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維光:再談「反共是做人的底線」

——來自武漢災難的啟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一黨專制與反人類罪

幾年前,我曾經公開提出「反共做人的底線」, 它受到很多人的關注、思索和認同。現在,來自湖北武漢的災難再次證實了我的這個觀點。

事實上,這不是我的觀點,而是一切當代自由主義學者,啟蒙運動的繼承者,普世人權與民主、自由的堅持者及捍衛者的觀點。因為法國自由主義巨擘阿隆不止一次強調過,「某些人說我一貫反對共產黨,我問心無愧地堅持這一立場。因為我認為,共產黨令人憎惡的程度絕不亞於納粹。」科學哲學家波普說,就是物質生活再好,我也絕對不願意生活在共產黨國家。

共產黨及其政權,是一個做事沒有任何底線的政黨及政權,所以正如曾經是南斯拉夫共產黨最高領導人之一的吉拉斯所說:它堪稱是歷史上最殘暴、無恥,最沒有人性的團夥及政權。中國的共產黨當然不會是例外,它從一九二一年建黨開始,每隔幾年就會犯下一個巨大的、令人髮指的罪行,並且犯罪的形式不斷地變換。

這個黨為了目的不擇手段,對此,他們並不掩飾。可就是因為此,他們不僅在危機時出手鎮壓兇狠殘暴,毫不猶豫、毫不留情,如八九六四天安門大屠殺,而且在危機時,他們可以好話說盡,可以非常實用地採取一切手段,放利、收買、賄賂,乃至出賣國家利益,出賣自己的親友、同仁及黨徒。為此,他們欺騙了無數善良的人,誘惑利用了各類投機家、詐騙集團、利益集團和他們合作。然而,在歷史的路上,用過以後被他們無情地扔進監獄、迫害致死的合作者、同路人,也可謂不計其數。

實際上,這個黨無論建立的思想基礎還是一路走下來的行為,裡裡外外都經不起仔細的推敲檢驗。首先,它之所以叫共產黨,是因為它建黨的目的就是以階級鬥爭為綱,要消滅階級,要共產。有人說,時下的共產黨已經不是傳統的共產黨,已經放棄了共產主義的所謂理想。這種說法是貨真價實的自欺欺人。只要是它還叫共產黨、繼續堅持一黨專制,它的目的及實行的實質上就一定是共產制,因為你的一切都是共產,都一定會由黨來主控。

其次,它在政治上毫不掩飾地宣稱要建立無產階級專政,要一黨專制。這和上面那一點就告訴了你,共產黨明明白白地要消滅一切不同於他們的族群,不認同他們統治及目的的族群。而這一點,說白了就是公開宣稱要施行「族群滅絕」!「族群滅絕」,就是我們現在說的反人類罪,就是二次大戰後為什麼要在紐倫堡首創國際法庭的原因!任何國家、任何政府、任何集團,如果敢於以一個族群的名義排斥、迫害,乃至屠殺,就應該接受國際社會的審判。

反人類罪,當然包括以一個政黨的名義排斥、迫害乃至鎮壓任何不認同這個政黨的族群及個人的罪行。所以共產黨其實是一個堂而皇之地建立在反人類罪思想基礎上的政黨。而這就告訴我們,事實上它的存在是非法的,即違背一般社會的法律存在的基礎的。所以它不斷地犯下各種令人髮指的罪行也就毫不奇怪了。

然而令人驚異地是,它竟然一路走到今天,甚至有過幾次在表面上取得了所謂巨大的社會及經濟成就、矇騙了世人,也經歷過幾乎倒台的危機,對此,無論成功還是危機,卻不僅始終沒有人仔細推敲共產黨的非法存在及其後果,而且甚至儘管歷史已經證明,在共產黨治下,每隔幾年就會發生一個涉及到數十萬乃至千百萬人的災難,可內部的人還是依然對它抱有幻想,外部的各國政府及各類團體、人士永遠以自己利益為壓倒一切的考慮,對它綏靖。這次武漢災難面臨的同樣是完全相同的背景、現狀及發展走向。

稍微有觀察、思維能力的人都會看到,災難的造成、發生及過去,以及這個主動和被動的被欺騙、被脅迫,乃至互相利用,恰恰是孕育共產黨的當代社會——後基督教「西方社會」,以及西化後的國際社會的獨特具有的特點。人們之所以不能夠從根本上對待這次災難,被這次災難再次弄得驚慌失措,情緒失控,正是因為至今還沒有從「歷史」及「道義」上清楚地理解:為什麼「反共做人的底線」在當代社會應該是不容忽視的原則,「反共是做人的底線」它所蘊含的廣泛、深刻的意義!

2.和現代化、西化共生存的共產黨問題

反共是做人的底線,是因為共產黨問題不僅在八九年前,而且在當代,即二百年來一直是一個超越國界的問題,一個涉及到人類存在的普遍性的問題。

仔細觀察武漢病毒災難,它如同二十世紀曾經在中國,乃至在任何一個共產黨國家發生的大災難一樣,不僅不是只是中國共產黨單獨製造的,而且也是國際社會、現代社會的環境及條件參與造成的。

對此,第一點毋庸置疑的就是,共產黨的是典型的西方社會的產物,是西方社會的親兒子。因為共產黨無論是在思想上還是形式上都是典型的政教分離後的西方文化產物。首先在思想上,它根本就是政教分離後產生的意識形態化,即世俗宗教思想的產物,其次在形式上,它則是教會教團、教派政治的世俗化變胎。其黨的等級化的各層組織結構、運轉完全是教會政治的世俗化再版。還不僅如此,它典型地是以思想、以某種存在特徵,如階級、種族、地域乃至性別年齡來撕裂族群的產物。

第二,最近二三百年形成的,政教分離後後基督教社會是一個徹底世俗化、物質化的社會。這個社會存在首先帶來的是,世界各國的存在並不是在一個統一的價值及是非標準下共存的。因此各國就有了實用主義採取不同政策的可能,對自己有利的就做,沒利的就不做甚,至放縱共產黨的罪行。

由於各國國內實行的是黨派政治,因此他們行事的動力是如何騙取選票,打擊對手,在這個過程中,國際社會發生的各種事物也就都成為了他們騙取選票的工具。如此,一些和價值聯繫在一起的問題也成為了他們的騙取政權的工具。

當價值問題變成某一些個人、黨團及國家的工具的時候,自然就不會有好結果。

為此,此前,尤其是八九年柏林墻崩潰後,我曾經堅信:共產黨一定會滅亡。可自從出現杭亭頓,以及世界上再次開始越演越烈的文化、宗教信仰乃至思想的對抗後,自從川普等西方原教旨傳統分子,以及一批極為實用的投機家與極右翼黨團崛起後,自從出現百年來未有過的難民潮,以及對難民、對第三世界的人的蔑視等的族群對立後,對於後基督教社會、世俗化的西方的這個特性,我的理解越來越深刻。它使我更突然領悟到:

共產黨的滅亡不是必定的,因為它是西方社會的產物,它是黨國政治極端化的產物,世俗基督教化的特有結果,是西方文化世俗化的產物,所以它一定會和西方社會共存,除非這原教旨傳統的西方社會有所變化。

這也就是我所說的,後基督教社會的東、西方人,必須徹底地意識到基督教社會所存在的基因中,在不同的條件下,特別是世俗化、物質化潮流中的出現的問題,起爾抑制它,尋找一個更好的社會。

所以共產黨是否會消失,不在於共產黨,而在於西方社會的變化。西方社會如何,才是共產黨是否能夠徹底滅亡的關鍵。

事實上,我們已經看到,正是這個基因決定了,即便表面上時下這個中共如當年東歐共產黨集團那樣垮掉,可變體的共產黨、各種意識形態、黨國分子在這樣的近代西化的土壤上依然會繼續孳生、繁殖、蔓延,即如時下的俄國以及中東、近東。東南亞等很多所謂民主制下的獨裁者的存在那樣。他們是社會繼續不穩定,方向不明,世界局勢動蕩,腐敗叢生,災難無法抑制。

反觀過去百年,我們看到,二十世紀發生的大的人類災難都是史無前例的。這讓我們進一步看到:後基督教社會的西方以及被它徹底西化了人類社會,製造災難的能力依然可說是史無前例的。為此,不僅中國共產黨政府製造災難的能力,而且如同上個世紀三十年代初期希特勒那樣出現在我們面前的川普,讓我們看到,今天世界的形勢,和百年前的二十年代,一次大戰後,二次大戰前的二十年代相比,不僅類似,而且更為嚴峻!我們必須準備迎接更大的災難,我們沒有任何樂觀的理由。

在這個意義上,因為現代西方文化沒有徹底地被人類所認識,所以儘管有八九年柏林墻的倒塌,可是冷戰產生的基礎沒變,世界的形勢不僅沒變,反而越來越嚴重!而因為造成這種形勢的甚至可以說是因為美國的某類勢力的影響、主導,所以世界比起二次大戰時,比起八九年前的冷戰時期,更為危險!

在這個意義下,由於共產黨會伴隨西化,伴隨沒有被徹底揚棄自己的西方社會、現代社會而存在,所以反共是做人的底線,可說是已經成為伴隨近代化、西化而存在的一個揮之不去的原則!

3.族群撕裂、反人類罪與反共

為此,由於共產黨會和現代社會共存,這就需要我們進一步更普遍化、更為根本地認識共產黨的出現及存在,以及為何反共是做人的底線。

反共是做人的底線,絕對不只是一個政治口號,一個政治訴求,它有著更為廣泛的意義,更深刻的歷史根源及內容。它涉及到每個人只要活著,就一定要擁有,並且必須受到尊重的價值問題,當代人類社會及文化所面臨的嚴重威脅問題。

在這個意義上,「反共是做人的底線」它首先對抗的是那種聲稱自己佔有真理、代表先進,就可以進而永遠霸佔權力,對不同意他們的族群和個人可以不擇手段地進行迫害、鎮壓,乃至殺屠的行為。而這一點,恰恰就是最近二百年,歐洲政教分離後為現代社會帶來的結果——族群撕裂。

族群撕裂直接導致的就是反人類罪!

什麼是反人類罪,反人類罪指的就是那些以「自己的」存在為最高的存在,為存在的標準,並且不擇手段地去實現它。

這個「自己」指的或者是一個階級、一個種族,一類政黨或政府,一個地區地域的人,或者是一類思想或者觀念組成的社團,一類性取向的集團,一個部落等等,他們以此公然蔑視其他人的存在權利,尊嚴,並且採取迫害和滅絕的方法來對待不同傾向、不同性質的族群。

在這個意義上,人們可以看到,最近二百年來的人類歷史、現代社會急劇地加劇擴大了反人類罪的規模和程度,使它成為人類社會繼續存在的最嚴重的威脅之一。

族群問題,從問題變成為人類社會的普遍性的嚴重問題,首先出現在歐洲。二百多年前,由於政教分離而帶來了社會變化,在歐洲開始雨後春筍般地產生了各種形式的族群現象,並且迅速向世界各地蔓延。它們開始從各種角度分裂人群、社會和世界。這個潮流至今還在強勢地進行,我們可以很容易地觀察到,它包括最初的各類世俗國家的形成、階級訴求、種族意識、地域意識的產生,以及最近一百年來的各類文化意識、思想性的社團、新宗教、性取向集團等等觀念主義團體……。各種性質的撕裂此起彼伏,嚴重地造成了人類社會的不安、動蕩,乃至兩次大戰及極權主義統治者們對國內不同族群的大規模地迫害甚至屠殺的災難。

一黨專制則是這種傾向最典型、最極端的代表,它帶來的也是族群分裂帶來的最殘酷的後果;共產黨和納粹及法西斯則是一黨專制、極權主義的代表。所以,「反共是做人的底線」,它代表及訴諸的其實就是,「反對族群撕裂」!

「反共是做人的底線」表示的是,對於撕裂族群這一傾向毫不猶豫、毫無妥協、最明確的反對;直接對抗的是這一傾向的極端化對人類社會帶來的威脅!

如果反共而不反對任何形式的族群撕裂,即不反對以宗教信仰、以種族、以地域、以文化、以其它形式的黨團、以思想、以性別等的撕裂族群及迫害,那至多不過是以毒攻毒,那造成的依然是社會及人的災難。

所以,反共是做人的底線,意味著更廣泛的內容。它不僅意味著反對族群領先,以及其造成的政治統帥一切,意識形態領先、意識形態化,它更意味著反對一切凌駕於普世價值,個人人權和民主之上的傾向。而這兩點,也可以說是做一個有人味兒的人、有傳統的人、懂得尊重別人的底線,或者說是做人的基礎。它是對人類和睦相存的保障。

所以反的是極端形式的、具體存在的共產黨及其一黨專制,但是保衛的卻是更為普遍的基本價值和思想方式、生活方式。

4.反共意味著做人必須有底線及禁忌

反共是做人的底線,我絕對不是要求每個人公開地去「反共」,因為我說的是價值問題、做人的問題,而不是政治行為問題!我只是想警告世人、告誡善良的人:對共產黨不能夠抱任何幻想!

要心裡明白——這是一個惡魔,它永遠在虎視眈眈地盯著你!在它認為需要的時候,它就會毫不猶豫地連骨頭一起吃掉你!

因為它是個惡魔,所以我不會勸你、慫恿你把頭往刀刃上碰。只有別有用心的人才會煽動別人去公開對抗一個肆無忌憚、沒有任何人類規範可以束縛它的惡魔!

我希望的只是:善良的人在面對共產黨的時候,要盡可能地保持低調、警惕,在可以遠離它的時候——及早遠離它。

離心離德,這是反抗共產黨最基本的辦法;而不分青紅皂白地直接對抗則是最愚蠢的做法;

時機到的時候,一舉毫不留情地推翻它,在目前來說是推翻共產黨的最小後遺症的方法!

在這個意義上,「反共是做人的底線」,它意味著的不是形式上的反對及鬥爭,而正是哈威爾所說的「生活在真實中」。這是拒斥共產黨最有效安全的辦法。

所謂「生活在真實中」,指的就是,從拒絕各種生活中的謊言開始,拒斥《真理部》灌輸的生活方式,拒斥為一黨專制「說」和「做」任何有利於它的話及事情。這是堅守人性底線,堅持那些每個人可以做到的、合乎規範的事情!而不是主動地配合統治者。做到這一切就是我所說的:

「反共是做人的底線」

堅守基本的人性及規範,就是反共,因為共產黨是建立在反人類罪的基礎上的。

「反共是做人的底線」——在可以看到的未來,大約百年內不會過時,因為在政黨政治還存在的社會,尚黑團體還堂而皇之地在社會中招搖的社會,一定會面臨這種性質的問題的挑戰和威脅!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