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武漢疫情引發憤怒狂潮 醫院資源短缺緊急求援(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2月02日訊】【今日點擊】(3685-1)

石濤評述
提要
武漢疫情引發憤怒狂潮 醫院資源短缺緊急求援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石濤評述。今天是週末星期日,我們跟大家分享一期評述,其實原因是因為在過去的時間裡,我們一直跟隨著新聞的本身,那現在呢全世界都把中國的武漢的肺炎,非典2.0當成了中心,因為它已經全面的影響了,正常人一般社會當中生活當中的一切。衣食住行我們看到的基本就是這樣,衣那穿衣服 ,那不用講了大家現在戴口罩對吧,戴口罩、買消毒液,口罩成為了一個很大的事件。在中國人有的環境中比較典型的,台灣,台灣中華民國政府,控制整個台灣的口罩,它已經從生產源頭那兒就開始控制了。因為這成為了一種戰略必需品,就是戰略發生戰爭的狀態當中,口罩成為了最前線的東西。

香港就顯示出相當失控的環境,相當失控的意思就是香港人在各地,在各個環境中去尋找口罩,而香港政府呢跟中共太近了,就是說其實它就像一個,中共的一個分支機構一樣。那它的做法上在與人民考慮的做法上,與正常的社會就會出現相當大的差距,它更像深圳或者上海,所以民怨在這其中就顯得極大。我看過一個對林鄭的一個調研,將近70%的人給她的評價是零分,倒還沒有人評價負分的,評價是零分。在現在的狀況中呢,她堅持不關閉口岸。其實不關閉口岸的原因,她要放進那些中共的高官的孩子,與中共有權力的人。她要關閉口岸的話,中共的權力者也只能偷渡,這是一個一國兩制之下的一個正常的故事。

所以那她就把香港人,作為出賣的一個對象,到現在她都沒關閉口岸。但是同等情況下,台灣、日本、韓國都相繼關閉了,這是一個正常的概念,所以香港有條件關閉但不關閉。那反過來今天中共環境下的一些人,想跑要透過香港跑,其實別的原因你不用去找,她找了很多藉口那都沒用,全是騙人的,她要為中共的利益者,輸送他的一個唯一的渠道。而口罩在香港就成為了一個緊缺的物品。所以衣食,那吃飯就更不用講了對吧,那中國人的環境無論中外,就是說無論你在台灣在香港,你是在歐洲在北美,中國人開的餐館,在我眼睛裡我看都覺得害怕。

開餐館的人自己也心裡直滴咕,就甭說開餐館了,就是絞頭的,我提前去絞頭了。誒,我說朋友你小心點兒,他看著我就有點兒,那意思就是說石濤你怎麼說這話呀對吧。那個是立竿見影的,大家看我這期節目的時候,是2月2日對吧,習近平1月20日才發出重要指示。1月20日的重要指示到現在對頭算,都不到兩禮拜 13天,什麼樣?對不對?你可以看到什麼樣,1月20日之前,剛死兩三個,現在我這期節目提前的,不得奔300個死啊,這就是這麼回事嘍,我們看到的故事也是這樣的對吧。所以餐館將首當其衝,那你武漢三鎮,包括整個湖北省,其實你現在到北京城,有一個人拍了北京城,他說我從來沒見過北京城這麼安靜。他用那個航空飛機,手控的,無人飛機拍的,他說從來沒見過北京城是這樣,全關門了。

衣食住,那各家各戶把門嚴關把門關死,既不讓別人進來,自己也別出去,出去別人會打你,你出去會打別人;衣食住行,行呢切斷了一切交通。所以在正常的環境中我們看到,非典2.0本身已經把人的日常生活完全切斷了。這裡頭沒人談掙錢了對吧,有掙錢的,掙口罩錢的,那是被人們罵了缺了八輩子德了,所以它就是大規模的摧毀,人的現實環境中的一切。那當旅行警告出來之後,我們將看到很多自己做買賣,就是它會帶來地方經濟,出現半崩潰的場面。中國的生產鏈,就是中國製造的生產鏈,有可能很快就被摧毀,它沒人幹活,它幹不了開不了工,那不就摧毀了嗎?對吧。但是正常的生產其他社會,還要正常的衣食住行嘍,但這是剛剛開始。

通常講的第二波會在2月4日,立春那一天。它其實我後來理解到,它說的2月4日的原因,是第一波傳染出去的,這種我們看到爆炸式的,它是以武漢為中心。第二波可能大家看到的,是以湖北省為中心的,意思最先染病的是在武漢,那武漢前後持續了一個多月被掩蓋,第一個染病的12月1日,中間12月中旬,就已經被證明人傳人了,結果被媒體披露出來是12月30日,源頭根本不是海鮮城,這故事是這麼唱的。所以第一波我們看到死去的人1萬多人,都是武漢為中心。那隨著時間的推移,等到了今年1月初,現在逐漸出來了,1月初的12月下半旬的,這批染病的是黃石啊,什麼這個就是武漢為中心的,方圓大概200公里到500公里,湖北省的其他地方,向外擴展。

這其中大家要知道,從武漢到了大年初三的時候,往外已經跑掉了500萬人。而另外一撥人是從武漢出去的,坐飛機出去的,坐飛機出到北京6萬人,上海、廣州、深圳和重慶,各出去5萬人。這二十來萬人是傳染源,是第二波的傳染源,也就是說可能在接下來這一週出現大爆發。而在這一次的疫情中呢,反映出中共官僚體制,其實不是官僚體制,就是中共的生命價值觀人人為自己,一切都是欺騙的手法中,在人們的性命攸關時,所暴露出來的那種,那種只能叫感嘆啦。因為它事情已經出來了,已經無可逆轉了。同時透顯出習近平這一年多來,當他採取獨裁的,他坐在共產黨的這個椅子上,要把自己以共產黨為基礎,塑造成一個完美的,這地球上的獨裁者,這地球上,人中他造出來的神的形像的時候,你就看出來這是對他的直接的打擊。

武漢疫情引發憤怒狂潮 醫院資源短缺緊急救援

紐約時報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這是紐約時報駐中國的記者,駐北京的記者,疫情引發了民眾的憤怒狂潮,醫院的資源短缺。封城一個星期,中部省分病床、 醫療用品跟醫生短缺之苦,引發了人們的憤怒跟焦慮。星期四中央電視台引用消息說,一個患者的家屬在武漢市,把一個醫生打了,原因呢就是他的老丈人,他的岳父沒了、死了。把這個人抓了,在推特上有這段視頻,但它的概念是什麼?概念是民怨四濺,無論是從醫生的角度,還是從患者的角度,人們都轉向憤怒。財經的新聞網站說:距離武漢不遠的黃岡市,短缺現象更加嚴重,為了防止感染,穿著雨衣和垃圾袋做這個鞋套,這是非常可能的,非常可能。

而我個人也沒想到,黃岡市竟然是有700萬人,武漢是一千多萬人,黃岡竟然700萬人。黃岡是武漢封城之後幾個小時之後,黃岡即刻封城,所以有人認為黃岡將是下一個,第二個武漢,也就說下一波的中心。如果它有700萬人,包括周邊的什麼孝感啦,周邊的都是幾百萬人的話,那這樣的中等 700萬人叫中等城市,這樣的城市如果連在一起三、四個,它的時間點上出現了爆發的話,那就很難講了。這個就是一種,它是由點到面,等由點到面走向一個立體,就是一個全國的。世界衛生組織,把它宣布成突發性的公共衛生事件,對全世界,已經承認了,對中國以外的國家構成了威脅。關閉邊界、取消航班、對入境的人員進行盤查。

湖北省省長說:不能讓黃岡成為第二個武漢。中共的體制就是這樣,控制的概念,權力者只考慮自己的權力,當他擁有權力的時候,他認為自己是安全的。在這個環境中對他最大的威脅,他不認為是疾病,中南海的人不認為是疾病,中南海牆外的人都死了對吧,我自己住在塑膠套裡頭沒關係,他是這麼個想法。那就怕什麼?怕外面得病的人,這種大家焦慮的人失去控制,那是他懼怕的。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