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醫護人員透露:只有快死的人才能住院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1月31日訊】武漢封城後肺炎疫情依然失控,當地醫療系統陷入崩潰邊緣。日前,從英國回到武漢遭遇這場疫情的施女士對美媒說,她父母不幸染病,但醫院無法收治他們。醫護人員透露說,「只有快死的人才能住院」。

30多歲的施女士1月10日從英國飛回家鄉武漢,準備和身患絕症的母親度過最後一個中國新年。但誰也沒料到,她此次回家卻遭遇一場世紀大瘟疫。

據CNN報導,施女士返回武漢時,周圍許多人都感染了新型冠狀病毒,但她當時並不擔心,因為中共政府宣稱疫情「可防可控」。

一週後,有認識的醫生偷偷告知施女士要戴口罩,她這才意識到情況變得越來越嚴重。她透露,那名醫生私下去各個認識的病人家中勸大家戴口罩。

現在,施女士已回家3個星期,武漢肺炎疫情已蔓延全中國,並且擴散到世界各地。更糟糕的是,施女士與67歲的父親也疑似感染了武漢肺炎。

1月26日,施女士開始發燒,她去醫院看病時發現,有20多名病患在等待,現場只有1名醫生在幫大家做檢查。

武漢肺炎疫情失控,患者暴增,醫院不堪負荷。(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她接受了鼻腔、電腦斷層攝影、抽血等3種檢查,經過9個小時的等待後,醫生說她可能感染冠狀病毒,但沒辦法進行最後的化學試劑測試,施女士只能被當作疑似病例,她的父親也是一樣。

生產這種試劑的之江生物公司表示,該公司每天可生產8000盒試劑,庫存原料可檢測200萬人。但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公開承認,從1月中旬開始,武漢每天只能幫300個病人檢測。

武漢許多民眾都無法被確診,因此也無法住院。而且很多確診的病人也無法住進醫院,因為醫院已經爆滿,沒有床位。

中國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長陳秉中對大紀元披露,武漢現在非常危急,內部人傳出的信息指,病人多到搶救不過來,一床難求。而且當地限制發放檢測冠狀病毒的檢測盒,不敢給病人確診,因為如果都給檢測出來了,這責任就大了。

陳秉中表示,中共官方為掩蓋疫情嚴重程度,「限制發檢測盒,層層造假隱瞞,很多病人來不及治療,延誤病情,得不到早發現早治療,這個危機也是當局的大責任,人命關天。」

武漢「封城」後,患病的武漢市民及其家屬們被逼入絕境,不少人在網絡上求救。1月28日,名為「泰禾18某禾苗」的林某在微博上發帖求救:「我求求你們快找人闢謠、警察抓我、政府找我、只要我父母還有救,求求大家救救我父母。」

圖為武漢醫護人員正在收治病患。(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經過微博實名認證的林女士,當天13:48分發帖說,「這就是現在的武漢,120終於送到了醫院,醫院連氧袋都沒有,只能放在門診地上。我爸快不行了,重度病毒性肺炎、呼吸衰竭、重度糖尿病。母親也於一週前確診病毒性肺炎,不知道兩老能不能挺過去。」

當晚21:16分,她發帖說,「到現在為止,老爸還是在門診躺著,飯又沒有吃進去,情況越來越糟糕,我真的不知道怎麼辦了。」

1月29日凌晨,她還在醫院繼續發帖,「凌晨40分,依舊無法入睡。不停地根據大家提供的渠道方法打電話,想盡一切可能。可依然有心無力,父母親還在門診躺著。」

網名為「一瓶鹽汽水兒」的虞某也一直在微博上,為自己感染上武漢肺炎卻遲遲得不到救治的父親,呼籲求救。

1月27日16:11分,虞某在醫院裡排隊等候時發帖說,「120送來只能放在地上,我爸快不行了,我不知道誰能救他。」

3個半小時後他繼續發帖說,「我今天看到最多的兩輛車,一輛黑一輛白,我父親現在坐在過道的坐位上,不知道能支持多久。」

杭州女教師胡維麗今年回武漢與父母團聚過新年,不料中共政府所說的「可防可控」,瞬間變成追魂奪命的封城大災難。胡維麗的父親感染了新冠狀病毒肺炎,無處就醫,家中多數成年人也疑似染病。

她在微博上發布求救帖說,「我已經發燒三天,我媽也已經發燒,我弟媳婦也發燒,都沒有人管……又不能出去……就讓我們在家裡坐著,等死。」

胡維麗呼救說,「他(政府)就是不來管,確診病人都沒人管!家裡還有三個未成年的孩子!像這樣我們一家人怎麼活啊?怎麼活?請救救我們!我的聯繫電話:13606717635」。

目前,武漢當地醫護已處於崩潰邊緣,醫護人員不堪重負。一名護士對施女士透露,防護服相當匱乏,大家只能在輪班結束時將防護服消毒,第2天再繼續穿。

這名護士就職的醫院共有500名醫護,其中有30人已感染隔離。另一所醫院的護士則說,她們院內至少有10多名醫護也感染了新型冠狀病毒。

(記者羅婷婷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