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武漢市長不甘當替罪羊 官網為其辯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2月14日訊】【今日點擊】(3695-1)

提要
武漢市長不甘當替罪羊 官網為其辯護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一種病毒的命名,應該來自於三個不同的機構。世界衛生組織呢命名一般是指這種,如果標準的說法叫做疫情的名稱,病毒流行病的疫情的名稱,然後是全球病毒什麼專業的一種命名,在此之後有另外一個機構去,類似於它專業的角度,但是就像綜合的式的。所以這是人家在國際範圍內,面對大的瘟疫,它有它的一種專業上的分類。在命名問題上呢,世界衛生組織就顯得非常的,替共產黨說話。

說為什麼不用武漢呢?說怕有汙辱的字眼,您都那樣了還怕別人汙辱。那世界衛生組織為什麼這麼說?是從上次非典之後,中共就開始花錢把世界衛生組織,就像WTO一樣給買走了,基本就是買走了。現在的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是埃塞俄比亞,埃塞俄比亞無論它從國家的地位,從它的這個人民本身的它的醫療水平、它的整體水平,以及它對整個全球的影響,根本排不上號。習近平把中國人坑了,世衛組織把世界人坑了,這個基本現在這個場面是這個場面。

武漢市長不甘當替罪羊?官網為其辯護

因為在過去的時間,應該是昨天,武漢市的叫漢網,武漢市政府的網站貼出文章,叫逆流而上,替自己的市長跟替自己的書記喊冤,喊冤,很少見。這個給我感覺就是,武昌起義的武昌新起義,就是辛亥再革命,給我感覺是這樣。那他直接講,武漢市委書記、武漢市長早在12月分,就已經請了專家組到了武漢去,國家專家組已經到了武漢,也查證了東西,也都拿到了東西,然後告訴武漢市政府市長,和告訴湖北省的官員要如何做。如何做就是把這件事情,一直扣到習近平發出重要指示。武漢的湖北的網站敢這麼登,那不就是對吧,這個武昌新起義,辛亥再革命,那責任全在中央,早在12月中旬就已經向中央匯報。

所以在世界衛生組織命名的時候,它直接講考慮的是習近平的想法,那也就變成了一個,它的命名裡頭沒有地名,什麼都沒有,就是說也沒有用病毒這兩個字。結果世界病毒學會在命名中呢,就直接把它叫做SARS2.0,直接這麼叫。SARS2.0就是非典,我們在節目中早跟大家說的非典2.0,它是2003年的非典SARS的姊妹,就這麼講。鍾南山替共產黨說話、替習近平說話,一直否認SARS的說法,他也是專家,對不對,但國際專家病毒專家協會否定了他的。

為什麼他不願意說SARS?在中國、在中共的官場,你說SARS就是王岐山,王岐山戰勝了2003年的SARS,是王岐山一手在北京城撲滅了,開啟了他的官場仕途。當時他只是個副職,就是他是海南省副省長,調到北京市處理SARS,2013年鳳凰網特別為此寫了他一篇文章。所以這是習近平小器,因為他走到今天完全靠王岐山嘛,然後他在2018年,他把王岐山給壓下去之後,給弄到一邊之後,那大家有目共睹的知道,是他做得不地道。就是說我們別的都不講,就說哥倆,這個幫著他走到這分上,然後他把人給甩了,跟大鼻涕一樣給扔了,那誰都說習近平的人品極差,這是人品極差,那他現在扣的,就不願意用這個SARS這兩字,但事實就是事實。

所以我們大家說的習近平害了中國人,但他的無能,他完全靠著中共官場的這種間架結構,在壓別人,而不是自己的能力,那沒有人會服氣的,所以武漢出現了挑戰。在武漢網出現挑戰之後的不到十個小時,習近平換掉了湖北省委書記跟武漢市委書記,省長跟市長他換不了,那個系統是在人大的角度去換的。所以他換掉之後的目的是什麼呢?要轉變為原來的政法委體系,那也就是說要強壓武漢。這是看中國網站登的:武漢市長不願意當替罪羊,官網為他辯護。在1月27日的時候,那作為武漢市長來講,他已經直接挑戰,就是在接受專訪的時候,他已經直接挑戰了,我要得到授權,我沒有授權我什麼都做不了。

所以在那個同一天,李克強到了武漢,而第二天習近平見了世界衛生組織,然後說出了一句話,都是我親自指揮、親自部署的。所以那他的愚蠢就是,他自己的話,把所有責任都攬在他自己身上,他已經推卸不了了,這是他自己明確講的。那現在發生的一切呢,也就是他自己的所作所為。隨著疫情的發展走到今天,在中共的官場中有人替他說話,包括世界衛生組織說話,說疫情已經出現拐點,疫情出現拐點,因為新增加的數目跟死亡的數目,已經出現了改變,就是降低了。在這個背景之下,結果武漢市官網就說出了個說法,而在全球範圍內呢,包括華爾街日報、紐約時報、英國的金融時報都提到說,習近平天命已完,天命已結,結束的結,這是一個大的背景了。

結果在中共它認為想去掩蓋疫情,說這個疫情開始跌落的背景之下,昨天迫不得已,不知道是他自己官場的迫不得已,還是中共這個疫情小組的人,要去挑戰習近平。大概一天增加了3000多,現在是將近5萬,4萬8千多,頭一天的報數是4萬4千多,它以最高峰的數值,這都是掩蓋的數字,但是呢它增長了大概8%到7%,所以已經逼近5萬。而死亡數字一天增加了240多,248還是240幾,那這種以20%的增長率,垮,就提了,死亡人數,垮就提起來,所以現在它報是死了1300多。而英國帝國理工學院,它是專門研究病毒的,它昨天做出的第4篇報告,按照它的推斷,現在在中國感染的應該不下120萬人,死亡率18%。

那也就是這個機構最先在1月19日,最先做出的報告,當時是它這個學院的院長,他認為這種東西,已經起碼在武漢感染1700人,而當時中共官方報的大概是200人,100多人200人,死了3個還是2個。所以這是同時間 11日,10日 11日同時間發生的事情。那我們現在看到的故事呢,武漢市長很顯然就是,在疫情根本控制不了,而中共官方一直在強壓作假的背景之下,我個人覺得你可以感到,他有一種良心的概念在其中,因為這是人人都逃脫不了的一個,死亡的威脅。地震、海嘯、任何其他的災難,只要活著的人,他都可以逃避這場災難,然後他都可以掩蓋已經發生的災難。但瘟疫不是,瘟疫沒人知道它什麼時候結束,一天24小時一直在持續發生著,威脅著今天中國大陸每一個人,在這種情況下,它實際就是把共產黨的權力網給撕裂了。

BBC報導的時候直接講說:肺炎疫情嚴峻,中共政法系統的官員到湖北救火。其實是這麼個說法,我覺得這個標題是這麼回事,習近平撤換了湖北省衛健委的主任跟黨委書記,撤掉了兩個人,叫陳一新的到那去呢一把手全抓。當陳一新到那兒,以這個叫全國防疫抗疫小組副組長的身分,來到武漢的時候,就等於廢掉了,武漢的整個官場的間架結構。就是從湖北的省委到武漢市的市委,全都廢掉,變成了陳一新一把手,這樣的變動會涉及到政治局這一層。在疫情大爆發,根本真相全然不知的情況下,去把責任推出去,而下屬官員已經把責任撕開的時候,這是習近平天命已盡的開始。所以就是我說的那個,咱說那個叫武昌什麼,武昌新起義,辛亥再革命,共產黨死在它自己的革命的浪潮中。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