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確診病例暴增背後 黨媒自曝湖北「對抗中央」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2月14日訊】中共湖北省和武漢市一把手雙雙換人,當地公布的疫癥確診病例突然暴增,再次引起外界對中共隱瞞疫情的質疑。中共黨媒引述國家衞健委的說法試圖「做出解釋」,卻「不小心」洩露了湖北和北京政令不一致的混亂局面。

北京時間2月13日,習近平親信應勇接替了中共湖北省委書記,武漢市委書記也同時換人。當日,湖北衞健委公布2月12日新增確診病例近1.5萬,而此前每日最多增加一千餘人。外界分析,湖北新官上任,有將罪責推給前任之意。不過,在確診病例「大躍進」的同時,此前一直逐日增加的湖北重癥病例總數,卻在12日反常的比11日減少了一百多人,這再次顯示中共官方數據只反映「政治形勢」,而不能反映真實疫情。

針對外界質疑,新華社引述國家衞健委給出「解釋」稱,是因為國家衞健委印發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五版)》中,特別為重疫區湖北省的病例診斷分類中增加了「臨床診斷」一欄。也就是說,湖北可根據醫生的臨床診斷將病患列為「確診病例」,而不必再經嚴格的檢測審核。

新華社報導截圖。

不過,新華社報導中沒有提到上述《診療方案(試行第五版)》的印發時間。

另有黨媒「畫蛇添足」,為了說明2月12日前湖北並沒有將「臨床診斷病例」統計在「確診病例」之內,特別引述了湖北襄陽市防疫辦公室2月10日的一份通報。該通報中說:「因為(湖北)省衞健委從2月9日起,不再將臨床診斷病例納入確診病例進行通報,對我市2月8日已經納入的24例予以剔除。」

湖北襄陽市2月10日官方通報。(網頁截圖)

而翻查中共國務院網站發現,國家衛健委《診療方案(試行第五版)》的印發時間是2月4日。2月8日,又下發《診療方案(試行第五版 修正版)》。這兩個版本中,都為湖北省特設了「臨床診斷病例」,定義為「疑似病例具有肺炎影像學特徵者」。並且,2月6日國家衞健委發布的「國家衞生健康委辦公廳關於印發新型冠狀病毒肺炎防控方案(第四版)通知」中,也為湖北設置了「臨床診斷病例」分類,要求湖北將上報的「臨床診斷病例」「及時訂正」為「確診案例」或「及時排除」。

中共國務院官網截圖。

 

中共國務院官網截圖。

上述襄陽市通報說明,在2月8日前,湖北省衛健委曾經「有限執行」國家衛健委的要求,把部份「臨床診斷病例」納入「確診病例」進行通報。但2月9日,湖北突然改變了做法,開始執行和國家衛健委的通知相反的政策。

2月10日,中共湖北省委常委會宣布,將湖北衞健委黨組書記和主任全部免職,其職務都由已經轉任湖北省委常委的前國家衞健委副主任王賀勝兼任。2月13日,湖北省委書記和武漢市委書記也雙雙換人,當日湖北官方通報的2月12日「確診案例」暴增。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國家衞健委的「防控方案(第四版)通知」中,除了專為湖北增設了「臨床診斷病例」外,也為全國加設了所謂「檢測病例」分類,即核酸檢測陽性但無癥狀的病例。根據通知,以後即使檢測陽性,只要無癥狀,都不再計入「確診病例」。該通知造成的直接後果就是,湖北省「確診病例」增速加大,而其它地區的增速反而減小。中共為湖北和湖北以外分別設置兩套標準,一度引起法媒注意。

中共隱瞞疫情至局勢失控,引來國內外輿論譴責。但北京和武漢都不想承擔責任,多日來一直在表演「甩鍋大戰」。北京官方和部份黨媒一直將矛頭對準「隱瞞疫情」的武漢當局,甚至放任民間輿論直接攻擊武漢政府。而武漢當局也不甘心「背鍋」,武漢市長、書記多次公開透露,武漢早已將疫情上報北京,武漢根本沒有自主權。

習近平早已通過5年反腐樹立了「核心」地位,但在中共內部激鬥的背景下,「政令不出中南海」的局面從來沒有改變。目前,隨著中共政權內憂外患加劇,其政局更加混亂不堪。

(記者鄭鼓笙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明軒)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