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0歲的隱士 娓娓道出前朝舊事

作者:喜鵲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古代的中國有各類奇人異士,他們在不同朝代留下了各種各樣燴炙人口的事蹟。本文中,這個叫趙逸的長壽隱士活到200多歲,談起前朝舊事,他記憶猶新。

北魏時,崇義里有個叫杜子休的人,他有一座宅院,占地寬廣,地形地勢相當開闊顯眼,大門正面對著敞亮的官道。

當時有個隱士叫趙逸,自說是晉武帝時候的人(距當時大約250多年),有關晉朝的舊事,他大部分都記得。

北魏正光初年,趙逸來到京都,看見杜子休的宅院後,嘆息道:「晉朝的時候,這裡就是太康寺呀!」人們不信,問他原因,他答道:「當年龍驤將軍王浚平定吳國後,建立了這座寺院。本來有三層佛塔,都是用磚砌的。」他指著子休的園子說:「這兒就是太康寺原來的位址。」

為了證實趙逸話語的真假,子休命人掘土檢驗,果然挖到了幾萬塊磚,還掘到一塊刻有銘文的石碑,上頭寫著:「晉太康六年,歲次乙巳,九月甲戌朔,八月辛巳,儀同三司襄陽侯王浚敬造。」

當時園中果菜豐茂,花木扶疎。子休知道園子的來歷後,就把這個宅第布施出來,就是後來的靈應寺。並且用挖出的磚建造了三層佛塔。

人們看到趙逸所言不虚,便信服了趙逸的話,尊稱他為「聖人」。有好事者問趙逸,晉朝時的京都與現在的京都相比之下如何?趙逸說:「晉朝時居民比現在少,王侯的宅第和現在差不多。」

然後他又說:「自永嘉以來,二百餘年,建國稱王者有十六君,他們的京都及其周邊地區,我都遊歷過,親眼看見其中的演變。每個國家滅亡之後,看看他們的史書,都不是據實記錄,都是將過失推給別人,把好事引到自己身上。」

「比如符生(魏晉南北朝前秦君主),雖然好勇嗜酒,但他也知道要施仁政,不輕易殺人,只要看看他制定的治國政策和法令,就知道他的治理不會是凶暴的。但史官卻將天下所有的壞事都歸在他身上。這就是許多史官所作的事情。符堅看來是賢主,但因為他弒君奪取王位,就任意地記錄,為他造出許多惡行。許多史官都屬於這一類的。」

「人們都以遠的為貴,而賤視近的,以為史官的話都是真實的。現今之人也以為活著的都是愚笨的,而死去的才是聰明人,持這種觀點的人,實在是被迷惑得太嚴重了。」

郭璞當年為我占卜時說,我的壽長為五百年,現在還剩下一半」。(pixabay)

有人問他為什麼會這樣,趙逸說:「一個人活著的時候,儘管只是中庸之輩,但他死了以後,他的碑文墓誌裡面,無不蒐盡天地之間的大德和活著的人所能辦到的好事。如果這個人是君主,就說他能與堯舜平起平坐;這個人是大臣,就說他與伊尹有同等政績;凡是管理臣民的行政,就說他像浮虎一樣令人慕其清塵;若是執法的官員,就說他有埋輪大志(意為埋車輪於地,以示堅守),令人稱許的耿直。所謂活著時是大賊盜跖,死後就誇稱為聖賢伯夷叔齊。所有這些,統統是用虛妄之言中傷正氣,藉助華麗辭令貶損事實。」當時舞文弄墨的文士,聽了這話都感到羞愧。

有個武官步兵校尉李登問道:「太尉府前磚砌的佛塔,形式甚為古老,不知是何年建造的。」趙逸說:「那是東晉義熙十二年時,劉裕討伐姚泓的軍人建造的。」皇帝聞言,叫人以車拉著他周遊市區,所到之處,大都能說出來歷。

當朝汝南王召見趙逸,問他是否服了什麼長生藥,趙逸說:「我不懂得什麼養生之道,我是自然長壽。郭璞當年為我占卜時說,我的壽長為五百年,現在還剩下一半」。三年後,他隱遁而去,沒人知道他的去處。

出自《洛陽伽藍記》@#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