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看點】四大疑點 武漢病毒所捲入風暴眼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2月07日訊】【新聞看點】四大疑點 武漢病毒所捲入風暴眼:首先跟大家通報一個消息,《生命時報》微博消息,當地時間今天(2月6日)晚上9:30,被人們稱為疫情「吹哨人」的八君子之一——李文亮,帶著當局對他的訓誡書,扔下了懷孕的妻子去世了。而他懷孕8個月的妻子也因為染病正在搶救,情況十分危急。看到這個消息,我的心情跟大家一樣難受。

不過武漢中心醫院在12點38分發消息說,李文亮病危,仍在搶救當中。目前不清楚李文亮的具體情況,需要進一步核實。但不管怎樣,網友都很氣憤,要求那些當初抓人的人和造謠媒體出來給個說法。其實這已經不是一句「對不起」能解決問題的了,正如知名法學家許章潤所說的,「人民怒了,不幹了」。

前天,武漢病毒研究所將美國研製的治療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的藥物瑞德西韋(Remdesivir)搶先申報了專利。這個舉動讓外界大為驚異,也再次把目光投向了這個被嚴重質疑是病毒來源的研究所,審視它在這場「舉國大疫」中所扮演的角色,為何捲入了風暴眼?

「清算」與「抗疫」同步?

這場瘟疫的爆發馬上滿2個月了,法廣今天報導稱,中共準備對湖北軍管了,並且要問責湖北負責人。文章表示,北京對湖北及武漢官場的表現「相當不滿」,極有可能在民怨沸騰的情況下,問責湖北和武漢主要黨政負責人。

2月3日,身居武漢的知名作家方方寫了這麼一段話:「記住這些不知名的人,記住這些枉死者,記住這些悲傷的日夜,記住到底是什麼原因讓他們在這個本該歡樂的節日中斷了人生。只要我們尚且偷生在世,我們就要為他們討個公道。對於瀆職者不作為者不負責者,我們必須一層一層追究,一個也不放過。」

方方的這段話,應該代表著許許多多人的心聲。這場已經遠遠超越SARS的新冠肺炎,人們所了解的仍然太少。當局封網刪帖,隱瞞真相,使人們在完全看不到真相中染病,在不明不白中含冤離世。

其實當局對下級問責,早在人們的預料之中。按照中共的通常做法,問題出現以後,都會拋出替罪羊以平民憤。不過對「軍管」的說法,官方之前曾闢謠,說武漢沒有軍管。

對法廣爆出的消息,我們沒有得到證實。

就在方方寫這段話的當天,中共領導人習近平主持召開了針對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的第二次政治局常委會議。會上表示,對「不服從統一指揮和調度、本位主義嚴重的,對不敢擔當、作風漂浮、推諉扯皮的」給予警告。還稱「追究直接責任人的責任,問責黨政主要領導甚至懲處失職瀆職者」。報導還說「研究了其它事項」。

這已經透露出,北京將要問責湖北黨政官員的信息。不知道這個「研究其它事項」,是不是商量撤換哪些官員,讓誰來當替罪羊。

我們看到第二天(4日),湖北省紀委處理了幾個人。直接免去湖北省紅十字會常務副會長張欽的職務,指稱他調撥緊缺醫用物資不力。武漢市統計局副局長夏國華也被免職了,而統計局局長孟武康和武漢市政府辦公廳副主任黃志彤則是被誡勉談話。

這些跡象顯示,壓力之下,當局急於轉嫁危機,緩解人們的指責。法廣認為,當局可能不會等到疫情局勢遏制後才啟動問責程序,「清算」有可能與「抗疫」同時推進。

大疫當前 武漢病毒所搶先申請美國藥物專利

4日晚間,武漢病毒研究所官網發布了一條標題不顯眼的消息。自稱「我國學者在抗2019新型冠狀病毒藥物篩選方面取得重要進展」,對在國內尚未上市的藥物瑞德西韋(Remdesivir),「在1月21日申報了中國發明專利(抗2019新型冠狀病毒的用途),並將通過專利合作協定(PCT)途徑進入全球主要國家」。

這個消息爆出,很多人感到驚訝。因為瑞德西韋是美國吉利德(GILEAD)公司開發的一種新型實驗性廣譜抗病毒藥物,被認為可以有效抑制呼吸道上皮細胞中SARS病毒和MERS病毒的複製。美國使用這種藥物,已經成功治癒了一名武漢肺炎患者。隨後免費提供給中國治療新冠病毒,目前這種藥物正在北京中日友好醫院臨床試驗。

得知武漢病毒所搶先註冊的消息,吉利德發言人在電郵中回覆自由亞洲表示:吉利德知道武漢病毒研究所申請「用途專利」的報導。瑞德西韋是吉利德研發的藥物,在中國享有專利,包括吉利德提出將此藥用作對抗新型冠狀病毒的「用途專利」申請。

吉利德表示,目前的當務之急,應是儘速確定瑞德西韋在對抗新型冠狀病毒上的潛在療效。

吉利德的觀點相當明確,大疫當前,救人要緊。至於知識產權的問題,暫時先放一放。對比武漢病毒所的做法,誰尊重生命、誰漠視生命,已經不用多說了。被嚴重質疑是病毒來源的武漢病毒研究所,「抗疫」不賣力,搶功卻無人能比。用老百姓的話說,「下蛋不勤,爭窩積極」。

熟知藥品專利申請流程的白氏生物科技諮詢公司總裁白越珠表示,提出藥品人體實驗階段的「用途專利」申請,不等於就一定能獲認可。「不是那麼簡單的,不是說你就可以偷我的東西用」。

全球健康藥物研發中心主任、北京清華大學藥學院院長丁勝認為,武漢病毒研究所申請成功的「可能性不大」。就算它申請成功,也不握有瑞德西韋的結構(發明)專利,無法應用。「就好比用鏟子挖地,你手中沒有鏟子,怎麼挖呢?」

不知什麼病毒 也不知藥品是否有效 先註冊?

大家注意,武漢病毒所自稱是1月21日已經申報了發明專利。如果大家還有印象,我們在前面曾說過,1月20日有兩個重要人物出面了。一個是習近平第一次對新冠肺炎疫情作出表態,隨後每天確診的病例數字幾何倍數往上翻。另一個是鍾南山,首次肯定了病毒「人傳人」。

按照武漢病毒所的說法,它們對瑞德西韋的藥效研究,肯定是比20日這個時間要早。因為藥效研究不是一朝一夕的。也就是說,正當武漢人還不知自己正處在疾病傳染的風險之中時,武漢病毒所已經開始通過細胞實驗,並發現了一種對付尚無正式名稱的新型冠狀病毒的有效藥。

那麼武漢病毒所為什麼不把這種藥物拿出來治病救人呢?難道申請專利比治病救人還重要嗎?如果說沒有確定藥效的話,那為什麼對還在驗證中的藥品搶先申報專利呢?這與它們對「雙黃連口服液」的處理完全不一樣。

1月31日,中科院有一項公布,說上海藥物研究所、武漢病毒研究所聯合研究,初步發現中成藥「雙黃連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狀病毒。然後中共官媒紛紛高調報導,在大陸引發搶購潮,有的地方甚至是上線就賣斷。

雖然中科院發布消息時明確指出,雙黃連口服液還要開展臨床研究,但是武漢病毒所和上海藥物所仍然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發布雙黃連可抑制新型病毒」,未免也太急功近利了吧?

研究合成病毒幹什麼?病毒是否洩露?

昨天,鄭州法律人士任照向武漢病毒研究所發出公開信,敦促他們公開病毒研究過程的詳細資料。任照表示,已經有多人實名舉報這個病毒研究所「管理混亂」,隨後被刪帖。

任照申請公開的有以下事項:2019年到2020年間病毒保存和出入這家研究所的明細,公開這家研究所研究冠狀病毒的研發詳情,公開對瑞德西韋藥品的研發過程及申請專利的詳細文件,公開研究所教授石正麗的研究方向、發表的論文以及詳細簡歷。

石正麗本人2月2日在個人微信朋友圈發文表示,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是大自然給人類不文明生活習慣的懲罰。還表示她願意用「生命擔保,與實驗室沒有關係」。就連一些被中共滲透的西方媒體也表示,這種懷疑是「假新聞」。

不過2月3日,「武小華博士」在微信中實名指證,新冠病毒與石正麗實驗室的病毒洩漏有關。目前人們不清楚武小華究竟是誰,可能是某個熟悉中國科研系統的醫界學者。

武小華直言要與石正麗公開對質,並對石正麗提出兩點關鍵質疑。

一是石正麗團隊稱,新冠病毒可能由蝙蝠直接傳染給人。武小華認為,這是石正麗欺騙外行的謊言。根據醫學常識,蝙蝠病毒必須經過變異才能進入人體。而這個基因變異需要通過1~2個大鼠或靈長類的中間宿主參與,而且這種基因改造只能在實驗室完成。但石正麗論文中根本沒有提到有中間宿主。

二是中國醫學實驗室內部的管理混亂,武小華認為這是病毒洩露的主要原因。

面對武小華的叫陣,石正麗一直在保持著沉默。我們說過,沉默有兩種可能,一是不屑爭辯,二是默認。石正麗屬於哪一種呢?

另外,有網民挖出了一片研究論文,是石正麗5年前與別人共同撰寫的論文,題目是「一簇源於蝙蝠的類似SARS冠狀病毒,顯示出了傳給人類的潛能」。論文中像「嵌合病毒」、「雜交病毒」、「合成病毒」與「不依賴於其自然主幹上其它必要的適應性突變」等詞彙多次出現。

微信公號「工農之聲」表示,原文發表在國際著名期刊《自然醫學》(Nature Medicine)電子刊物上。「工農之聲」表示,原文是英語,他引用的全部來自百度翻譯。並且給出了原文的文章鏈接(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nm.3985?fbcldi=lwAROiTTfDIT-uxNFPtvQH-xFrF6QaF1hKE1Ey2TPrEi17XfFUIbpUIAosDc),顯示文章的發布時間是2015年11月9日,2016年4月6日進行了更正。

論文中有這麼一段:「為了研究循環蝙蝠冠狀病毒的出現可能性(即感染人類的可能性),我們構建了一種嵌合病毒」,並說「這種雜交病毒使我們能夠評估這種新的棘突蛋白引起疾病的能力」;還說「在此基礎上,我們合成了一株具有感染性的全長SHC014重組病毒,並證明了該病毒在體內外的複製能力」。

巴黎巴斯德研究所的病毒學家西蒙·韋恩-霍布森(Simon Wain-Hobson)表示,研究人員創造了一種新型病毒,「如果病毒逃脫了 ,沒有人能夠預測其發展軌跡」。

人們都想知道,風險這麼大,為什麼要進行這種研究?這種實驗有什麼意義呢?合成病毒又為的是什麼呢?

武漢病毒所出售實驗室動物?致病毒洩露?

前天(4日),大陸多益網絡董事長徐波在微博中表示,自己實名帶可靠證據作為線索,舉報武漢病毒研究所。徐波在列舉一些基本事實的同時,附帶了石正麗發布論文的多個證據鏈接。

徐波表示,因為疫情防疫事關重大,懷疑武漢病毒所對實驗動物管理不善,致病毒實驗動物流出,導致2019新冠狀病毒疫情。他還強調,「我明確認為2015年石正麗研發的那針對人類的轉基因病毒與武漢新冠狀病毒有差異,但其實驗室必然還存在大量其它類似病毒,且之後必然有繼續研究類似病毒,這才是應該查處的真相。」

這個問題,一直是人們希望得到真相的問題。很多媒體、包括新聞看點都曾經列舉過大量事實,懷疑病毒可能是從武漢病毒所流出。

但是美國羅格斯大學(Rutgers University)生物學家理查德·艾布萊特(Richard H. Ebright)昨天表示,雖然根據目前對病毒的基因組測序,沒有證據表明病毒經過人工改造,但「這並不代表可以完全排除這次疫情的病毒由於實驗室事故進入人群的可能性」。

我們再回到徐波的微博,他懷疑武漢病毒所「對實驗動物管理不善,致病毒實驗動物流出」。

這個說法並非空口無憑。今天1月2日,吉林省松原市中級法院判處了李寧12年有期徒刑。罪名是「貪污課題科研經費共計人民幣3756萬餘元,其中1017萬元是銷售實驗室淘汰動物和牛奶所得」。

李寧是中國農業大學教授,有「最年輕院士」之稱。在對他的判決書中有這麼一段:「自2008年7月至2012年2月期間,相關課題在研究過程中利用科研經費購買了試驗所需的豬、牛,對出售課題研究過程中淘汰的實驗受體豬、牛、牛奶所得款項,被告人張磊向李寧請示如何處理。李寧指使張磊將該款項交給報帳員歐某甲、謝某甲帳外單獨保管,不要上交。歐某甲、謝某甲遂將該款存入個人銀行卡中,累積金額為人民幣10,179,201.86元」。

這段判決書的描述,清清楚楚地告訴人們,這名轉基因科學家把實驗室的轉基因豬、牛和轉基因牛奶都賣了錢,賺了一千多萬。

這些動物和牛奶賣給誰了?能不能食用?是不是帶著病毒或者病菌?為什麼實驗室對這些實驗品不做無害化處理?中國還有沒有這樣的實驗室,在悄悄地出售實驗室的動物?

1月28日的新聞看點中,我們引用法廣的消息,法國政府官員稱,中共悄悄修建了多個類似武漢P4實驗室的實驗室,「某些實驗室十分可疑」。

前白宮首席策略師班農表示,中國共產黨對所有事情都撒謊。如果新型冠狀病毒被發現是人工合成的,中國共產黨就完了。

新冠病毒肺炎疫情最新情況

今天(2月6日)收到網友獨家爆料,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的擴散遠超當局的預期,武漢現在使用霧炮車全城消毒了。爆料說武漢市內連救護車都是靜悄悄地拖病人,不鳴笛、不閃燈,深怕引起恐慌。

與此同時,武漢市每個人手機上都收到了中國移動的短信,是轉發武漢新冠肺炎防控指揮部的通知。從今天開始,「全民測體溫」,「每天逐戶逐人全面排查」,要求市民配合。網友爆料中說,只要體溫不正常,立即抓人,然後「送入集中營」。這裡說明一下,網友稱為「集中營」的地方,指的是那些隔離點。

發燒即強制送方艙醫院等隔離點

網友說每3天上門來測量一次,檢測到發燒人員後,強制送往方艙醫院等隔離點,並對其與家人進行封戶管理,禁止外出。如果全部家庭成員檢測正常,發給一張有效期為3天的出入通行證。所有小區每天晚上10點到第二天早上6點禁止出入,實行「宵禁」。

只送不管:洪山體育館

昨天我們在節目中曝光了武漢新設立的「方艙醫院」情況,現在又有了最新的消息。有網友發來視頻,說隔離點的這些人「吃喝沒有,也沒有暖氣,電源也沒通,沒有醫療,不給打針吃藥,就在裡面隔離,患者情緒激動」。

另一位網友發來對話截圖,上面顯示是一位被隔離在武漢市洪山體育館的人說,「我在體育館集中營了」,「沒有醫生、沒有藥,沒有電,沒有食物」,「隨時發生暴亂」。並且說「打起來了」。

武漢國際會展中心方艙醫院

另一個網絡截圖說,「我妹妹今天凌晨1點進了(武漢)國際會展中心方白艙,現在已是上午9點39分。沒醫護!!沒吃的!!幾百患者,一早上就大亂,刷牙擠、如廁擠、大廳風大、冷、餓!爭吵不斷,污水橫流!如果方艙只有隔離,那它是什麼?」

還有一位網友發來的是網絡截圖:我的小姨是礄口區陽性確診的新冠肺炎病人,昨天晚上9點被送到一家民營醫院隔離治療。凌晨3點又被叫醒,說送往條件更好的大醫院。結果被送到了武展(武漢國際會展中心)方艙醫院。這裡條件更差,完全不是新聞裡說的那回事。

電線短路停電,電熱毯無法使用,晚上睡覺打寒顫。不能打針,自己帶的丙球(蛋白)打不了。1千人共用一個廁所,也沒人打掃,病人的屎尿灑在便坑外。早上10點才吃到早餐,幾塊小點心,中餐不知道有沒有著落。也沒有見到醫生護士登記病情,發放藥物,人手有限忙不過來。吸氧設備嚴重缺乏,上百人的病區一瓶氧(氣)都沒有,咳嗽聲此起彼伏。

在這種情況下病人病情只會發展加重。懇請政府儘快改善條件,不能因為病人目前是輕症就掉以輕心,輕症患者也有人權啊!大家都想活下去!

湖北省委省政府要「動刀子」

大陸《財經》昨天晚上發消息,武漢當局要求各區在2月7日前,必須完成武漢市所有疑似病例的核酸檢測。而且還要求,在昨天夜間12點之前,收治所有的確診病人。據稱這是上一層對武漢提出的2個硬性要求,同時還說「如果出現任何問題,會追責」,「做不好要動刀子」。

武漢的上一層,應該是湖北省委省政府了。所謂「動刀子」,可能就是免職。這樣的命令之下,武漢破門入戶、強拖硬拽市民隔離的情況會有多慘烈,是不難想見的。

病毒傳染性超強 人們不敢出門

北京網友在早晨7點10分拍下了一段視頻,陰霾籠罩下的北京東三環,路面上只有前面一輛車在跑。這個時間,往常都是塞車非常嚴重的時段。但是武漢肺炎肆虐,即使沒有當局的限行令,可能人們也不敢隨意出門。

昨天浙江寧波通報了一例新確診病例,這個病例的染病時間只有15秒,創下了最短的傳染時間紀錄。一名56歲的男子沒戴口罩出門去買菜,在菜市場的菜攤前,與一名已經被通報確診的女性患者有大約15秒的近距離共同駐留。這名確診患者也沒有戴口罩。

15秒鐘,病毒傳染給了那名男子。人們在驚訝之餘,也在質疑,既然這名女子已經確診,為什麼沒有被隔離?為什麼出門不戴口罩?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