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深圳法律人控訴維權遭遇的荒誕與苦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2月04日訊】新唐人網站收到大陸民眾投書,現在全文刊登如下,具體情況有待核實。

兩級單位檔打架,法科生遭遇「家裡有三百頭羊」的副所長後維權路上的荒誕與痛苦

我是一個法科生,華南理工大學畢業的法科生,一個工作生活在「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深圳的普通的法科生。曾經信奉法律,也曾躊躇滿志,決心用一生的精力促進社會法制,為營造公平和諧的社會秩序奉獻自己的綿薄之力,響應號召為建設「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添磚加瓦。可是我工作生活的地方——深圳卻教會我現實是多麼的荒誕不經,法律規則和現實規則之間的鴻溝,也許窮盡我的一生都無法跨越。深圳市公安局和寶安分局兩級單位打架的檔更是我維權路上難以逾越的鴻溝。

今年6月初,因我的妻子被冒充基督教的非法宗教組織蠱惑沉迷,被洗腦後對家人和親情不屑一顧,一心只想著「做工傳道」,更是在「精神脅迫」下耗盡家財給非法宗教組織「捐款奉獻」。我在忍無可忍之下到深圳市寶安區流塘派出所報案求助,請求警方查處非法宗教的詐騙行為,追回我家庭被詐騙的財產。可是流塘派出所在受理後,半年多的時間裡一直既不立案也不向我出具《不予立案通知書》,為此我多次去流塘派出所詢問、催促,可是包括曹姓副所長在內的工作人員一直態度傲慢敷衍不予回答。今年的7月6日,我在妻子離家外出傳教後長期獨自一人照顧半身不遂的老人和九歲的小孩心力交瘁的情況下,再次到流塘所詢問不立案的原因,又被無理粗暴對待,氣急無奈爭辯了幾句就被另一名叫做帕爾哈提的副所長指使四名輔警捆綁之後虐待、侮辱威脅,把我全身裹著密不通風的橡膠毯子強迫我站在走廊的中間,不准倚靠牆壁借力,在最熱的天氣裹著橡膠毯子忍受太陽的暴曬,不給水喝幾個小時;並在關押我後多次到監捨侮辱威脅我。

副所長帕爾哈提的話摘錄如下:我家裡有三百頭羊,出了事老子大不了回去放羊去……就不給你不予立案通知書,你他媽比的再敢來派出所,老子弄死你!……這次打你是輕的,給你個教訓,再敢來派出所老子讓你想死都是輕的……老子整人的手段多著呢,這幾個輔警都是我帶過來的,都聽我的,再來讓你媽逼的嘗嘗老子的手段……

作者以性命擔保,上述語言字字屬實,無一字杜撰。

被虐待又被侮辱威脅又被非法超期關押27個小時後作者「出獄」後即去醫院治療,醫生檢查發現「被毆打傷、全身多發傷、兩處骨折、手腕部正中神經損害」,又因被侮辱威脅導致精神損傷「創傷後應激障礙、雙向性情感障礙」,以上傷情全都有「醫療診斷證明」。

簡單治療後我去寶安分局信訪辦舉報,寶安分局先是做出「舉報不實」的答覆,又做出超出時限決定「不受理」的答覆;我又去深圳市局舉報,深圳市局在寶安分局決定不受理後居然又予以受理,上下級單位之間檔打架、自相矛盾、錯漏百出!


深圳市寶安分局的《不受理信訪事項告知書》


深圳市局的《複查信訪事項答覆意見書》

如此荒謬混亂,怎能服人?怎麼維護老百姓的利益?並且市局在回復中說傳喚羈押我超出法定時間27個小時「符合法律規定未超期」;副所長帕爾哈提侮辱威脅、虐待我致傷致殘僅僅是「使用『不文明用語』」,僅僅是「批評糾正」了之!!!

如今的我已經失去了當初對「法律」的信仰,不知道自己還能做點什麼;失去了人生的方向,不知道生活還有什麼意義。在被侮辱威脅、虐待後又傷病纏身,家庭極度貧困、無以為繼,求法、求直哪邊才是正道?!如此待我的人,我如何待之?!

我被打傷之後的病歷:

Created by Readiris, Copyright IRIS 2005

 

 

胡正軍 2020-02-02

聯繫電話:13480625850,WhatsApp:+8613480625850,電子郵件:txtdocrar@gmail.com,地址:廣東省深圳市寶安區新安四路198號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李信)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