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禍由天 冥冥之中有定數

曉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富貴榮華世人所求,然而一生的榮枯顯耀卻未必盡由人意,是誰安排了這一切?年邁老去之際,豪情壯志不再,遙問蒼天,上蒼無語更添悲涼;千古以來,生命的窮微奧妙,難倒芸芸眾生;歷史上也有著浩如煙海的無盡追索,略知其一二,今人借鑑可破迷。下文是摘譯自《太平廣記》的兩則故事,發人深省。

貴為皇子也難逃因果

通事舍人為古代官職,始於東晉,用於轉達皇帝旨意;唐朝通事舍人王儦有言:「人一生中所遭遇的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因緣業報所定;吉凶禍福該來的就會來,人又何必如此戒慎恐懼呢?」接著,他說了一個關於皇子的故事。

昔日武則天欲殺皇子,並昭令皇子將處死於掌管刑獄的中央機關大理寺;皇子聞令悲嘆說道:「我既難逃一死,又何必髒污了刀鋸?」當晚夜中,就用自己的衣領上吊而死;不料,天曉清晨之際卻死而復生,笑語言談、飲食起居有如在家,而無視於數日後的死刑。

皇子死而復生後即言道,我死後不久到地府遇冥官,冥官勃然大怒曰:「你理應受戮而死,為何自殺而入地府,趕快回去受刑!」皇子不解,問其原由,冥官出示冥簿,上載該皇子前世殺了人,今生理應被殺方能償還因果;皇子恍然大悟,於是乎死而復生後,還能神色自若地等待的處決。

官定三品分毫不差

貞觀年間,年近七旬的張寶藏任職今吾長史,歸鄉途中偶遇守獵少年,大快朵頤的吃著鮮肉喝酒,他倚靠著大樹,對望長嘆曰:「我活了這麼大歲數了,還沒吃過如此的美味,真是可悲呀!」身旁乎有一位僧人說道:「你六十日內,官升至三品,何須嘆息!」僧人言畢後,卻不見蹤影。張寶藏心想事有蹊俏,隨即返還京城,恰逢唐太宗身患痢疾;為病所苦的太宗,頒召聖令求治,要誰能治好太宗痢疾,吾必重賞之。

不巧,寶藏也患過痢疾,曾以乳汁煎煮胡椒科植物蓽茇而癒,遂奏請皇上服用此藥方,果不其然皇上驟然康復,宣旨升寶藏為五品官職。然而,宰臣魏徵有所疑慮,延宕了一個多月,後太宗痢疾復發,又再次服用藥方而癒。太宗追問:「我曾頒令,要升上呈藥方者五品官,為何遲遲不見你執行聖令呢?」魏徵戒慎謊恐的回覆道:「皇上頒詔之時,我不清楚是要升文官三品,還是武官三品?」皇上大怒言道:「治好你宰相,就能升三品官,我貴為天子,難道還不如你嗎?」並厲聲宣告:「授予三品文官,並賜鴻臚卿官號。」而那天正好是僧人所言之第六十天。

(轉自看中國/責任編輯:李曉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