在這場美伊新衝突中,中國處於什麼樣的位置,如果美國再次捲入中東戰爭,是否會分散其本應集中應對中國的注意力,就這些問題我請教了班農先生。

蕭茗(Host/Simone Gao):「所以我認為一個令人擔心的問題是,如果美國捲入政權更迭和伊朗重建,它將沒有足夠的精力來應對來自中共的挑戰。」

羅伯特·史帕丁准將(哈德森學院高級研究員):「我待會告訴你川普總統不會涉入伊朗重建問題。請注意他還在談我們已經在中東花掉的7萬億美元。他實際上是在說,我們需要重新構建與阿富汗的關係問題,他要做的是與這些國家對著幹,特別是與那些我們在技術,資本市場、貨幣和貿易方面占優勢的國家,對吧?他將用經濟戰、信息戰來真正改變他們的行為,我不確定他對政權改變的熱衷,是否像對他們行為的改變那樣熱衷,這一點你以後會逐漸看到的,現在你已經看到德黑蘭大街上已經有一些年輕人出來支持川普總統。幾週前,蘇萊曼尼和共和國衛隊逮捕或已實際殺害了參與示威遊行的1500人,鎮壓了這些抗議活動,所以川普總統非常的精明,這就是為什麼他發動了一次無人機襲擊,一次外科手術式的斬首蘇萊曼尼將軍的無人機襲擊,同時也讓什葉派民兵組織的一些高層領導人長點記性,所以川普總統不會,他太精明了,他懂,他不想對中東做太多的承諾束縛住自己,因為他非常關注中國正在發生的事情。」

蕭茗(Host/Simone Gao):川普對伊朗的意圖很明確,他不願意搞大規模的軍事行動或伊朗重建,但他也不介入政權更迭,如果這是伊朗民心所向的話,對中共來說,美伊之間的緊張局勢讓他們左右為難,這看起來可能是一個分散美國注意力的機會,但該地區任何劇烈的動盪,都可能危及中國的擴張計劃。更重要的是斬殺蘇萊曼尼對中共來說就是一個事實檢驗,即為了恢復秩序,美國有意願,也有能力清除那些壞蛋,感謝您收看《世事關心》,我是蕭茗,下次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