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為中共賣命而死 不值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近日,看到一則消息:山東省泰安市公安局泰山分局網警李弦,「牢記黨員使命」,一直「奮戰」在防控疫情第一線。1月21日12時18分許,突發腦溢血,倒在工作崗位上,經全力搶救無效死亡,年僅37歲。

死前,他的電腦上已發現疫情「虛假信息」11條,累計處理「問題信息」360條。

李弦為中共賣命而死,不值。為什麼?

第一,中共黨媒每天都在發布虛假信息,而且是海量的。這次武漢「新冠肺炎」疫情,就是因為中共在全中國全世界範圍內造謠,隱瞞疫情,導致疫情失控,禍害全中國,乃至禍害全世界的。

2020年1月1日,新年的第一天,武漢市公安局官方微博發布《8名散布謠言者被依法查處》的通報。通報稱,一些網民在未經核實的情況下,在網上發布、轉發不實信息,造成不良社會影響。武漢公安機關經調查核實,已傳喚8名違法人員,並依法進行了處理。

之後,湖北電視台、武漢電視台、湖北日報、長江日報等湖北省、武漢市大大小小的媒體都轉發了這個通報。

之後,中央電視台、人民日報、人民網、央廣網、中國長安網、中國首都網、新浪網、搜狐網、騰訊新聞、澎湃新聞、鳳凰網、中國日報網等,中共控制下的全國各大媒體,幾乎都以最快速度轉發了這個通報。

真實情況卻是,這8人都是醫生,他們只是出於對親朋好友的關心,在朋友圈內發布了他們了解的真實信息。他們不僅沒有造謠,相反,是向全世界最早發布武漢「新冠肺炎」疫情的「吹哨人」。

這8人被封口的結果是:嚴重的疫情被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為官者,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少一事不如沒事,沒採取任何強有力的措施,防止疫情蔓延;為民者,以為天下太平,甚至組織4萬個家庭在一起吃吃喝喝。

歌舞昇平中,500萬人從武漢走向全國,走向全世界,疫情因此演變成人類進入21世紀以來最大的一次國際性的公共衛生緊急事件。

這是一次由武漢市公安局造謠,然後武漢市、湖北省、全中國的中共黨媒一起造謠,給中國人民乃至世界人民帶來的一場大災難。

至今為止,武漢市公安局,武漢市委、市政府,湖北省委、省政府,全國黨媒,沒有一個官員因為「造謠」被查處。

第二,被中共定義為「虛假信息」的,很多都是「真實信息」。但是,講真話者歷來都是中共重點打擊的對象。

比如,8個醫生之一的武漢市中心醫院眼科醫生李文亮,在微信朋友圈中發布的信息,沒說一句假話。但是,他卻被傳喚,被訓誡,被噤聲。

1月8日,李文亮接診了一名82歲的高熱患者。1月10日,他出現發熱症狀。2月1日,被確診感染新冠肺炎。2月6日,病逝。李文亮到底是怎麼死的?現在是個謎。

武漢新冠肺炎病毒的源頭,正成為國際社會追蹤的重中之重。從第一例患者查起,或許可以查到源頭。但是,到目前,第一例患者姓甚名誰?家住哪裡?是死是活?外界一無所知。據有關研究報告,第一例患者,不是來自華南海鮮市場,不少人懷疑來自中共製造生化武器的武漢P4實驗室

李文亮知道第一例患者的詳細情況。因此,有人認為,李文亮之死,可能是中共「殺人滅口」。

1月31日和2月1日,李文亮在微信上接受了《紐約時報》的採訪。李文亮的微信肯定處在網警的嚴密監控下。他通過微信跟兩個美國人交談的信息,肯定被網警第一時間就掌握了。疫情爆發以來,中共一直在掩蓋真相,最擔心知情人講出真相。有人認為,李文亮接受美國媒體採訪,令中共非常驚恐,這可能是他被「殺人滅口」的原因。

中共當政70年來,無數人因為講真話被迫害。上至國家主席劉少奇,下至普通老百姓,被迫害致死者,難以計數。

以中共之殘忍,藉機殺死李文亮,很有可能。

第三,中共70年的高壓與欺騙是中國一切災難的總源頭。

以這次武漢新冠肺炎蔓延為例。如果中共能夠以「依法查處」8名「造謠者」那樣的高效率,動員全國的媒體、全國的力量,制止疫情發展,很可能在最短時間,將疫情控制在最小範圍內。但是,中共把時間、精力、效率,全都用在了完全相反的方向上。

現在中共發布的確診病例、疑似病例、死亡人數全是假的。

以死亡人數為例。2月4日,大紀元記者通過暗訪得知,武漢兩家殯儀館每天的實際火化量,是平時的4~5倍。漢口殯儀館一天至少焚燒225具屍體。「38%是醫院接來的,61%是在家裡死亡的」。那麼,請問:全國每天死亡人數是多少?

1月23日武漢封城後,湖北、江西、遼寧、安徽4個省已經封省;北京、天津、上海、重慶4個直轄市也全部實施小區「封閉式管理」;全國80多個城市「封城」或半「封城」。這種封閉式管理,把全國各地的居民區,變成了各式各樣的「監獄」。

在武漢,一座高樓的陽台上,一名女子,一邊不停地敲打臉盆,一邊高喊:「救命啊,我老公不行了,快來人啊,沒有辦法了!」這悲愴、絕望、無奈的聲音,穿過寂靜的街道,讓所有聞者無不心酸!

更要命的是,不少專家懷疑:新冠病毒是從中共研製生化武器的P4實驗室泄露的。如果被證實,中共在犯下無數滔天大罪之後,又添死罪。

為中共賣命而死太不值得

人世間最可寶貴的,是人的生命。為家庭、為社會、為國家、為人類,每一個人都應該珍惜自己的生命,善用自己的生命。

中共是中國一切虛假信息的總源頭,也是打壓一切真實信息的總源頭。中共的高壓和欺騙,造就了中共這個禍害中國人、禍害地球人的「惡魔」。

網警是中共獨裁統治下的一個助紂為虐的職業。

除中共等極少數獨裁國家外,全世界絕大多數國家的互聯網,都是向全體國民,全球網民開放的。互聯網上資訊的自由流通本身,就具有淘汰虛假信息的功能。天天騙人的網站,自然會被淘汰掉,根本用不著網警。

中共一方面花費大量老百姓的血汗錢,高築「長城防火牆」,禁止真實資訊自由流入中國;另一方面,建立一支數量龐大的網警隊伍,天天忙於封網、刪帖、抓人,禁止老百姓講真話。結果是,高牆之內,到處充斥著中共的謊言。

一遍又一遍被中共謊言洗腦的人,最後都成了受害者。

被累死的山東網警李弦,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對中共發布的大量虛假信息,李弦是一個也不會刪除的;對於像李文亮醫生一樣發布的真實信息,只要中共一聲令下,李弦會毫不猶豫地刪除。這是黨性使然。

李弦為了這個害死無數人的黨,忙得顧不上妻子和兩個女兒,顧不上給母親過生日,甚至顧不上自己的性命,最後一頭栽到了電腦旁。可惜,可悲,可嘆!

2020年,壞事做絕的中共,已經死到臨頭了。

這裡,我衷心希望那些良知尚存的中國人,為了你們的父母、兄弟、姐妹、妻兒,珍愛生命,千萬不要繼續給中共當替罪羊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