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重癥無一確診 陸媒曝武漢肺炎統計之外數據被急刪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2月03日訊】中國武漢疫情自爆發以來,外界從來在民間的更多渠道了解到的情況顯示,中共官方每天公布的確診人數和死亡人數與實際情況嚴重縮水。日前有陸媒發表的一篇調查報導顯示,有相當一部份患者因醫院沒有床位及遲遲不給確診而死於家中或路上,他們都不在官方的統計數據之內。該報導發表後不久即被迫刪除,顯示中共官方不允許媒體將真實的情況公諸於眾。

中國大陸媒體《財經》雜誌日前發表了一篇長篇採訪報導,該媒體的記者採訪了10餘位疑似感染了新型冠狀病毒的病患家庭。這些受訪者多數都是全家感染,而病癥輕一些的年輕人攙扶著病危的老人或孕婦不停輾轉在各家醫院,想儘 各種辦法試過各種渠道卻仍然「一床難求」。無法入院接受治療的患者和家屬們的經歷,證實了一個嚴酷無情的事實——在武漢有相當多的患者還沒能獲得確診也沒能住進醫院已死亡,而他們最終都沒有被計入官方的統計數據之中。

《財經》的這篇報導講述了幾個比較有代表性的感染者家庭的求醫經歷。

一位名叫劉梅的女子接受採訪時告訴媒體記者,她73歲的婆婆1月21日出現疑似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癥狀後,在武漢市第四醫院檢查後診斷結果顯示肺部高度感染。但老人輾轉數家醫院仍未被住院收治,只能在家自我隔離,直至病危。當他們發現老人在家中沒了呼吸並向醫院求救後,才終於有救護車將老人送到了醫院,但這一去就再也無法與老人見面。他們最後只收到一張火化單,顯示老人的死亡原因是「病毒性肺炎」。

劉梅的家人說,老人的離世並未被計入新冠肺炎的確診死亡數字中——因為直到去世,她也沒有得到住院資格,也沒有被確診為新冠肺炎,只能被算作因「普通肺炎」而去世的病例。

劉梅說,她的婆婆去世後,她的大哥、二哥和自己老公也被感染,病情加重,急需住院。他們2月1日去同濟醫院排隊領核酸試紙,被告知一天只有10份。 截至發稿前,武漢市共10家機構可進行病原核酸檢測,分別是:武漢市金銀潭醫院、武漢市肺科醫院、華中科大附屬同濟醫院、華中科大附屬協和醫院、湖北省人民醫院、武漢大學中南醫院、武漢市第一醫院、武漢市中心醫院、武漢市第三醫院和武漢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

武漢某定點醫院一位醫生告訴《財經》記者,該院收了600位重癥病人,但無一確診。「缺試紙,但我們也搞不懂為什麼會缺。」

採訪的記者了解到,有相當一批患者的情況與劉梅家的這種情況相似,在官方公布的確診、疑似數字攀升的同時,「仍有很多疫情統計數字之外的人命懸一線」。目前人們所能看到的確診、死亡病例數字,並不能完全反映這次疫情的全貌。

一位定點醫院的科室主任受訪時坦承,他所在的醫院門診最近兩天每天都有大約120名左右發熱病人,其中大約80名有肺部感染,但只有5名可能最終被收住院。 「我們只能讓剩下75名收不進來的病患,回到家裏去。患者沒辦法,我們也沒辦法。」

據報導,目前,武漢市的患者主要有兩條路徑可以入院。一是在社區排隊:1月24日武漢社區分流政策實施後,病人需要拿著住院單入院——病患先去社區交CT、血常規報告,社區上報街道,再根據輕重緩急對接醫院的新開床位;二是去有核酸試紙的定點醫院,48小時拿結果,確診後就不能被醫院拒收。 但實際上這兩種途徑都很不容易成功,「每一條都可能是無盡的等待,但對於重癥患者來說,每一分鐘都可能是生與死的煎熬。」

「醫生明確說了,父親是新型冠狀病毒,但因為沒有檢測盒無法確診。」 名為孫晨的患者家屬說,他的父親在家自我隔離數日後於1月26日突然咳血。他慌忙將父親送去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院做了檢查,檢查結果顯示:肺部中重度感染。但即使這樣,因為還沒有走完確診的完整流程,他的父親仍然無法入院治療,只能繼續在家裏隔離、吃藥。

還有許多患者因為醫院裏沒有床位而只能在家中等死。

家住漢陽的李開蒙的父親就是這樣,在家裏艱難呼吸了一晚上後撒手人寰。他的父親是轉業軍人幹部,是家裏的頂樑柱,就這樣不明不白的去世後,殯儀館的車過了十多個小時才到,因為他們也很忙,一趟得拉好幾個死者。

家在武漢的鐵路職工陳力的奶奶,也因為沒有病床,在漢口醫院的門診大廳坐了三天後去世。這位奶奶同樣沒有經過確診流程,也不計入官方的統計數據。

還有一家定點醫院醫生告訴記者,新冠肺炎沒有特效藥,對於中度、輕度患者,門診和住院的治療方式本質不會差太多。但對於重癥病人來說卻有很大區別。對於那些一直在家隔離、但身體已經難以支撐的病人來說,住進醫院成了他們最後的希望。

一位曾經上過抗美援朝戰場的老軍人和他兒子全家都感染了新型肺炎,但他的兒子去社區做登記、去醫院排隊,把所有官方公布的方法都試了一遍,也無法將病重的老人住進醫院接受治療。

杜紅利告訴《財經》記者,他的父親從1月27日開始已經吃不下飯、說不出話。 武漢梨園醫院檢查結果顯示,杜紅利的父親雙肺毛玻璃狀病灶嚴重,肺部斑點明顯,血氧只有90,表明患者出現嚴重缺氧的癥狀。

自己也已肺部感染而發著低燒的杜紅利向朋友借了一輛麵包車,強撐著帶父親到處尋找醫院收治,結果有300多個床位的武漢672醫院,沒有住院單不讓進;新開放的有700個床位的武漢協和醫院漢陽分院也告訴他「要等」。

1月28日,杜紅利趕到區政府信訪辦,得到的答覆還是沒有床位;找衛健委,對方回復稱沒有辦法解決,只能等。 他父親不停對他說,自己沒有死在幾十年前的戰場,卻可能死在醫療資源調配失控的現在。杜紅利說:「每天看見醫院門口除了120的車,就是殯儀館的車,只剩絕望和無助。」

杜紅利現在只得每天帶著父親在協和醫院漢陽分院門診打針,或是一早就去武漢同濟醫院、協和醫院排隊領試紙,但是每天協和試紙限量100份,往往一過去已經沒了。直到報導刊出,杜紅利的父親也沒能住進醫院,甚至仍然沒機會經歷完整的確診流程。而杜紅利自己發病癥狀也越來越厲害,他表示,不知道自己還能帶著父親扛多久。

武漢市民王女士的父母均已感染。尤其她的母親經CT檢查顯示雙肺感染,但一直也沒有機會住進醫院,迄今已經在家休克過兩回了。

王女士為父母撥打了120,但是前面排隊將近500人;王女士又撥打市長熱線,第二天得到的反饋是:需先向社區上報,然後由社區報告街道,再由街道報告給指揮部,等到什麼時候有床位了,再安排病人入院治療。

王女士告訴前來採訪的媒體記者:「從頭到尾社區我們都有上報,他們都表示說沒有辦法,只是說在反映,但什麼時候是個頭?」

他們試了所有能撥的電話、能找的關係,甚至還打了110也無濟於事。 1月29日,王女士感到爸媽已經撐不下去了,不得已再次求助120。但120明確說,只有聯繫好醫院的床位,才能派車過來。

王女士想起在網上看到的,華中科技大學協和西院區加了700張床位,於是勸說120帶著父母去了協和西院。但發現醫院人非常多,急診室外面都躺滿了人,而且並沒有急救設備。至於那700多張床位,據說因為醫生的防護服不夠,暫時不能全部開放。

她又懇求救護車把父母拉到武昌醫院,但依然沒有床位,醫院不收。最後她的母親雙手合十對急救人員說:「我死也要死在家裏,我不再出門了,已經沒有希望了,求求你們把我抬回去吧。」無可奈何的王女士看著救護車駛離後再也忍不住,她蹲下身子,坐在被子上嚎啕大哭。

報導指出,雖然武漢市明文規定,個人發熱需要向社區網格員匯總,報社區居委會,再上報社區衛生服務中心,接著輕癥者自行前往或居家觀察,而重癥者救護車接送,去往定點發熱門診。但事實上,很多病患就算嚴重到社區和醫院都建議立馬住院,仍不保證有床位可以住進去。

武漢某定點醫院一位醫生告訴《財經》記者,該定點醫院就有大量拿著住院單排隊等候,但因為床位緊張無法住進來的病例。

據第一醫院的醫生說,檢測需要一天的時間,但問題是第一醫院無法發出確診報告,而目前定點醫院只能憑報告才能接收病人入院。 當記者問到哪些機構能出確診報告時,該醫生表示:「這我也不清楚,也許同濟、協和可以。患者病情越來越重,也是因為拿不到這個確診報告,就沒有床位。」

該醫院一位醫生表示,如果沒有確診就去世,不會被計算為確診死亡人數,只能算「肺部感染死亡」。 「就我自己所在的科室,死亡率比出院率高很多。同時,很多治癒出院的病例不能算真正的治癒,還需要長期觀察。」上述醫生說。 這也意味著,有大量的病患在確診流程和統計數字之外,只能自我求生。

(記者李明報導/責任編輯:明軒)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