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中無恙的庾袞 是個什麽樣的人

文/孫書香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瘟疫氣正凶的時候,死者慘狀令人觸目驚心,人人皆自危,外逃避禍,唯獨他不肯離開,堅決要留下來服侍患疫病的哥哥……

一百多天後,瘟疫漸漸減退,他竟安然無恙,而且,他的哥哥竟奇蹟般地病癒了。

侍親不染瘟疫

晉朝的庾袞,字叔褒,是明穆皇后的伯父。年少時庾袞即好學,精通《詩》《書》,他孝順父母,友愛兄弟,一言一行皆尊法度,非禮非道則不言不行。

西晉武帝咸寧(275~280)年間,河南一帶瘟疫流行,死者縱橫疊加,慘狀令人觸目驚心,庾袞的兩個哥哥相繼而亡,二哥庾毗也染上疫病。疫氣正凶的時候,人人自危,父母給病危的二哥備好了棺材,然後不得不帶著幾個未染病的兒子離家外逃避禍,但庾袞不肯離開,堅決要留下來服侍二哥。見二哥的病情沒有好轉,庾袞有時望著棺材就暗自哭泣,但仍然晝夜不歇地照顧二哥。

一百多天後,瘟疫漸漸減退,家人就都返回了村子,但見庾袞竟安然無恙,而且,庾袞的二哥也奇蹟般地病癒了。鄉鄰們稱讚庾袞的德行,說:「異哉此子!守人所不能守,行人所不能行。歲寒然後知松柏之後凋。」這就是瘟疫不染孝悌之人的奇蹟。

宋 趙孟堅 〈歲寒三友圖〉。(公有領域)

奉養父母、寡嫂、孤侄

庾袞的叔叔伯伯們都很富貴,但庾袞的父親很貧窮,庾袞就親自種地奉養父母。

父親死後,庾袞賣籬奉養母親,母親見他太辛苦,就說:「我不需要吃得太好。」庾袞說:「母親若不吃好,我心裡不安啊!」

庾袞的前妻苟氏、繼妻樂氏都是世家望族之女,卻都能捨棄富貴家資,隨庾袞辛勤勞作,夫妻相敬如賓,共安貧苦。母親終老時,庾袞為母服喪,就住在墳墓旁邊。

庾袞恭敬地奉養寡嫂們,對她們非常尊敬。對哥哥死後遺下的孤兒,庾袞盡心撫育,教給他們做人的正理,凡事不讓他們感到孤苦,多加厚待。外甥郭秀是遺孤,吃穿用度比庾袞自己親生的孩子都好。

庾袞把家裡的老宅讓給了大哥的兒子庾賡、庾翕。庾翕死的時候,庾袞撫柩大哭,哀憐他少時喪父的孤苦及成年未娶的不幸。聽到庾袞的哭聲的人無不落淚,那悲傷之情,連過路的行人都為之感動。

失去父親的侄女庾芳嫁人時,庾袞為她置備了齊全的妝奩,又割荊笤扎了一個掃帚,之後他召集諸位子侄上堂,讓他們按男女列成兩隊,庾袞當眾對侄女說:「庾芳啊,你從小就失去父親,我憐惜你,從來不要求你幹活,你在家安閒舒適慣了,我也捨不得責罵你。但現在你要出嫁,就不比在家了。侍奉公婆丈夫及灑掃庭除等,是女人應盡的本分,所以我特意送你這把掃帚。不是什麼稀罕貴重之物,只是希望你到夫家溫順恭敬,勤勉持家。」

貧而知禮

雖然庾袞的伯父叔父們都顯貴,但庾袞依然像他的父親一樣,生活清貧。庾袞親自種莊稼養活一家人。逢荒年,沒有糧食時,庾袞和鄉人一起進山採拾橡子,他把道路分成艱險的、平坦的,然後把平坦的、好走的地方讓給別人,他自己則選擇不好走的山路,還要求大家分長幼次序行走,以求不違禮法。

庾袞和門人弟子們一起樹籬笆時,也要他們跪著取木條。有人不理解,就問庾袞:「先生隱退在家,為什麼還要如此過分地看重禮儀規範?」庾袞說:「因隱退和顯達的變化就改變志節,此非君子之志也。」

不隨意行拜禮 不願為官

一次,庾袞和兄長們拜訪同鄉陳準兄弟,兄長們對他們的母親行拜禮,唯庾袞不拜。陳準的弟弟說:「您為什麼不對我的母親行拜禮呢?」庾袞說:「我不知道下拜的緣由啊。對他人的父母行拜禮,就將自己等同於人家的孩子了,那種義禮是非常莊重嚴肅的,我哪敢小看此事呢?」最終庾袞也沒有行拜禮。

陳氏兄弟感歎道:「您真是個明達耿直之人,如果您掌管國事,定是棟梁之才。朝廷正在徵聘賢人,您應當前往啊。」

因庾袞品行端方,州郡連年向朝廷舉薦他為孝廉。元康末年,穎川太守召庾袞做功曹,將官府的車子裝飾一新去迎接他,庾袞婉謝辭退了公車,請求徒步進入郡裡,但奉命而來的差役強拉庾袞上了車,將他送到功曹居住的地方。不久,庾袞又自己叫車另找地方住下來,他堅持不出仕,不願為官。看他外表恭敬,神情卻不可動搖的樣子,太守知他不可改變,就給了他豐厚的禮物,然後遣他回去了。

庾袞講究忠信,行為篤敬、操行純潔,始終都不改變自己的志節,人們都稱他為「庾異行」,又稱他為「庾處士」,即不做官而居住在家的賢者。

庾袞見晉朝微弱,認為外寇和內亂很快會興起,就攜家帶口到林慮山裡(今河南林州市)居住。不到一年,他以嘉德聞名遐邇。庾袞勞則先,逸則後;言必行,行必安。治學問、助鄉里他都不遺餘力,同時蒙訓子弟,扶助孤弱,幫鄰里排憂解難。百姓有事總是和他商量,有困難也總是求他幫忙,宗族鄉黨莫不敬仰他,稱他為庾賢。官府也非常尊敬庾袞,經常向他求教。在庾袞的影響下,當地變成了仁孝之鄉。

後來庾袞隱居於林慮山裡的大頭山,居山洞藏身,以果實野菜充飢。山路陡險,一次庾袞與兒子一起下山,他踩空墜下了懸崖。鄉親們悲哭震天,認為庾袞隱居山林,能做官卻不想做官,能發財卻不想發財,哀嘆他命運不濟。

普通人確實很難理解庾袞的固守窮陋了,庾袞遠離世事、隨遇而安,不以人之樂為樂,所求早已超越俗世凡夫,幾近仙道了。@*#

參考資料:
《晉書 孝友傳 庾袞》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