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世衛拉響最高級警報 中南海憂懼更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不顧北京的一再施壓和背後的運作,剛剛從北京見過習近平返回日內瓦的世界衛生組織(WHO)總幹事譚德塞,於1月29日要求WHO緊急委員會立即開會商討武漢肺炎疫情。因為就在上週世衛拒絕宣布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為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後,一週以來,中國大陸確診和死亡病例以及全球22個國家及地區的確診病例都急劇攀升,越南、日本、德國、台灣、美國甚至還出現了人傳人病例。

會議結束後次日,世衛宣布基於武漢的新型冠狀病毒已在中國以外的地區迅速蔓延,因此將之定為「國際關注的公共衛生緊急事件」(簡稱PHEIC),PHEIC是WHO對國際疫情的最高級警報,通俗將可以將其視為「疫區國」的另一種說辭,而這無疑帶給中南海的是更深的恐懼。

PHEIC是如何確定的?2003年源於中國SARS的肆虐全球後,又突然消失了,不過其給世界帶來的恐慌讓人無法忘懷。於是,世衛在2005年制訂了《國際衛生條例》並成立由國際專家組成的緊急委員會。根據該條例,緊急委員會應針對國際關注的突發事件宣布為PHEIC,這個「突發事件」要具備三個條件:「情況嚴重、突然、不尋常或意外」,「通過疾病的傳播對其他國家造成公共衛生健康危害」,「可能需要立即採取國際行動」。顯然,武漢肺炎完全符合這三個條件。

一般而言,各國對PHEIC負有做出迅速反應的法律義務。世衛則可以向其它國家提出建議並協調國際對策,包括各國是否應實施旅行禁令及貿易禁令等。就在世衛將武漢的新型冠狀病毒定性為PHEIC後,美國率先做出了反應。美國國務院除了將中國旅行警告升至最高的第4級,即請勿前往中國外,同時授權美駐華使領館非緊急雇員及家屬撤離中國。這是幾日前美國國務院關閉駐武漢領事館、將外交官及美國人撤離武漢的又一次行動。而近日,英國、日本、法國、澳洲、印度、伊拉克、俄國、韓國、比利時、德國、西班牙、荷蘭等多個國家已經或正在將本國國民從武漢撤出。

隨著世衛拉響最高級警報,以及美國旅行警告的升級和撤出非武漢地區的使領館雇員,很可能有更多國家效仿美國,對本國公民發出赴中國旅行的最高等級警報,甚至也撤出更多外交人員。事實上,在世衛拉響警報前,世界多個國家已針對疫情採取了若干措施,阻止病毒的傳播,比如禁止中國公民入境或加強對中國公民的入境檢疫,收緊中國公民入境簽證,跨國公司或停止往來中國的航線,或暫停員工到中國的旅行、暫停在中國工廠、門店的運作,等等。

雖然世衛不建議外國對中國採取停飛或其他旅行管制措施,明確反對世界各國限制與中國的經貿聯繫,但上述業已出現的「脫離」不僅將中國與世界暫時或者在相當一段時間內隔離,影響中國各界與世界的多方面交流,給中國人造成諸多不便,而且或許將坐實中國與美國脫鉤的「預言」,對本已受中美貿易戰影響的中國經濟將予以近乎毀滅性的打擊。一方面,更多的外企會撤回投資,加速產業鏈的轉移,另一方面,中國進出口將進一步萎縮。試問,有多少國家願意冒險與疫區生產商交易呢?隨之而來的自然是更多的民企破產,更多的國人失業,加之內需不足,國人負擔沉重,中國經濟隨時可能崩塌並非只是臆想。

本就因如何執行中美貿易第一階段協議、香港和台灣問題頭疼的中南海,如今又不得不買面對第四個大問題,而且是性命攸關的問題。這怎能不加深中共高層的憂懼?

在中南海高層看來,當務之急是控制疫情,儘早讓世衛去掉PHEIC的標籤。不過,這似乎並非易事。從2009年起,世衛一共指定6次疫情為PHEIC,前五次是2009年H1N1流感大流行,2014年脊髓灰質炎疫情,2014年西非埃博拉疫情,2015年至2016年寨卡病毒疫情,2018年至2019年剛果埃博拉疫情。而所在國要取消PHEIC,世衛需要每三個月對疫情進行一次覆核。符合要求後,才能取消。

這意味著中共當局需要向世衛公布疫情發展情況,增加透明度,否則未必能通過覆核。而這對迄今仍在瞞報實際感染者、死亡者的中共而言是相當困難的。

不妨看看以往五次疫情都是何時撤銷PHEIC的。2009年3月爆發的 H1N1流感,是一次由流感病毒新型變體甲型H1N1流感所引發的全球性流行病疫情,最開始在美國、墨西哥開始。4月,世衛就將其定性為PHEIC。疫情持續了一年多,出現疫情的國家和地區達到了214個,共造成1.85萬人死亡。直到2010年8月,世衛才宣布H1N1甲型流感大流行已經結束。

2013年12月在西非爆發的埃博拉病毒,臨床死亡率高達71%。2014年8月,世衛將其定義為PHEIC,直到2016年2月疫情才平息。

2015年4月在南美智利開始的寨卡病毒,隨即在美洲、多個太平洋島嶼和東南亞傳播。該病毒導致孕婦分娩出小頭畸形兒。2015年5月至2016年1月間,全球共報道4000例感染寨卡病毒病例,與往年小頭畸形的比例相比,上升了20倍。2016年2月,世衛宣布該疫情為PHEIC。當年11月,世衛宣布疫情結束。

而2014年初,幾近消滅的脊髓灰質炎突然在許多國家爆發。5月,世衛宣布其為PHEIC。其迄今為止,與2018-2020年剛果埃博拉疫情仍為PHEIC。

無疑,上述疫情被取消PHEIC標籤最短的是9個月,最長的6年還不止。對於新型冠狀病毒這個傳播力巨大的病毒,即便中共與世衛有勾兌,但要想在半年內將其消滅於無形,去掉PHEIC,也是相當困難的。而6個月時間對中國經濟造成怎樣的重創,在中國社會引發怎樣的震盪,中南海高層不知是否敢想。或許認為還有路可走?亦或已站在懸崖邊?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