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 黑龍江牡丹江法輪功學員遭迫害綜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2月03日訊】在剛剛過去的2019年,據明慧網資料統計,牡丹江法輪功學員中又有一人被中共迫害致死,4人被非法判刑,共計33人被綁架、騷擾或非法抄家。

據不完全統計,20年來,牡丹江法輪功學員至少有37人被迫害致死,7人被迫害致瘋,353人被冤判入獄或非法勞教,遭公檢法勒索的錢財至少有406萬元。

法輪功學員只是因為向人們揭露中共禍害百姓的事實,就被無端地剝奪了學業、事業與家庭,在冤獄中慘遭酷刑折磨,甚至被奪去生命。

被迫害癱瘓11年 牡丹江朝鮮族婦女鄭炫淑離世

鄭炫淑(明慧網)

家住牡丹江市機車廠的朝鮮族婦女鄭炫淑曾經患腦溢血,生活不能自理,修煉法輪功後獲得了健康,成了正常人。

2008年7月,鄭炫淑遭警察綁架,在看守所被迫害致腦溢血,手術後一直生活不能自理,癱瘓11年,於2019年1月16日含冤離世,終年69歲。

2008年北京奧運會前夕,牡丹江多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抓捕。7月20日,鄭炫淑在家中被陽明區前進派出所所長鄭春江帶領劉軍、劉志剛等七八個警察闖進來綁架,時年58歲的鄭炫淑被劫持到看守所非法關押。

鄭炫淑的家屬每天都去牡丹江前進派出所(現改名為前進社區警務大隊)和看守所要人。副所長劉軍要勒索1萬元,家屬說只有7,000元,劉軍不幹。後來劉志剛說要個吃飯的錢吧,他兩人要3,000元,家屬給了,但他們並沒有放人。

鄭炫淑的丈夫多次請求警察放人,一再申明,鄭炫淑曾經患腦溢血,生活不能自理,修煉法輪功後,才成了正常人,「你們關她,犯了病咋辦?人命關天哪。」派出所拒絕放人。

2008年8月24日晚,鄭炫淑在看守所突發腦溢血,昏迷不醒。家屬趕到醫院,醫生說她沒有什麼搶劫的價值了。家屬仍要醫生搶救她,她被推進手術室做開顱手術。警察逼家屬簽了字,所有醫療費用全部推給家人自己承擔,累計7萬8,000元。手術期間,警察仍監視她,不許她家人隨便探望。手術後,鄭炫淑仍昏迷不醒。

她的家屬情緒非常激動,氣憤至極,要跟劉軍和劉志剛拼命。劉軍兩人趕緊推卸責任,拿出市裡的批條,稱他們做不了主。市裡說不給鄭炫淑送哈市勞教所了,辦理了釋放手續。

鄭炫淑於2008年10月6日出院,回家後不能動、不能吃東西、不能說話,生活不能自理。鄭炫淑的丈夫精心伺候她,後來他做心臟支架手術,期間鄭炫淑被家屬送到了敬老院。

鄭炫淑的丈夫出院後去敬老院看望,鄭炫淑抱著丈夫哭,要回家。她丈夫就把她接回了家。後來,鄭炫淑的丈夫再次做支架手術,鄭炫淑又被送到敬老院,於2019年1月16日,在敬老院孤苦離世。

參與迫害的牡丹江前進派出所副所長劉軍已遭厄運死亡。華電分局劉志剛被從前進派出所調到了華電分局。

原牡丹江監獄警察戴啟鴻又被非法判5年入獄

2019年6月25日,牡丹江多個公安分局統一行動,大規模騷擾法輪功學員,並到處打聽戴啟鴻的下落。戴啟鴻失蹤多日後,於7月份被綁架到牡丹江市第一看守所。

2019年10月份,戴啟鴻再次被非法判刑5年,非法關押在牡丹江監獄。

戴啟鴻本是牡丹江監獄公務員、警察,為人正直善良,樂於助人,工作技術過硬,是單位企業生產技術骨幹。

2008年3月20日,戴啟鴻遭綁架,被非法判刑5年,獄中遭受暴打、關小號、吊刑、電擊等多種酷刑折磨,並被剝奪公職。戴啟鴻於2017年8月31日再被綁架後絕食抗議,被「取保候審」。

牡丹江高一喜10天「猝死」 更多疑點被披露

據明慧網2019年12月20日報導,牡丹江市法輪功學員高一喜於2016年4月19日晚在家遭被警察綁架。4月30日,家屬被告知,年僅45歲、健康樂觀的高一喜「猝死」。

當天下午,數十名特警、武警、公安、「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人員聚集在火葬場,不顧家屬的強烈反對、哭求,強行解剖,取走高一喜的所有器官,並剜走腦子……

更令人震驚的是,牡丹江市「610」科長朱家濱在被國際追查組織電話調查時,親口說他活摘了高一喜的器官,將器官「賣了」 「來錢快」;還說,他不把高一喜當人看,把他屠戮了。

從抓人到解剖僅10天。警方稱高一喜絕食,目擊證人卻說「他想吃,也不給他吃」;警方稱在看守所給他兩次灌食、在公安醫院一直靜脈注射,年輕健壯的高一喜卻在「治療」不到兩天後「猝死」。

警方那麼急著解剖、取走器官的目的是什麼?到底高一喜被解剖時是死是活?是被強摘器官還是活摘器官?是虐待致死還是按需殺人?這樁離奇命案的背後究竟掩藏著什麼?

高一喜,牡丹江市穆稜鎮河北村人,是高家父母兄姐們最疼愛的老么。他按照法輪功的「真、善、忍」原則做好人,樂於助人、心地善良,家庭和睦、幸福。

2016年4月19日晚近11時,高一喜與妻子被牡丹江市國保支隊李學軍、尹航及先鋒分局立新警務室的呂洪峰等人綁架。第二天,牡丹江看守所對高一喜體檢,確認他一切正常後,將他關到8號囚室。

自4月20日起,看守所非法拘押高一喜八天八夜,期間都不准焦慮萬分、四處奔波的家屬見他一面。看守所稱,高一喜拒絕在審訊筆錄上簽字和進食,對他進行了兩次胃管灌食。

4月28日早9時左右,高一喜被警方送往牡丹江公安醫院,進行了詳細、全面的體檢,檢查表明其身體是健康的。

然而,4月30日上午,高一喜突然被宣布「猝死」,令人震驚。突聞噩耗,高一喜的哥哥情緒激動地質問說:「你們抓來時人好好的,怎麼突然死了呢?」

在解剖室,他看到在解剖床上的弟弟全身赤裸,雙眼睜著,額頭有用粉覆蓋的青紫傷痕;弟弟的雙手是緊握著的,胳膊上有一道道被繩子勒過的痕跡,看似掙扎過的樣子;胸部挺起,腹部很癟;左臂中部有被注射過的針痕;右腿小腿處有三個粗大的針眼,是黑色的。他心疼地用手慢慢地撫上弟弟睜著的眼睛,吃驚地發現弟弟的眼角處有淚痕,濕乎乎的。

高一喜的女兒高美心趕到後力阻解剖,並下跪哀求他們,嘴角都哭出了血。警察卻對哭的撕心裂肺的孩子施暴,無人性地把她雙手反擰到背後。

家屬們都拒絕簽字,牡丹江市檢察院駐第二看守所檢察室主任田瑞生稱,他們已商量決定,不管家屬同意不同意,都「必須」、「馬上」解剖!

晚7點多,高一喜被強行解剖完畢,大腦、小腦、心臟、左右肺、肝臟、膽、脾臟、左右腎均被取走,只留下一具空殼。身體被縫合後移到美容室,化妝時,有大量鮮血流出。

牡丹江公安醫院聲稱,高一喜是以「重度營養不良」收治;而在病案管理室查到,看守所是以「腎衰竭」把他送醫的,通過全面各項醫檢,高一喜的身體是健康的。真相到底是什麼?

高一喜被「猝死」後,家屬找到主治醫師張丹詢問情況。張丹卻非常緊張地說:「你不要問我,不要問我。我什麼都不知道。」檢方聲稱2016年5月15日及17日就做好了屍檢報告、病理鑑定。牡丹江醫學院第二附屬醫院司法鑑定辦公室的劉景春卻以各種名目拒絕交給家屬。

高一喜被虐殺,疑點重重,警方欲蓋彌彰。

迫害者厄運連連

牡丹江公安局長閆子忠被逮捕

閆子忠,密山市人,自2010年6月,任牡丹江市副市長、公安局局長後,殘酷地迫害法輪功學員。2019年春,遭厄運,被逮捕。

閆子忠到牡丹江上任伊始,就布置了對法輪功學員繼續迫害的任務,使眾多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僅2011年,牡丹江市至少有劉雪琴、張宏藝、張連生、于長蘭等4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彥(燕)秀華、陳雁微被非法勞教。

據悉,閆子忠上任後,還親自命令公安局國保大隊綁架了法輪功學員董淑豔等多人。

穆稜市教委主任潘學明遭厄運死亡

潘學明,至2004年任穆稜市教委主任,在1999年「7.20」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時,就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在大會小會上都誣衊法輪功。他妻子因學法輪功,被他強行阻止,最終放棄修煉。

2003年至2004年,潘學明被迫退居二線。不久,黑龍江省政府查他貪污,嚇得他拿了很多錢去平事。後來審計局又找他說中央又來人查他,他驚嚇不已,在下床時,一跟頭栽倒在地上。家人趕緊把他送到醫院,他在醫院醫治無效死亡。

牡丹江監獄獄警遭厄運

牡丹江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極其凶殘,長時間毒打、餓飯、冰凍、關小號、灌芥末油、高壓電棍電擊生殖器、肛門,冬天潑涼水、坐鐵椅子等等。至今已被確認的有16位法輪功學員被牡丹江監獄迫害致死,可能還有許多不為人知的罪惡被阻隔在高牆電網之後,未被曝光出來。牡丹江監獄的許多警察因迫害法輪功學員遭厄運,這裡僅舉兩例:

牡丹江監獄副監獄長付潤德,在2011年,因監獄內發生惡性殺人案件被撤職,接著付潤德又患重病住院,靠藥物維持生命,艱難度日。

牡丹江監獄獄警李顯龍,也在2011年時體檢查出了肝癌,並且屬於晚期,兩個月後就在痛苦中死去了。在這期間,他唯一的兒子也被人連捅七八刀,險些喪命,而行凶者一直沒有找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葉萍)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