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離點如地獄 武漢病患設法出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2月06日訊】武漢疫情感染及死亡人數快速攀升。儘管中共「封城」應對,並採用 「小湯山」模式,快速建立多所醫院,但疫情仍然快速蔓延,大批重症病人被隔離在社區或賓館等地自生自滅。有病患稱,隔離點猶如地獄,有患者為求生而出逃。

隔離酒店等死亡 想方設法出逃

由於武漢肺炎疫情感染的人數眾多,武漢各社區及賓館等也均設立了隔離點,大批重症病人在此自生自滅等死。

2月6日,《大紀元》報導說,武漢市礄口區王女士的爸爸(王相凱)和大伯(王相酉)均在酒店隔離,而且僅僅一天,她就痛失了其中一名親人。為此她通過社交媒體在向外發出求救信息。

1月23日,王女士的爸爸和大伯相繼發燒咳嗽,1月28日兩人去社區疫情排查,到市四醫院拍CT後都是顯示肺部有磨玻璃狀,醫生說高度疑似武漢肺炎,但無試劑盒確診。

1月29日,王女士的大伯開始氣喘,再次求社區協助,依然無床位。次日早上,王女士的大伯出現呼吸困難的症狀,家人苦苦哀求社區安排病床救治無果下,她媽媽和大媽情緒失控大哭。

當天下午,她爸爸大伯被帶走隔離了。王女士和父親通話才知道他們不是去醫院的隔離病房,而是一家隔離酒店,裡面全是發熱的疑似患者,根本沒有醫生。

次日早上,王女士的大伯走了。她說「在那樣的環境下,看到的不是政府的援助,也沒看到有效的治療,就是把發熱的疑似患者隔離在一塊自生自滅!」

「只能回家!只能靠自己!爸爸想方設法地逃了回來,家裡人還來不及悼念大伯,因為眼下,眼前還活着的人,也隨時會有意外,沒有時間給我們傷悲!」

王女士表示,她父親逃出後,他大伯屍體還在那裡沒有人管。到社區打聽才知道,她們沒有權利追悼死者,處理辦法:交800元,15天後去指定位置拿骨灰盒。

由於醫藥匱乏,她父親病得更嚴重了。雪上加霜的是家裡的大伯媽、媽媽、弟弟都相繼出現症狀。

她說自己已經無能為力,欲哭無淚,只能通過網絡求助,她們正遭遇着重大災難,沒有床位,沒有救治,但他們想活下去!

圖為武漢醫護人員收治一名武漢肺炎疫情患者。(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武漢楊女士呼籲,救救她唯一的親人!

武漢楊女士家也遭遇同樣的恐怖經歷。她的媽媽1月27日走了。楊女士說,從媽媽發病到去世僅7天。做了肺部CT結果雙肺感染,見磨玻璃陰影,血項指標都不好,直到離世也未能等到確診!

她媽媽死前一直因沒有病床得不到及時治療,直到她去世前一天晚上才住進醫院。

楊女士介紹,1月23日,她爸爸也出現發燒症狀,29日爸爸住進隔離酒店,但隔離期間在那裡無人照應,每天反反覆復發燒,最高時40℃。整個人氣喘吁吁,胸悶氣短,隔離在酒店裡無人問津。

尚未在失去母親的痛苦、恐懼中解脫出來,楊女士不願意再失去父親,她透過微博向外求救:救救他唯一的親人!

圖為武漢當局新改造的條件稍微好一點的隔離區。示意圖( STR/AFP via Getty Images)

患者關在隔離點統一送死

在此之前,還有推友發布微博截圖顯示,2月2日,一名武漢網友在微博實名發出訊息,質問武漢的隔離點是否是集中營?

該網友稱,她的舅舅感染新型冠狀病毒,已發燒11天,雙肺感染,跑了幾家醫院也沒有確診。2日下午,舅舅突然被政府工作人員接到隔離點,全家人一開始還以為是個好消息。

結果到了晚上,舅舅十分困難地給家裡發信息,說裡面不給治療,連退燒藥也不給。

該網友質問:這是把一群發着高燒的人關起來統一送死嗎?如果是這樣,讓他們回家。她還強調,自己對所發布的信息負法律責任。

圖為武漢市工人4日在一展覽中心臨時改建的隔離區擺放病床。(ySTR/AFP via Getty Images)

事實上,即使是醫院的隔離病房或社區的隔離點,環境同樣極為惡劣。

自由亞洲引述知情人士披露,武漢洪山區的社區隔離點,因為缺乏醫療物資,工作人員不敢進病房,更談不上護理和治療。因此,大批被隔離的患者,除了每天有人將飯放在門口,根本無人照管。

1月31日,武漢一名23歲的考研女大學生也在微博爆料,說自己在醫院的隔離病房等於自生自滅,不給輸液,不給打針,隔離病房如地獄,而她的病情持續惡化,生不如死,已經寫好了遺書。

上述的案例事件,只是武漢千千萬萬個武漢家庭的縮影,還有大批比他們更為悲慘的家庭。

武漢市的疫情危機極為深重,由於醫療物資緊缺,許許多多的肺炎患者無法得到救治,導致全家感染,甚至釀成一幕幕家破人亡的人間慘劇,同時,中共當局封鎖小區、封鎖消息,武漢被指成為人間地獄。

同時網上不斷傳出行人倒地死亡及武漢醫院急診室成如停屍房的視頻。武漢網民直指當地早已經變成「死亡之城」。

圖為臨時改建的隔離區病床。(視頻截圖)

目前武漢為收治大量疫情患者,仿照小湯山醫院模式,火速建成了武漢武漢火神山和雷神山醫院,並在洪山體育館、武漢客廳等地興建了3所「方艙醫院」,把大量輕症患者在此隔離。

但這些醫院的內部完全無防護、無隔離,上千張病床擺成大通鋪。網民批評,這樣交叉感染風險更大,認為這根本是等死的集中營。

火神山建造之初,就有網友發文揭露,2003年薩斯大爆發,北京建小湯山醫院收治患者,但患都均「有去無回」。醫院甚至把還有呼吸的患者直接送入焚屍爐!中共一貫漠視生命,為能保住中共權貴,讓病患就地消失。

(記者李韻報導/責任編輯:李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