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驚奇】政府內祕密: 5米安全距離、重慶潛伏期更短? 武漢觀眾6點爆料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1月31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今天我們要揭示很多信息,一切的一切,先從此前的8名「謠言」傳播者說起。

8造謠者被平反 他們為何說新病毒是SARS?

最近我們報導了,有8個人,因為12月底在網上傳播有關疫情的所謂「謠言」,新年1月1日被武漢公安公開通報。

但是,1月28日得到中國最高法院官方微博發文「正名」。說他們主觀無惡意,而且客觀上有提醒疫情防控的作用,所以呼籲當局應對這類所謂「虛假信息」,要保持寬容。

在1月28日最高法院表態後,1月29日,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學首席科學家「曾光」,又接受《環球時報》採訪,採訪要點還得到了《人民日報》的社交媒體轉載。曾光說:疫情初期因為「傳謠」被武漢警方約談的8個人,他們透露武漢出現「SARS」是「可敬」的,是「事前諸葛亮」,可以給他們很高的評價。
現在這8個人可以說得到昭雪,但是當初抓他們的時候,大陸媒體可是另一套說辭,比如央視,我們現在來回顧一下。

從公安行動、媒體高調批評傳謠,再到最高法院和國家級專家先後表態,以及高級喉舌媒體報導,高調地給這8個人正名。是因為知錯就改的美德嗎?可能不是,而是民間對真相的討論和挖掘越來越深入,有些事情瞞也瞞不住,接下去,可能要故伎重演,先平反被冤枉的人,為下一步拋出某個或某些官員問責,做鋪墊。

問什麼責呢?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已知疫情嚴重性的時間,要遠遠早於官方正式公布的時間,甚至比現在公眾已知的時間,還要早。

這就要說到,這8個謠言傳播者當初傳播的,是什麼「謠言」。

其實,當時他們被抓的時候,就已經有疑點了。因為公安沒有公布他們傳的,是什麼謠言。如果說抓傳謠者,是為了停止謠言傳播,那抓他們的同時,應該告訴公眾,他們的謠言是什麼,好讓大家辨別啊。但是沒有,具體言論最近才陸續被外界知道。

比如,微博《平安武漢》在1月29日發布了一條信息,似乎在呼應最近為他們正名的聲音,這條信息對相關8個人當時的事情,做了更細緻的交待。

這條微博說:2019年12月31日,武漢市衛健部門發布有關肺炎的情況通報,之後有人舉報發現不實消息,公安「先後」對相關8個人進行調查、核實。根據調查,8人分別傳發了:1)某醫院已有多例SARS確診病例;2)確診了7例SARS;3)另一間醫院接收疑似非典的一家三口;等等。最後公安對他們的處理這條微博也交代了,說是教育、批評,沒有給予處罰。

8人之一的李醫生,具體名字不說了,他的名字很多觀眾應該已經知道了。李醫生後來在微博上公開了武漢公安對他的《訓誡書》,上面透露了一個非常重要的時間點,就是至少訓誡書上這個人,在微信上傳播所謂謠言的時間,是在12月30日。

名為沈公子的一個帳號,1月29日在微博上透露,被抓的8個人,全部是武漢的醫生。他們分別屬於三個微信群「武漢大學臨床04級群」、「協和紅會神內」、「腫瘤中心」。

隨後,這篇博文指出,當時唯一可以摳字眼抓人的是,當時只有SARS檢驗盒,所以對於新型病毒只檢驗出了類似的結果,上報國家疾控中心的時候,也會按高度懷疑SARS上報。

因為很多可靠消息證實,目前外界已知的這種新型肺炎病毒,跟SARS病毒非常像。最後,這篇博文還透露:當初被誣陷傳謠的這8個醫生,都在搶救病人的最前線。這篇博文並得到另一個帶圖樣V的、名為「來去之間」的微博帳號轉發。

剛才我們提到的李醫生,他當時發出所謂「謠言」的微信截圖,也被人傳了出來。李醫生當時在帶有04級字樣的微信群裡說:華南海鮮市場確診7例SARS,他還附帶了檢驗結果報告,上面顯示,「SARS冠狀病毒」的字樣,李醫生還說這7例病人當時在後湖院區急診科隔離。這段微信對話時間,顯示是2019年12月30日下午5點43分。

到了當天下午6點42分,李醫生的信息又在群裡出現。當時群裡另一個人說:小心我們班級群被封號了。而當時李醫生的回答是:最新消息,冠狀病毒感染確定,正在進行病毒分型,大家不要外傳,讓家人親人注意防範。

在這裡李醫生不讓外傳,不知具體是什麼原因,我們暫時不做討論。但是綜合以上信息,我們得到兩點重要信息:一是,至少在12月30日,武漢當地的醫生們,就發現了傳染病病毒;二是,這種病毒跟SARS非常像。

那麼,他們為什麼說,這種病毒,跟SARS很像呢?所謂謠言是30日傳出去的,那麼言論中提到的新病毒,是誰更早時間檢測出來的呢?

圍繞這些問題,有一篇文章可以解答,文章《記錄一下首次發現新型冠狀病毒》,是從事病毒研究工作的、署名為「Winjor 小山狗」的作者,結合自己的經歷與他在微信上的「聊天記錄」截圖,寫成的一篇文章。文章1月28日發表在微博,1月29日修改,但是目前已被刪除。

這篇文章的作者使用匿名、也沒有透露自己所在公司的名稱,但是在一幅截圖中他圈出了自己所在的公司,但名字只露出一半,寫著Institute of Pathog..然後就沒了,我們分析,這個比較可能的全名是Institute of Pathogen Biology,直譯過來是「病原生物學研究所」。

寫這篇文章的人,說自己是所在公司,應該是全國最早上報發現新病毒的機構,而且根據GISAID數據庫網站上的數據看,他們蒐集到樣本的時間也是最早的,是在2019年12月24日。就在我們剛才引用的圖片中,大家就能看到日期,相對表格中其它日期,這個日期的確是最早的一個。

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內部聊天 揭示了什麼?

他的這篇文章,至少透露了三項重要的信息。

1. 新病毒危險性最早12月27日已知 不止一家機構發現

作者「小山狗」在12月26日早晨9點左右就開工了,通過「mNGS病原微生物檢測技術」對醫院送去的病人病原體樣本,進行自動解讀。本來沒什麼問題,他就開始別的工作了,但是,他說,意外的是,他發現有一個樣本被報出了一種敏感的病原體:SARS冠狀病毒。

但是他到後台查看詳細分析數據,發現並不是SARS,只是相似度約94.5%。他當時想到三種可能:一是SARS病毒的不同毒株基因組有一定差異;二是距離SARS爆發過去17年,RNA病毒可能已經發生突變;三是,與SARS近緣物種的錯誤對比。

隨後他展開了詳細分析,當天中午前,經過複雜的檢測程序,發現這確實是一種近似於SARS的病毒。

其實在26日中午,染上這個病毒的患者病重,醫院方面來催檢測結果,但是這個病原體還需要進一步確定,一旦確定就是重大傳染疾病,所以他們還是推遲把結果給醫院,還把數據分享給中國醫學科學院病原所,一起分析。

這樣,相關分析一直持續到12月27日,大約27日中午,他們得出一個初步結論,就是:這可能是一種跟「源自蝙蝠的SARS類冠狀病毒」類似的新型病毒。雖然對新病毒的傳染性、致病性當時都還未知,但是作者已經意識到問題的潛在嚴重性,隨即全面消毒實驗室,並銷毀樣本,監測了實驗操作人員。

同時,他們也已經溝通了有關醫院,對相關患者進行了隔離。27日和28日,他們公司的領導親自跟醫院還有疾控的人談話說這件事,29日和30日還親自去武漢,跟當地相關醫院還有疾控中心匯報。作者說,至少30日,武漢的醫院和疾控的人已經知道有多名攜帶此類病毒的患者,他自己在30日那天也知道了,攜帶這種病毒的患者不只一個人。

也是在30日下午,另一個檢測病毒的公司,從患者樣本裡檢測到了同一種新病毒,但不同的是,這家公司直接發出了「SARS冠狀病毒」的檢測報告,瞬間引爆消息!

大家想到我們節目一開始說的那名所謂傳播謠言的李醫生,他就是在12月30日下午5點43分,傳出的「華南海鮮市場確診7例SARS」的消息。隨後還發生了其它的,有關部門30日晚發了所謂「不明原因肺炎」的公告,31日凌晨公眾間也開始傳播這一資訊。

2. 作者對官方推遲公布 與對新病毒樂觀 感到失望

後來作者得到了另一個檢測病毒公司有關這種新病毒的「基因序列」,經過檢測,在12月30日深夜,作者的結論是:兩家公司的病毒,確認是同一種,沒有疑問!這時,作者說他有點緊張,因為擔心這種新型病毒,會像SARS一樣恐怖。

但同時他也慶幸,在較早時間發現了這種病毒,能夠在病毒大範圍傳播之前進行預防,但是這種大型傳染病毒的公布,還要等國家級的機構宣布。但是,至少在1月2日,作者已經小心把消息透露給朋友。他提到一句話:從(當時)感染的病例數目來看,(新病毒)可能有很強的傳播能力。

因此,他也對1月1日,武漢警方抓捕相關8名傳謠者表示失望,認為「科學上尚未有定論或者有爭議的東西,難道直接就是謠言了?」作者說:「這種闢謠的論調,跟那些過度樂觀的宣傳,都會把事情推向難以挽回的局面」。

同時,他也質疑,為什麼他們兩天就分析出病毒結果並上報,而官方直到1月7日才發出消息,武漢肺炎是由「新型冠狀病毒」引起的呢?

就算到了專家們看到,疫情逐步惡化的1月12日,作者發現,官方在後續宣傳上還是過於樂觀。比如,當時官方說新病毒不排除「有限人傳人」,而且「可防可控」!且不說可防可控,作者質疑,這有限人傳人的說法,會誤導很多公眾,因為有限人傳人是A傳給B,B再傳給C,可能C不再傳染給別人了,不過還是會傳染。

3. 擔心病毒外洩 此前布魯菌發生過外洩

對於這種新型病毒的來源,作者也在文章中做了簡單討論,除了早期患者可能有人接觸過蝙蝠,或者被蝙蝠咬過,他還提出了一種擔心:就是那裡的「人工病毒」相關工作人員,操作不慎而被感染!

作者還提到了一個例子,就是大陸農科院直屬的蘭州獸醫研究所,在前不久的2019年11月底,發生的該所部分學生感染布魯氏菌的事件,後來還造成其他人感染。作者沒有直接說點名事件發生單位和責任方,但根據他提到的信息,不難發現,指的就是11月底蘭州的這起事件。

根據甘肅省衛生健康委員會在2019年12月26日的官方解釋,這起感染事件是偶然事件,是鄰近蘭州獸醫研究所的中牧實業股份有限公司蘭州生物藥廠,在2019年7月24日到8月20日生產「獸用布魯氏菌疫苗」的時候,因為消毒劑過期,對含有疫苗菌株的廢氣消毒不徹底造成的(洩漏),而蘭州獸醫研究所正好在這家疫苗企業的下風向,因而導致事件發生。

那麼,現今這場波及全球的新型病毒肺炎疫情,到底起因是什麼?我們還要繼續查找真相。

疾控中心專家論文:再揭示三個重要真相

然而,對於疫情回應遲緩,大陸方面也有公開的反思。

大陸媒體《新京報》引據在北京時間1月30日發表於世界權威期刊《新英格蘭雜誌》(NEJM)的一篇論文,提出了這篇論文所揭示的有關疫情的三個最新信息。這篇論文由包括中國和武漢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在內的多名大陸高級專家撰寫,其中包括就中國疾控中心主任「高福」。

論文題目是「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在中國武漢的初期傳播動力學」,這是迄今最詳細的有關武漢肺炎病毒的流行病學數據,患者樣本包含425人。這篇論文揭示的三個信息分別是:

第一,2019年12月中旬,武漢就已經發生密切接觸者之間的新病毒人際傳播。

論文中提到,通過12月10日到1月4日之間的數據,研究人員就發現,12月31日以後,感染人數會增加。而且論文中的一張圖表標記,2020年1月1日以前,就有14人因為人際接觸而感染新病毒。

第二,1月1日至11日之間,已經有醫護感染。

還是這張論文中的圖表,我們可以發現,在這11天之間,已經有7名醫務工作者感染。但直到1月12日的官方通報,都沒有提到醫務人員感染。

第三,1月以後每天都有新增感染案例,但官方沒有更新數據。

我們來看《武漢晚報》1月11日的這篇微博消息,說武漢市衛健委通報,1月3日以來,沒有發現新病例,仍是初步診斷的41例。

但是我們根據這篇疾控中心主任高福等人的論文能清楚看到,這張配在論文的另一張圖表上,1月1日之後的每天都有新增的感染案例,可是為什麼直到1月11日,武漢市衛健委還說沒有新增病例呢?

針對以上至少三個疑問,《新京報》引用到一名浙江大學教授的微博文章,文章中提到:這篇論文,是這名教授「第一次實錘看到明白無誤的證據,新冠狀病毒人傳人的證據被有意隱瞞了!」

外界很多人質疑高福等人,手拿數據不早報給公眾,是有什麼干預因素在裡面嗎?還是他們自己等著在國外學術期刊發表論文博取名聲呢?

武漢市民爆料:6點重要信息

節目最後,分享一位武漢市民的爆料。他叫David,因為安全原因沒有告訴我全名,但是他說自己在武漢政府部門做過事情,所以知道很多內容,他給我們《新聞拍案驚奇》爆料。含6點重要信息,現在一一分享給大家。但是因為是觀眾爆料,本節目不背書以下任何信息,就是提供給大家參考。

1. 新病毒感染力加強幾乎可以確定5米安全距離,感染如果繼續進化可以通過空氣傳播;

2. 你們所確定的武漢五醫院27日死了七十多人可以證實,當天微博爆料,武漢五醫院斷網斷,消息最後闢謠,已經可以證實是真的,27日和28日武漢市死了四百多人,通過看致死率達到了15%;

3. 病毒可以根據人類居住的地方進行自己的變異,例如重慶的病例潛伏期只有2天,證明感染以後7天之內致死機率很大,致死率可能超過武漢本地的肺炎;

4. 近日3天潛伏期的患者全爆發已經失控,武漢市的61家醫院全部爆滿,很多患者基本上住不了院在家自行隔離;

5. 軍隊傳出有孝感軍官感染肺炎,其餘約200空降兵被隔離得到證實,武漢和黃岡的部分部隊也已經感染;

6. 新型病毒通過光滑表面的存活時間可以存在45天,毛絨衣服上面存在的時間是幾個小時。

好,歡迎您訂閱和分享我們的頻道,也歡迎您成為我們的會員。我們下次節目,再見啦!

新唐人《新聞拍案驚奇》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