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武漢醫院核酸試劑盒短缺有內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月24日晚間,武漢的張女士在社交媒體發出求救。

她說,之前醫院高度懷疑父親感染了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但因為缺少試劑盒,做不了核酸檢測,無法確診,當然也就住不了院,得到及時的搶救。直到1月24日父親去世,最終也沒能確診,連名字都沒能列入政府的死亡統計。

可能是被父親感染,張女士自己也出現了疑似症狀,但跑了多家醫院,醫生都說沒有試劑盒,做不了核酸檢測,無法給其確診,也沒有床位可以提供給她,她只能在家中自我隔離至今。

張女士父女的遭遇在當下很有代表性。自新型肺炎疫情爆發以來,許多武漢的疑似患者都因為做不了核酸檢測不能被確診和入院治療,只能在家自我隔離,其中有些重症患者在這期間便去世了。

要住院就必須確診,要確診就必須做核酸檢測。據《財經》雜誌報道,核酸檢測難的問題幾乎貫穿疫情暴發至今。那問題的癥結在哪裡?在缺少試劑盒。

可來自中共工業化信息化部的官方信息卻與此明顯相悖。該部總工程師田玉龍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2月1日,新型冠狀病毒核酸檢測試劑日產量已經達到了77.3萬人份,是疑似患病者的40倍,已經基本滿足要求。目前產能恢復值達到了百分之六七十,後期供應能力足夠。

而按照此前「界面新聞」的報道,大陸試劑盒生產廠家輝睿已經向各地供應了五、六萬人份的試劑盒,另一廠家捷諾則在1月16日時就已生產了可供七萬五千人份使用的試劑盒。二者加起來能測試十多萬人。

來自媒體和網絡的信息都說武漢當地醫院試劑盒嚴重短缺,而中共工業化信息化部公布的官方信息卻說大陸的試劑盒日產量已經達到了77.3萬人份,是疑似患病者的40倍,這是怎麼回事?

新唐人2月4日播放的一段題為「武漢醫護:全市每天只讓用2000個試劑盒」的音頻為此提供了答案。

這段網上流傳的音頻是武漢一醫護人員2月3日與朋友的對話,從對話錄音判斷,女聲應該是一個小醫院的醫護人員。

她在對話中透露,整個武漢市一天只讓使用2000個試劑盒查新型冠狀病毒核酸,只有住院病人才能查,門診病人根本就不允許查,而中共規定,不查核酸,核酸顯示不是陽性,那麼這個病人就不能診斷為病毒性肺炎,就說是疑似,因為政府不讓下診斷。

大陸官媒「澎湃新聞」1月26日發表的一篇題為「與病毒搏殺的日與夜:試劑原料短缺,醫護同事『成了病人』」的報道也印證了上述信息。這篇報道說,「1月22日之前,所有疑似病例的樣本都需送到湖北省疾控中心統一檢測,22日之後為加快檢測速度,檢測權下放到各個定點醫院。據武漢市衛健委披露,22日以後,武漢全市每日可檢測2000份樣本。」

這就是說,不是缺少試劑盒,而是官方人為的控制試劑盒的使用量,才造成許多患者沒法做核酸檢測。

那麼官方為什麼要控制試劑盒的使用量呢?據我分析有兩種可能,一是武漢當地醫院的床位和醫護人員有限,一旦放開試劑盒的使用量,確診病例就會明顯增多,醫院現有的資源根本沒法承受,所以只好控制試劑盒的使用量;二是為了控制確診的數字,很簡單,控制住了試劑盒的使用量也就控制住了確診的數字,現在來自各種渠道的消息都表明官方公布的武漢確診數據被嚴重縮水,這不就是控制試劑盒使用量的「貢獻」嗎?

總之,不管是出於哪種原因,都說明了一點,武漢實際的肺炎患者數字與官方公布的確診數字是兩回事,中共雖然天天都在發布數字,貌似很透明,但其實仍在瞞報

用音頻中的那位醫護人員的話說,武漢市死亡10萬人是很正常的。她們這樣一個小醫院,每天至少是一個到兩個的死亡,這兩天就死了6、7個,那大醫院就更多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