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正麗研製病毒危害人類

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論壇理事長 費良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武漢肺炎疫情來勢洶洶,蔓延迅速。越來越多的跡象表明,新冠病毒是核武級別的生化戰劑。雖然其硬破壞力(對物的破壞力)為零,這方面不能跟核武器相比,但是其軟殺傷力(對人的殺傷力)令人震撼,其影響範圍甚至超過了核武器。若不採取有效措施防護和治療,對人類危害極大。

中國首席生化武器防禦專家陳薇少將已在武漢坐鎮,她表明「要做最壞打算」。武漢病毒研究所,特別是P4病毒研究室,是否武漢肺炎的毒源,成為輿論焦點。

石正麗的「闢謠」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中共官方說武漢華南海鮮市場是武漢肺炎的播毒源頭,但引起質疑。因為首例新冠肺炎同華南海鮮市場毫無關係。人們懷疑新冠病毒是從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武漢P4實驗室)泄漏出來的。

印度科學家的科研論文(Uncanny similarity of unique inserts in the 2019-nCoV spike protein to HIV-1 gp120 and Gag)中指出,2019-nCoV病毒(武漢肺炎)的刺突蛋白S蛋白的4個不連續位點插入了類HIV病毒的胺基酸序列,而在S蛋白質的立體結構上,這4個插入位點恰好與動物細胞膜上的病毒受體相互結合。即2019新冠病毒感染能力與愛滋病毒一樣,其毒性則仍由冠狀病毒所決定。這4個插入位點在其它冠狀病毒中不存在。論文暗示武漢肺炎病毒可能是人工設計的,不是自然界偶然發生的。該文還提到,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所的周鵬實驗室不久前發表的論文中,也提到了S蛋白的這4個插入物中的3個。

這篇論文隨後引發中共學者和海外親共學者群起攻擊並「闢謠」,要求撤稿、澄清。2月2日下午3時左右,武漢病毒所研究員石正麗在自己微信朋友圈發文說:「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是大自然給人類不文明生活習慣的懲罰,我石正麗用我的生命擔保,與實驗室沒有關係。奉勸那些相信並傳播不良媒體的謠傳的人,閉上你們的臭嘴。同時轉發這個打臉消息:印度學者已經決定撤回這篇預印本文章。」

石正麗發帖不到一天,她5年前與人合寫的一篇論文《一簇源於蝙蝠的類似SARS冠狀病毒,顯示出了傳給人類的潛能》被網民曝光。論文赫然寫著:「為了研究循環蝙蝠冠狀病毒的出現可能性(即感染人類的可能性),我們構建了一種嵌合病毒······這種雜交病毒使我們能夠評估這種新的棘突蛋白引起疾病的能力······在此基礎上,我們合成了一株具有感染性的全長SHC014重組病毒,並證明了該病毒在體內外的複製能力」。

2月3日,針對石正麗團隊日前公布論文稱,武漢肺炎病毒可能由蝙蝠直接傳染給人,「武小華博士」在微信群駁斥說,這是石正麗欺騙外行的謊言,因為根據醫學常識,蝙蝠病毒必須經過變異才能進入人體,而這個基因變異需要通過1-2個大鼠或靈長類的中間宿主參與,而且這種基因改造只能在實驗室完成。但石正麗論文中根本沒有提到有中間宿主。

2月4日,多益網絡董事長徐波在微博上公開舉報武漢病毒研究所涉嫌製造並泄露了病毒。其博文稱,「基於以下事實與證據作為線索,因疫情防疫事關重大,我懷疑武漢病毒研究所對實驗動物管理不善而病毒實驗動物流出,導致2019新冠狀病毒疫情。我決定向國家舉報武漢病毒研究所,希望國家徹查該研究所實驗動物管理情況,及相關蝙蝠冠狀病毒改造為可感染人類的研究情況。」徐波的博文羅列了大量基本事實,說明了武漢病毒研究所研製新冠病毒的全部過程,利用病毒基因重組技術,通過修改蛋白的ACE2開關,把原本不感染人類的蝙蝠冠狀病毒,改造成能感染人類的新冠狀病毒。先做老鼠實驗,證實損害了老鼠肺部,又繼續在猴子身上做相關的實驗。而武漢華南海鮮市場有活猴出售。他還指出,武漢病毒研究所,是類似SARS病毒的相關病毒疫苗研製的利益相關體,有類似殺毒軟件行業自研病毒自解的可能。

據自由時報報導,石正麗研究團隊透過病毒基因重組技術,將中國馬蹄蝠身上的病毒、和小老鼠的SARS病毒重組,產生的新病毒得以與人體的血管收縮素轉化酶2(ACE2)結合,能有效感染人類呼吸道細胞,毒性相當巨大。

針對該項研究,《自然》期刊曾指出,其他病毒學家質疑這項研究的必要性,認為這種實驗很難證明什麼,且還蘊含極大風險。巴黎巴斯德研究所的病毒學家西蒙.韋恩-霍布森(Simon Wain-Hobson)表示,研究人員創造了一種新型病毒,「如果病毒逃脫了,沒有人能夠預測其發展軌跡。」

2018年11月14日,石正麗在上海演講,重點介紹冠狀病毒以及跨種病毒研究成果。當時沒有人想到,其跨種病毒傳播會給人類帶來巨大災難。

石正麗的生命沒有任何擔保價值。她要揭露其問題的人「閉上臭嘴」,顯示她做賊心虛,說話很臭。

石正麗研製害人病毒幹什麼?

蝙蝠身上雖然攜帶了大量病毒,原本不能直接傳染給人類。但是,石正麗團隊通過病毒基因重組技術,研製出了能直接傳染給人類,並人傳人的恐怖病毒。我們要問:石正麗的研製目的何在?

科學家的研究目的通常是為了探索世界本質,了解宇宙真相,掌握自然規律。絕大部分科學家都希望自己的研究成果能夠造福於人類。一些科研成果被用於軍事,往往並非科學家本意。軍事科學技術研究的目的是為了造出先進武器,提升本國武裝力量。

把不能直接危害人類的病毒改造成能夠直接危害人類的病毒,這絕不是為了造福於人類,而是為了禍害人類。迄今為止,新冠病毒對中國和全球的危害已經遠遠超過了本拉登對美國發起的恐怖攻擊。石正麗為什麼要這樣做呢?大概只有如下兩個原因之一:

1.石正麗為了個人功名和利益做此研究。讓蝙蝠病毒從不能直接攻擊人類變成能夠直接攻擊人類,這顯然對全人類有害無利。石正麗非常清楚,這如同新造了一個充滿瘟疫、禍害和災難的潘多拉盒子,可以隨時禍害人類。她樂此不疲,說明她心腸不好。徐波指出武漢病毒研究所是類似SARS病毒的相關病毒疫苗研製的利益相關體,有類似殺毒軟件行業自研病毒自解的可能。由美國吉利德科學公司(GILEAD)研發的「瑞德西韋」(Remdesivir)實驗性抗病毒藥物治癒了一例美國新冠病毒患者後,該公司將此藥免費提供給中國,從2月3日起在北京中日友好醫院進行臨床試驗。4日,武漢病毒研究所居然搶先註冊了「瑞德西韋」的發明專利。這件事也說明武漢病毒研究所有唯利是圖之嫌。為了個人功利而不惜禍害全人類,這種人其心可誅,其形可滅!

2.石正麗團隊接受了中國軍方研製生物武器的任務。其初衷可能是為了提升中國的軍事力量。這涉及到中國的軍事機密,也涉及到中國是否遵守國際公約的信譽問題。中國已於1984年11月15日加入《禁止生物武器公約》。截至2019年11月共有183個締約國。該公約的主要內容是:締約國在任何情況下不發展、不生產、不儲存、不取得除和平用途外的微生物製劑、毒素及其武器;也不協助、鼓勵或引導他國取得這類製劑、毒素及其武器;締約國在公約生效後9個月內銷毀一切這類製劑、毒素及其武器;締約國可向聯合國安理會控訴其他國家違反該公約的行為。

網上有消息說,武漢肺炎爆發前3個月,即去年9月18日,武漢軍運會前,武漢天河機場進行過冠狀病毒擴散演習。如果屬實,這件事值得深入研究分析。它說明中共當局早就知道這種病毒的威力,需要特別防護。

由於信息不全,上述兩點都出現了悖論。如果石正麗出於個人功利心搞病毒研製,她哪來龐大的科研經費和人力物力?如果石正麗接受了軍方的生物武器研究任務,這是絕對機密的項目,她為什麼要大張旗鼓到處發表論文、到處演講炫耀呢?軍方為什麼不阻止呢?

新冠病毒是怎樣泄漏出來的?

石正麗雖然研製出新冠病毒,但她不會有意將病毒釋放出來。P4實驗室是生物安全最高等級的負壓實驗室,正常運作情況下,病毒是跑不出來的。如果不是有人故意泄露,那麼只有在管理混亂或發生意外事故時,才可能導致病毒外泄。

「武小華博士」2月3日發文大曝中國醫學實驗室內部管理混亂,並認為這是病毒泄露的主要原因。有些實驗室對外兜售實驗動物當寵物養,協和醫學院就發生過此事。「武小華博士」自己也每年勸說朋友收養一兩隻實驗用的狗。實驗動物的屍體被隨便處理,或者按照野生動物出售,南方醫科大學就曾賣過獼猴。也有人把實驗用雞蛋煮著吃,「武小華博士」本人就曾查處過此事。實驗室的豬被當成豬肉分食。還有人將實驗室老鼠揣走當寵物等等。

2月2日,網傳北大生命科學院前院長饒毅致信武漢大學副校長舒紅兵,稱最好的解決辦法是武漢病毒研究所所長王延軼(舒紅兵夫人)提出辭職。他稱王延軼不適合領導武漢病毒所,有三點原因:專業不符、水平較差、年資太低。

筆者在這兒大膽猜測,武漢病毒研究所管理混亂,唯利是圖,將染上新冠病毒的實驗猴子賣給華南海鮮市場等,引起其它猴子和人被感染。當然,也可能還有別的泄露渠道,例如研究人員的防護服、手套鞋套等沒有按照有關規定處理,被帶到外面引起動物和人感染。

希望中國政府及有關機構、中國科學院、國際衛生組織、聯合國其他有關機構、外國有關機構等組成聯合調查團,調查新冠病毒疫情的確切來源、泄露過程、感染渠道、感染人數、死亡人數、官方隱瞞真相和打壓民眾的內幕等,並公布於世。

最後,我希望中國和世界各國永遠不要研製害人害己的生化武器;希望中國政府不要再向外國大撒幣,為中國人民搞好醫療保險多修醫院多培養醫護人員;希望中國人不要再夜郎自大,不要吹噓「我的國,厲害了」,厲害到可以製造超級病毒毀滅全人類。

2020年2月7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李信)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