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梁家傑:疫情加劇 民眾對中共徹底失望(字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2月12日訊】梁家傑(37):武漢肺炎疫情加劇,香港被喻「失敗國家」;市民對政府失信心,搶物資如委內瑞拉崩盤前;共產黨搞不定就賴外國勢力,林鄭有樣學樣。

武漢肺炎造成香港市民物資恐慌,超市斷貨,香港國際金融地位岌岌可危。公民黨主席資深大律師梁家傑表示,香港目前出現的危機不亞於蘇聯解體前夜的恐慌,市民哄搶基礎物資,被喻「失敗國家」。而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意圖套用中共鼓動民族情緒,與此同時,中國民眾面對疫情求救無門,對中共政權徹底失望。

哄搶基礎物資 香港被喻「失敗國家」

梁珍:我們都很關心武漢肺炎的疫情,目前香港已出現一宗死亡案例,民眾搶購口罩,甚至出現搶購紙巾的情況,您怎樣看香港政府的反應與措施?

梁家傑:兩天前《彭博商業周刊》有一篇文章,形容香港是一個「失敗國家」,英文就叫做Failed State。文章作者特別將香港與解體之前的蘇聯或委內瑞拉做一個比較。當時那個政權沒辦法讓人民的所需得到充分的供應,同時社會秩序沒辦法維持及政權越來越沒辦法可以服眾,文章裡面也提到當時民眾甚至連衛生紙都要搶,諸如此類的……文章還提到林鄭在2003年薩斯(SARS)瘟疫之後,寧願搞反電子煙,而不去儲備足夠的口罩、醫護用的保護衣等。文章還提到香港各方面都出現了很多反常的現象,包括法院都受到壓力。

香港由一個我們引以為傲的亞洲國際都會城市——國際金融中心,變成今天彭博形容為一個「失敗國家」,這真的是要「多謝」林鄭。當然我並不知道多少政策是林鄭自己可以控制的,因為有些消息傳出習近平不批准的,她就不能做。但我覺得奇怪的是,新聞報導指北京、上海、天津都以一種封閉式小區的管理方式去操控疫情,而林鄭三推四請都不肯封關。而且檢疫監控不是將你送去隔離營,不是強制性的隔離監控,那如何確保香港可以免除新病症輸入呢?我們現在要求封關的意思就是不允許可能的帶疫者進入香港,起碼做隔離的意思就是要將帶菌者強制送往隔離營住14天,這些全部都有配套的。

當上海、北京、天津都用一種封閉小區式的管控,習近平都知道事態的嚴重,那為什麼香港民眾要求林鄭做兩個星期的封關,所有由大陸來的人都送去隔離營,這樣的事情她都不做,這有兩個可能性:一、林鄭真的有病。現在很多人都使用美國心理學去判斷一個人是否罹患反社會傾向心理病,林鄭的很多行為都對得上號,也許林鄭有病要同香港人鬥氣,置香港人於死地,因為她覺得香港人對不起她,她認為盡心盡力地為你們做事,但你們香港人不僅不歌功頌德:還要結束她的政治生命,那她就要跟你鬥爭了。

另一個可能會不會是這樣呢?她想:內地都有些高官、大富豪以及特權階級,有條通道要能夠逃走才行呀,他們可能持有香港護照,或者擁有幾本其它國家的護照,她可能想留一條通道給他們。

但如果真的這些權貴們不是一般的老百姓,就是說那些有特權階層的人,可以坐快艇、遊艇、私人飛機直升機來到香港,不一定要開那個關口給他們,對此,我不是很明白,唯一的可能性就是林鄭真的想與香港人鬥。

我再想彭博的文章說:香港是一個「失敗國家」,當然在我們看來很心痛,但是其實不止是這樣。我講兩件事情,一是在內地共產黨現在在進行一種政治宣傳,講共產黨很偉大,可以在兩個星期裡建立火神山醫院、雷神山醫院、方艙醫院。另外政治宣傳還說,「美帝國主義和所有的列強要滅中國之心不死」。我想指出的是共產黨它從1929年創黨到1949年建立政權,其實它的手法都是這樣的,就是說它搞不定的事情,它就會賴,就賴美國或者列強,說滅華之心不死,然後鼓動民族情緒,之後就可以不負責任了。它現在不就是在宣傳這樣的東西嗎?

學中共鼓動民族情緒 套用手法港人不買帳

疫情發展到今天這個狀態,如果香港還不肯封關的話,其實林鄭真的交代不了的。林鄭是不是真的想套用中共在內地的那一套:鼓動民眾情緒,說疫情是美國列強搞出來的,以為香港人會相信。

另外,我希望那些盲目趨炎附勢、攀附權貴的人,政府說的事情就相信的那些人,是不是應該多反省一下。當林鄭搞了八個月的反送中運動,搞得香港四分五裂。在過去一兩個月裡,她處理疫情完全進退失據,不僅沒向市民供應足夠的防疫材料,連口罩的分配都不清不楚。這樣你還相信政府嗎?還相信的話就是很盲從的人了。我希望這些朋友都想清楚。

林鄭不懂憐惜民生 香港成「警察國家」

另外,彭博說,香港是一個「失敗國家」(Failed State),其實我覺得香港是一個「警察國家」(Police State)。不久前,在將軍澳出來反對林鄭的那些人,是為了什麼呢?就是你找了一個相當靠近民居的,或者是選了一個還沒入住新的屋村,不過已經指定樓房做檢疫。有一個女士接受訪問時說,政府你強搶我的資產,因為我等了幾年了才等到那棟樓了,準備幾個月後搬進去住了,你又拿走了用來做檢疫,我心裡當然是有一點生氣。是不是?我不說她一定是對的,不過這是人之常情,但是政府最糟糕的是,它完全沒有解釋和諮詢。其實很多時候恐懼是因為你不清楚造成的。

如果政府真的派官員去解釋一下,檢疫是怎麼個做法,檢疫完了之後,在交付樓給你之前,政府會做怎麼樣徹底的消毒,細菌在空氣中最多只能存活48小時,在物體表面最多只能活幾天。所以你不需害怕,你幾個月之後才搬進去嘛,那我們做完消毒了。假設政府做了這些事情,當開區議會的時候,區議員全都跟他們溝通好。一些專家跟他們說,就算你不相信林鄭,你都相信一下袁國勇教授、何栢良醫生。政府最糟糕的就是,這些事情他們完全沒有做。如果有人反對的話,它就叫警察來打你,濫捕、暴打你們;在將軍澳有一萬人抗議,近120人被抓,其中有5個區議員,連西貢的區議會的主席都抓了。

當時還有一個女的區議員指控,說她遭到非禮。難怪別人說香港是「失敗的國家」,現在疫情已經這麼嚴重了,民眾都害怕了,什麼都去搶了一輪,就是因為恐慌,人心惶惶,對林鄭完全沒有信心。

中共利用林鄭得心應手 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堪憂

梁珍:醫務人員的防護服都不足夠。

梁家傑:對,你講到口罩,你因為有一個數目可以計算的出來的,那個數目是非常離譜的,比如懲教、懲教處、懲教工業,每個月生產多少(口罩),庫存是多少?

那個數目的口罩都去了哪裡?網上有很多照片,說有很多貨櫃車等等,林鄭要擦鞋,送口罩到內地,問她在懲教處拿明細表,請她交代過去一年半載那些口罩去了哪裡,她等了三天之後說給不了資料,因為有第三者牽扯在內,保障第三者。現在又說,北京同意、港澳辦同意,將1700萬個口罩送來香港,不知道是送來發,還是幫香港政府買到了,我不知道是哪一種。但是賀一誠特首就真的是找到位置插入,他說澳門特區,作為中國的一部分,知道現在大陸已經水深火熱了,澳門絕對不會要大陸半個口罩,林鄭無地自容。賀一誠特首就說,我完全不會造成祖國的負擔,林鄭則去拿1700萬個口罩。

但問題是現在缺乏醫護口罩,缺乏保護衣,香港醫管局說最多能頂得住一個月。你又叫人去前線打仗,你又不給物資、保護衣物給他們,怎麼說得通?疫情使香港人這麼擔憂、人心惶惶的時候,沒有政府權威的專家解釋給他們聽,他們怕了,怕你檢疫的意思,是不是將那個疫情帶到我周圍的社區,那些人出來抗議。當抗議的時候,她不是亡羊補牢,解釋給大家聽,她找警察去打人,找警察抓人,然後找童軍去檢疫中心,為什麼人家說香港是失敗國家,就是這樣,政府做事情是完全不知所謂的,沒有邏輯的,完全不合理的。警察的裝備比醫生、護士、救護員好,但是警察又不去檢疫中心幫忙管理,就叫童軍去,整件事情,令人覺得林鄭失控了。如果相信政府、相信特首,就不用這樣夙夜去排隊買口罩,不用打破頭去搶消毒紙巾、洗手液,連米、廁所紙都要去搶。正如彭博說,委瑞內拉、蘇聯崩盤之前,全部出現這種現象,就是超級市場全部架子都空了,人們對政府沒有信心。我經常說,香港對於中共來說,還有一個利用價值的,幫它去搞那些國企、或者民企有規模的來香港上市,集外資,換外匯,如果香港變成一個失敗國,或者是警察國家,那麼怎麼做國際金融中心?

對中共政權徹底失望 染疾民眾武漢街頭撒錢

梁珍:香港現在的狀況,對中共政權有什麼樣的衝擊?

梁家傑:我看到一些片段,武漢有一家人在大廈上面撒錢下來,因為全家都中了疫症,沒救了,差不多等死了,他覺得錢都沒有用了,然後把錢給街坊,這是一種絕望的表現。很多資料說一天就死多少人,有些片段,尤其是在武漢,死屍都躺在街上,可以說是屍橫遍地。又有些資料,大紀元有報導了,就說那些殯儀館,都來不及燒屍體。現在據很多綜合報導,11月底,武漢的P4實驗室,就已經驗出這一種武漢新冠狀病毒,但是到1月20日,習近平說不要隱瞞疫情,才公布。從11月底,就算它12月初,七個禮拜沒有反應。隱瞞造成的,這是人禍。所以我想現在中共都很麻煩,因為當人們感到絕望,對中共的管治完全沒有信心,經濟肯定差了,因為它不是靠一人一票投出來的,它的認受性、管治權,是來自那個經濟上可以給人們好的生活。現在受到很大的考驗,我真的不知道習近平可以挨多久。不過總之現在,在香港來說,我們希望林鄭儘快徹底封關,不讓人從內地進來,起碼兩個禮拜,就算進來的,都強制他們去隔離營裡,而不是去住酒店、回家。因為那樣會在社區裡造成一些令人擔憂的擴散。

訪問日期:2020年2月10日
記者:梁珍

點閱【珍言真語】系列視頻

(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