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者家屬:醫生感染也沒床位 醫院屍體多得往外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2月01日訊】武漢肺炎疫情失控,醫院人滿為患,一線醫護人員物資奇缺,大批醫護人員被感染。有患者家屬說,家人是醫生看診時被感染,去了好多醫院都得不到治療,在漢口醫院,她親眼看到屍體多的直接往外面拖。

《大紀元》2月1日报导,家住武漢的李女士说,她的姊夫是醫生,退休後回聘,為病人看診时被傳染。1月18日,她的姊夫開始發燒,自己一邊打針還一邊看診病人,那時候好多病人,可能那時候很多人都感染。

她說,後來她的姊夫發燒燒得沒法上班,去了三四家醫院,好多醫院都不收,最後漢口醫院允許他看病打針。每天早上排隊掛號打針,回家都是下午五六點鐘,姊夫治療一週無效,求助社區,送武漢市中心醫院,那時人已經拉綠色的便了,高燒42℃。

她說,我們要求住院做系統的治療,醫院說,等有人死了,才能看是否有床位給他,姊夫馬上說回家,姊夫畢竟是醫生,他自己用強效的抗感染的藥。

李女士問了武漢中心醫院,醫生說她姊夫得的是新型冠狀病毒性肺炎(武漢肺炎),因醫院沒床位,他們醫院的醫生護士感染了自己都沒床位。

李女士表示,可以理解,她每次去醫院,看到的都是烏鴉鴉的一片。病人太多了,有的病人頭一天掛的號,第二天還沒看上病。很多病人都帶着小板凳坐着排隊等打針。

圖為武漢市紅十字會醫院內,患者排隊就診畫面。(AFP via Getty Images)

李女士說,2個醫院她都進去了,不敢看心很寒,報導上講的才死了多少人,「天天聽的都不是真實的消息,我們在醫院看的才是真實的情況。」「我們在漢口醫院打針的時候,就往外面拖的,我們都看到的,直接往外面拖的。」

她表示,目前武漢很多物資都欠缺,藥店早都沒有了消毒水,武漢又是那麼一個大的城市,就只能自保了。現在連醫學院的學生都派上去,她在醫院看到來交接班的,是很年輕的人。

李女士說,目前疫情根本隔離不了,很多人都是被醫院放回來了,只能自己在家裡隔離,只能在家裡自保,自救。鄰居都不互相串門的。

她表示,現在國內醫生都不寫診斷結果,就不可能說你冠狀病毒感染,也就不承認報銷的問題。他說目前武漢情況感到無助,普通百姓等死,感染的話在家裡自生自滅。

目前,武漢肺炎疫情已經擴散中國全境及全球26個國家。由於染病及死亡人數暴增。武漢所有的大小醫院都人滿為患,醫療物資奇缺。

1月26日,有市民在一家社區醫院拍下視頻,醫院裡擠滿了就診者,門外的就診者排成長龍,由於病人太多,等候時間太長,大部分人自帶板凳坐着排隊。

拍攝者說,至少要等待10個小時。視頻中不時可聽到咳嗽的聲音。

《法新社》25日報導說,在武漢紅十字醫院入口處,病人排着長隊,耐心等待着。有人配備了塑料板凳,還有人搬來長椅。

許多病患向記者傾訴他們的絕望和無奈,他們都願意作證,但又擔心被警察抓捕。

一名30來歲的發熱男子說,我已經兩天沒睡覺了,我跑了幾個醫院。現在排隊,明天早晨能看上病就不錯了。

幾分鐘後,一位老年男子怒罵,花了一整天白等了,醫院沒有空病床,要他回家。

報導說,在這家醫院。大量病人看急診,醫院人手顯然不足,前線醫生壓力到了極限,幾近崩潰。有患者告訴記者,很多人都死了,死的太多了,有些屍體一整天沒人管,好像恐怖電影一樣。

中共衛建委也承認武漢的醫院都已飽和。而且人群聚集更容易傳染病毒。1月26日,中共工業和信息化部副部長王江平向黨媒介紹,湖北日需10萬防護服;湖北省副省長楊雲彥表示,要為應對疫情準備10萬張床位。凸顯湖北省疫情的嚴重程度。

(記者李韻報導/責任編輯:李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