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被瞞 中國民眾失望憤怒 紛紛「三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2月01日訊】從2020年1月23日至30日,大量大陸民眾利用各種途徑聲明退出中共及其一切附屬組織,「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相信只有遠離中共,才能保命、保平安。

這段時間正是中共對武漢因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封城之後的第一個星期。大陸民眾親歷了中共隱瞞疫情、草菅人命,導致病毒傳播至全國、乃至世界,死亡和感染人數飆升、局勢失控的慘狀。他們感到極度地失望、憤怒。

本文內容選自武漢被封城後短短一週內大陸民眾在海外大紀元退黨網站上發表的「三退」聲明。自2004年大紀元發表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以來,越來越多的中國人認清中共的殘暴、虛裝、邪惡的本質,至今已有3.5億中國人退出中共的一切組織。

武漢疫情帶來的覺醒

1月27日,一位在武漢打工的人士給自己起了個化名叫「求生」,聲明退出中共共青團組織。他說,他現在出現發熱、咳嗽、腹瀉的症狀已二天了,去醫院找不到醫生,只好在葯店裡買一些葯物治療。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得了現在流行的傳染病。

他看到很多病人在痛苦中煎熬,得不到醫生的治療,他不甘心自己就這樣死去。他曾聽親戚說,退出黨、團、隊能保平安,詳細的親戚也不敢在電話裡說。他在家裡已無法上網,就給同學打電話,委託同學幫他在大紀元網站上聲明退團。

湖北人羊羊聲明退出少先隊,寫道:「這次發生在中國湖北的疫情是天災加人禍造成的!官員們為了政績,隱瞞實情、草菅人命!在關鍵時刻還每天歌舞昇平、空喊和諧。中共的行為令人作嘔!天滅中共!」

蘇曉松對中共在武漢重大疫情上,欺上瞞下、不顧老百姓死活的作法,「失望到了極點!」因而鄭重聲明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

聲明退出共青團的慶青古說,「此次武漢肺炎疫情,中共愚蠢的操作和讓人極度擔心的後果,讓人心涼害怕。」他希望家人平安,也希望中華民族能避免此劫難,迎來新的開始。

化名為「初夏」的四川人對中共在對待武漢肺炎疫問題上的各種隱瞞欺騙民眾的行為,感到深深地失望,「從此對中共不再抱有任何期望」。他最近還了解到許多中共迫害無辜群眾的事實真相,因而堅決退出中共附屬的團、隊組織。

黑龍江的李曉明聲明退出少先隊,其署名為「依老四」的朋友聲明退出黨、團、隊。他們寫道:「中共統治下的幾十年的暴政,給中華民族帶來了史無前例的災難,人神共憤!現在國內大面積爆發病毒,官方漠視、隱瞞疫情,天災變人禍!」

「中共是邪靈」

「我今天突然明白了!共產黨不是一個政權組織,不是一個什麼專政團體,也不是一個什麼獨裁黨派,它就是一個活生生的邪靈!它有生命、有血肉、有爪牙,關鍵是有它的生存目的。」署名楊德福的人士在其退團、隊的聲明中如是說。

「它(中共)的生存目的是什麼?是飲盡國人之血,充盈邪靈之體!中國人,不過是其刀俎上的魚肉而已。」

楊德福說他看過大紀元發表的《九評共產黨》、《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的系列文章,一開始還把它們視為揭露共產黨邪惡的書、「反黨的書」, 現在才恍然大悟:「這些書的最重要的意義是點出了共產黨是一個邪靈實體,完全意義上的生命體,有著獨立意識、自我形象和組織肌理的獸類物種!」

「《共產黨宣言》裡的第一句話是,『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大陸遊蕩」。這不是比喻,是其真實的自述! 真實的自述!真實的自述。』

他曾經被法輪功朋友們勸說過「三退」,儘管他對共產黨沒有好感,但卻總是一再拒絕他們的好意。因為他覺得這種方式不會對中共有什麼打擊,沒有讓它少一槍一炮,沒有讓它少一分錢的稅賦貢入,也沒有讓它的黨員登記冊上的數位減少一個,所以他「一直一笑而過」。

但是,楊德福在想通了共產黨的真實存在形式後,他表示,他突然明白了法輪功朋友勸人們「三退」的「心情和想法」, 「他們是對的!」

「那些隱瞞疫情的官員,那些説明辯解的粉紅,那些『顧全大局』的順從屈服之徒,他們其實本質上是邪靈機體的一個細胞,儘管他們不知道。他們張口時,其實是邪靈在背後發聲;他們行動時,其實是邪靈在背後伸爪……」

他認為自己了解三年的大饑荒、了解文化大革命、了解「六四」、也了解所謂「天安門自焚案」背後的戲份,也知道活摘器官是長期存在的。

「我憤懣過、狂怒過,也深深地思索過,為什麼這些事情一而再、再而三地發生呢?中華民族怎麼攤上這麼個統治的政黨? 現在,我一通百通了,明白共產黨的本質後,一切都有答案。」

在此,他鄭重聲明退出團、隊組織。這是讓「我身體的一部分消失,曾經屬於共產邪靈的那一部分,曾經或被動或主動地供其驅使的那部分身體,曾經在宣誓的那一刹那,注入我身體的那一層,自今而後,與我永遠地再見了!」

同時,他勸他的一位朋友退出來,他問朋友:「你能逃脫歷史的責任和道義的譴責嗎?即便能夠逃過人世間的這些;假如真有不可知的力量存在,如何面對那未來的審判?它(中共)史上攢下的無邊罪業,哪怕作為它的一個分子,所分攤的那些,你能承受嗎? 」

看著電視上報導出的不斷增長的被染上武漢肺炎的人數時,他的朋友也同意退隊。

來自廣東署名為「林任我行」的人士說,經歷長時間的翻牆和自我思考,「我徹底決定公開退出黨、團、隊,拋棄共魔。這個時間已經很長了,我知道中共很邪惡,整個共產邪教也很邪惡。」

這位人士的親戚是做企業的,他得知親戚們都已「三退」,大家都勸他退出。他看到最近武漢肺炎疫情的恐怖,看到當年蘇聯對切爾諾貝利核洩漏後的那種低效率和無能在大陸重演,他感到失望,表示要「徹底拋棄共產魔教,而且把他們所灌輸的一切全部丟進歷史的垃圾堆裡去!」

另一位人士說,他當年加入中共組織時,思想單純,沒有認識到共產黨的邪惡本質。然而「踏入社會後,親眼看到共產黨已成為世界上最大的腐敗黨。黨的官員大多數都是貪污腐敗分子,部分貪官們擁有百億、千億財產,而底層民眾卻極其貧困,社會兩極分化十分嚴重。共產黨已成為最邪惡的利益集團。」

「共產黨用謊言欺騙民眾,用假惡鬥維持政權。因此,我決定脫離共產黨這個邪惡組織,退出少先隊、共青團,與其決裂,做一個善良的中國公民。」

署名為「天佑」的人士說,他在大陸生活了幾十年,對中共惡行深惡痛絕,加上這次肺炎疫情的真相被中共一直隱藏,讓他對它不再抱有任何希望。他請其朋友幫他退出中共團隊組織。#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