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他們死了 連個數據都算不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2月04日訊】武漢新冠肺炎的確診和疑似患者人數在快速上升,但是我們通過採訪發現,有許多已經去世或已經感染的患者,並沒有被官方納入統計。一位患者說,父親去世前整個肺都白了,咳到喘不上氣,但他卻是連數據都算不上的人。

在除夕到來的前幾天,楊先生一家吃了年夜飯。如今回想起來,這似乎是他們家唯一暴露過的公共場所。他們到底是怎麼感染上新型冠狀病毒的,至今仍是個謎。

武漢在1月23號開始封城,在那之前,馬路上帶口罩的人並不多。在封城前一天,楊先生的母親出現了症狀。

武漢患者楊先生:「她比我先感染的,我是我家裡最後感染的,出現症狀的。她是22號感染的,有咳的症狀。我大概(出現症狀)有個4天,發燒、咳嗽,乾咳有痰,然後胸悶、氣短、然後胸有點痛。我是單肺還強一點,我媽是雙肺感染。」

而最早感染的楊先生的父親,已經去世。

楊先生:「社區都跑過,然後去醫院,所有的醫生只會跟你做正常的比如說CT,抽血,然後給你開藥或者打針。但是他不會給你一個確診報告的東西,那麼他就不會收治你入院,這個就是我最尷尬的事情。我爸爸就是因為只打針,只打針,沒辦法住院,家裡不可能有那個氧氣瓶這些東西,所以說,就是突發的那種症狀,我就完全沒辦法,所以他就走了。」

父親直到去世也沒拿到確診報告,而楊先生和母親也一直得不到收治,無法確診就無法得到免費治療。

楊先生:「對,包括我爸爸都是自己拿錢。他的整個肺都白了,我看CT片,他咳到氣都喘不過來。他是連數據都算不上的人,你知道嗎,去世的那個數據,沒有他的。」

得不到確診就病逝的患者,並不止楊先生的父親。武漢市民徐先生,和姚女士都被這次疫情奪走了父親。

武漢患者徐先生:「(父親)去世之前測的,但是拿到結果要等到第24個小時。然後他就是拿到結果之前去世的。」

武漢市民姚女士:「你知道有沒有醫院可以讓我媽媽住院?因為剛才我爸爸過世了,我現在在居委會。我媽媽整個都呼吸衰竭了,要找醫院,但是我現在沒有那個陽性確診的報告,這邊沒辦法給我安排。」
記者:「你爸爸也是確診的嗎?」
姚女士:「沒有,都沒有確診。」

大陸《財經雜誌》的2月2號的長篇報導引述武漢某定點醫院一位醫生稱,如果沒有確診就去世,不會被計算為確診死亡人數,只能算「肺部感染死亡」。該院收了600位重症病人,但無一確診。該醫生說「缺試紙,但我們也搞不懂為什麼會缺。」

武漢衛健委在1月27號聲稱,已為全市指定的檢測機構緊急調運4萬人份新冠肺炎病毒核酸檢測試劑盒,每天樣本檢測能力提高到近2000份,但《財經雜誌》報導引述患者的話說,他們2月1號去同濟醫院排隊領核酸試紙,被告知一天只有10份。

由於醫院已經滿負荷,1月24號武漢實施社區分流政策,病人要把病情上報社區,然後社區上報街道,再根據情況依序等醫院空出床位。

武漢市民金女士:「我們在武漢,我媽已經確診了新冠狀肺炎患者,現在就是無法住院。武漢全部接近飽和你根本住不進去醫院。我們去醫院,醫生讓我們開轉診證明,然後去上報社區,讓我們回社區。然後我們來到社區以後,社區又告訴我們他們在上報,要我們等。變成一個死循環。」

楊先生:「我的CT片子上面寫的就是『病毒性肺炎感染』,但是並沒有是『新冠狀病毒確診』,它沒有這個,他已經給你斷定的是病毒性肺炎感染。但是就不給你確診,我難就難在這裡。他就覺得你還可以扛一扛拖一拖。沒床位啊。」

推特上流傳的視頻顯示,有患者因為得不到救治,又不想感染家人,社區醫院相互踢皮球,最終在武漢武昌最熱鬧的司門口跳橋自殺。

更多患者在網絡呼籲求救,希望搶在死神前面,為自己和家人爭取就醫機會。

採訪/常春 編輯/尚燕 後製/周天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